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大明长孙后,他被迫继承皇位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朱元璋朱烨)成了大明长孙后,他被迫继承皇位最新小说

军事历史小说《成了大明长孙后,他被迫继承皇位》,讲述主角朱元璋朱烨的甜蜜故事,作者“情绪的面具”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臣不敢!”刘三吾心中暗道糟糕,看来朱元璋是真的生气了!“不敢!好个不敢!你逼咱立储的时候咱也没看出来你有何不敢!今天你要不给咱说出来个一二!咱叫人砸碎你的老骨头!”朱元璋看着趴在地上的刘三吾,怒极反笑他倒想听听刘三吾是怎么评价自己另两个皇孙的刘三吾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见朱元璋如此,也豁出去了,自己虽然一介书生出身,但是为了江山社稷,为了朝堂稳固,就算掉了脑袋又如何!索性趴在地上双眼一闭:……

小说:成了大明长孙后,他被迫继承皇位

作者:情绪的面具

角色:朱元璋朱烨

热门新书《成了大明长孙后,他被迫继承皇位》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情绪的面具”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相较性格怯懦,话都说不连贯的朱允通,最起码饱读名典,心性宽容,待人宽厚的朱允炆更为贤明。刘三吾思虑再三,还是觉得朱允炆更胜一筹。“呵,性情温良!为人儒雅!”朱元璋先是冷笑又无奈道:“身为君王,必不可少的品质便是温良、儒雅!可是单凭这些,咱就算给他皇位,他又真的能稳固住这如此轻易得来的位置吗!”说到这…

成了大明长孙后,他被迫继承皇位

第6章 免费在线阅读

“臣不敢!”

刘三吾心中暗道糟糕,看来朱元璋是真的生气了!

“不敢!好个不敢!你逼咱立储的时候咱也没看出来你有何不敢!今天你要不给咱说出来个一二!咱叫人砸碎你的老骨头!”

朱元璋看着趴在地上的刘三吾,怒极反笑。

他倒想听听刘三吾是怎么评价自己另两个皇孙的。

刘三吾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见朱元璋如此,也豁出去了,

自己虽然一介书生出身,但是为了江山社稷,为了朝堂稳固,就算掉了脑袋又如何!

索性趴在地上双眼一闭:

“臣斗胆,臣以为皇孙淮王朱允文性情温良,为人儒雅,与已故太子最为相像,定是个爱民如子的一代明君。”

朱标膝下五子,除去八岁病故的嫡子朱雄英,就只剩下常氏所出的嫡子朱允通和吕氏所出的朱允炆二人有资格竞争储君之位了。

相较性格怯懦,话都说不连贯的朱允通,最起码饱读名典,心性宽容,待人宽厚的朱允炆更为贤明。

刘三吾思虑再三,还是觉得朱允炆更胜一筹。

“呵,性情温良!为人儒雅!”

朱元璋先是冷笑又无奈道:“身为君王,必不可少的品质便是温良、儒雅!可是单凭这些,咱就算给他皇位,他又真的能稳固住这如此轻易得来的位置吗!”

说到这里,朱元璋又想起了院落中的少年,那些豪言壮语,那些一语中的肺腑之言。

如果不曾见到朱烨,也许朱元璋真的也就听从刘三吾的建议,立朱允炆为储君。

可是,既然见到了身具帝王之才的朱烨!自己怎甘心退求其次,将自己辛苦打下的江山,给一个不争气的孙子继承。

“臣,臣惶恐。是臣思虑不周。”

刘三吾听朱元璋的意思,好像并未有传位给朱允炆的意思,不免疑虑,难道朱元璋心中另有所选?

“允炆还太年轻,在深宫中被保护的太好……”

朱元璋也不把话说死,毕竟现在朱烨的身份还不能暴露。

“咱的身子骨,还能多活几年,待咱,好好教教他罢。立储之事,乃国之重事,不可随意。让咱,再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刘三吾知道此事今日是没有结果了,心中叹气:“今日是臣斗胆?还望陛下赎罪……”

“罢了,咱知道你也是一片忠心。咱累了,你退下吧……”朱元璋此时怒气退去,淡然道。

“是,臣告退。”刘三吾俯首,退身而去。

看着刘三吾离开,朱元璋此时此刻心中思绪万千。

朱元璋知道立储之事迫在眉睫,只是他现在心中还有所希望,不想那么早下定论。

送走刘三吾的黄狗儿回到殿中,也感觉到了明显的压抑气息,自知朱元璋此时心情不善,只能恭顺的站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喘。

许久,朱元璋才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但愿,你能不负所望。”

言毕,朱元璋便起身,在黄狗儿的伺候下入寝。

……

第二日,朱元璋因着前一晚休息的不好,精神有些不济。

强打精神在下人的伺候下换好了衣物,这才缓步踏入奉天殿。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大臣一早便等待在奉天殿中,此时见朱元璋出现,众人纷纷跪地朝拜。

“起。”朱元璋今日心情不好,也懒得多说话。

“陛下,臣有事启禀。”

江夏侯周德兴已经蠢蠢欲动多时,站在淮王朱允炆一派的他,早就在私下被朱允炆的生母吕氏多次催促。

眼看立储之事没有着落,他们这些站队朱允炆的人自然也是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只要立储之事一日不定,他们这些人都不能安下心来。

虽然吴王朱允熥有语结的毛病,但是嫡子的身份以及淮西武将的支持,就是对朱允炆最大的威胁。

今日无论如何,周德兴等站队朱允炆的官员,都想从朱元璋的嘴中得到一份心安的答案。

就算是朱元璋心中有立朱允熥为储君的想法,周德兴相信凭借自己等文臣的唇舌之才,必定能说服朱元璋废吴立淮。

“臣以为,太子故去,立储乃……”周德兴心中打算仔细,信誓旦旦的开口。

“你以为个屁!昨个刘三吾来逼咱立储,今日你就来接着问,你们商量好,诚心来逼咱是吧!”

刚听到周德兴声音的朱元璋眉头微挑。

待周德兴开口,朱元璋已经了然周德兴想说之事,不由心中气甚。

这些大臣,一个个的不把心思用在朝政上,倒是在自己身上用起了车轮战术,真是一群好臣子。

周德兴闻声赶紧跪下,骂娘的心都有了,他哪知道刘三吾那个老东西竟然昨日找过朱元璋说立储之事。

若是他知道,肯定不会在今日的朝上当出头之鸟。

此时正撞在朱元璋的枪口之上,周德兴叫苦不迭,只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臣……臣不敢……臣绝无此意……”周德兴颤颤巍巍的说道。

见周德兴此时的样子,众大臣心中了然,朱元璋这是不想提立储之事。

虽然大家都心中惦记,但是也知道此时不是开口的时机,万一此时开口,弄巧成拙,连累了自己就麻烦了。

朱元璋不搭理跪在地上的周德兴,继续朝向众人问道。

“还有什么事情要报,无事你们都给咱滚下去,谁再给咱提立储之事