反向沦陷姜姒裴砚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姒裴砚)反向沦陷最新小说

主角是姜姒裴砚的精选现代言情小说《反向沦陷》,小说作者是“溪禾”,书中精彩内容是:看到姜姒和裴砚回来,坐在沙发上一袭黑色旗袍的裴母,露出慈爱微笑,和裴砚打招呼,“回来了”完全,无视姜姒姜姒不傻从她进来的一刻,便能感觉到这是冲她来的毕竟如果只是家族聚会,何必带上她这外人估摸着是她前几天答应裴母离开裴砚,这么久了还在藕断丝连,裴母这是要给她一个下马威呢说起这事,她是真冤明明是裴砚死活不愿意放手不过这话就算说出去,也没人相信只会觉得她是自抬身价裴砚沉着脸,在沙发随……

小说:反向沦陷

作者:溪禾

角色:姜姒裴砚

《反向沦陷》小说是作者“溪禾”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良久,裴砚松开姜姒,似笑非笑开口:“回铂悦府。”清冷的月光落在他脸部,勾勒出冷酷的线条。姜姒偷换了口气,坐直身子,发动车子。直到到了铂悦府,她才发现,她的后背是一身冷汗…

反向沦陷

第7章 免费在线阅读

裴砚的指腹顺着她的大腿缓缓向上移动,每一寸的肌肤暴露,对于姜姒而言都是危险的信号。

她绷直的后背因为指腹触及危险的边沿而微微弓起身子,弱骨无力的小手无助地按住了裴砚的大掌。

“别……会被看到……”

裴砚的指腹向上,捏住姜姒脖颈,眸子炽热的烈焰辨不出是怒还是欲,只声音清冷得可怕:“害怕了?那就不要忤逆我,如果你觉得你不乖,我就会放你走,那……真是太天真了。”

姜姒抿成直线的唇抖了一下。

良久,裴砚松开姜姒,似笑非笑开口:“回铂悦府。”

清冷的月光落在他脸部,勾勒出冷酷的线条。

姜姒偷换了口气,坐直身子,发动车子。

直到到了铂悦府,她才发现,她的后背是一身冷汗。

“下车。”

姜姒慌乱回神,乖巧下车。

她跟着裴砚,亦步亦趋进了电梯。

电梯的字数在跳动着,仿佛是她生命的倒计时。

这般窒息的感觉随着她身上的硬骨头被裴砚一根根拆掉,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

“叮——”

电梯声宛如丧钟。

姜姒不敢去看裴砚,主动乖巧打开门。

客厅里收拾好的几个箱子,安静地屹立于角落。

姜姒指尖发颤,飞速低头:“我去换衣服。”

话落,手腕就被裴砚攥住,男人滚烫的肌肤贴着红裙:“还用换?”

红裙落在她白皙的脚踝处,软绵无力的如同一朵被摧残过的玫瑰花。

姜姒心尖发颤,手臂下意识攀住裴砚脖子。

他将她抵到了沙发,掐着她的腰,目光却是看那些箱子:“乖乖,你今晚真的很不乖。”

“哦?”裴砚嗓音低低沉沉,气定神闲地将人抱到了桌子上,一只手撑在姜姒身侧,一只手抚过她黏在脸颊上的碎发,笑容缱绻迷人,“那你收拾好行李是要做什么?”

姜姒说不出话。

她连稳住身体都是困难的。

此时此刻的裴砚,已经不是人了,而是野兽,还是穷凶极恶的野兽,他

翌日醒来,姜姒双腿发软,几乎没办法下床。

恍惚间,她好似是回到了跟着裴砚的第一年。

裴砚那时日日流连于铂悦府,京都都在传他会娶她,她竟也信了,还傻傻地等着裴砚的求婚。

生日那天,她看到了裴砚和女星密会被拍的新闻。

浴室开门声惊醒姜姒,看到围着浴巾走出来的裴砚,她一怔。

男人刚洗过澡,发梢的水珠还未干,顺着脸颊滑落,流过精致的锁骨、腹肌,湮没于浴巾边沿。

姜姒僵直身子,不管看了多少次,她还是会被裴砚完美的身体线条深深迷住。

“把东西放回原位。”裴砚无视姜姒的眼神,发号施令。

姜姒抿了抿干燥的唇:“下班我会放回去。”

裴砚脱下浴巾换衣服,背对着姜姒:“不要和我耍心眼,你知道我的耐心不多。”

姜姒咬住唇瓣:“是。”

换好衣服,裴砚离去。

姜姒虚脱趴在床上,太阳穴突突狂跳。

昨晚只是小惩小戒,继续忤逆裴砚,她不会有好果子吃。

但她也不想背上小三的骂名。

姜姒揉了揉太阳穴,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干脆起床去上班。

到了公司,江野一脸凝重走了过来:“今早的通知你看了吗?”

姜姒无精打采:“没看。”

“总公司发的,说是那些想要和你终止合约的合作商,可以直接把合约转到苏月微名下,这不是直接把你的业绩给苏月微吗?”

姜姒:“那些人想要终止合约,本来就是因为我,总公司的做法挺明智的。”

江野吐血:“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给别人做嫁衣还上赶子夸人好棒棒?”

姜姒莞尔:“反正我也不打算干了。”

“诶?”江野,“怎么了?你不是说离开裴砚后,打算好好工作,存钱去大理开一家花店的吗?”

姜姒瘫倒在老板椅上,一只手盖住眼睛:“我还是直接跑路吧。”

江野:“裴砚怎么你了?”

“他不让我走。”姜姒摸出一根烟,咬在唇边,这是几年来,她少见的烦躁。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身为男人,江野完全看不透裴砚的想法。

要说他不喜欢姜姒,每月上新的衣服包包定会准时送到铂悦府,他出差在外也会给姜姒带礼物,要说他喜欢姜姒,却从未在人前承认过她的存在。

“不知道。”姜姒摸出打火机,吧嗒一下,火苗窜起。

却迟迟没有点燃。

江野好笑夺过她指尖的烟:“就你这个胆子还跑路,放宽心吧,裴砚这种薄情的男人,迟早有一天会腻的。”

姜姒没被安慰到,心脏一角被扯了一下。

好在门外响起了络绎不绝的脚步声,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抬头,看到好几个熟面孔。

都是昨天来终止合约的客户。

其中也包括了李太太。

江野顺着她的视线看出去,嗤了一声:“苏月微可真是好本事,这么快就把你手底下最大的几个客户叫过来了。”

话落,门被敲响。

姜姒还未开口,门就被推开。

门外站着的是林沫雪,一脸趾高气扬:“月微姐让你去会客室。”

说完,也不等姜姒回答,扭着腰走了。

江野气笑:“这还没怎么呢,就爬你头上去了。”

姜姒起身:“走,看看去。”

两人一同到了会客室。

会客室里,除了昨天的几个客户,便是苏月微和林沫雪。

看到姜姒,几个客户神色各异。

反倒是苏月微笑容灿烂,语气里有压不住的炫耀:“姜副部长,您过来了,这几位客户是过来重新和公司签订合约的,本来是不想麻烦你的,但是曹部长昨晚住院了,只能让你来盖章了。”

这哪是让姜姒盖章,这是要让姜姒亲眼看她的合作伙伴被抢走。

江野蹙眉,这苏月微不愧是总公司派来的,杀人诛心。

他不由得为姜姒捏了一把汗。

熟料,姜姒看也不看苏月微,微笑着对李太太道:“李太太真是照顾公司的生意,昨天刚跟我终止合约,今天又亲自跑到公司来签约,真是信守承诺,说以后合作,这才隔了一天,就真的合作了。”

这一通阴阳,让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尤其是苏月微。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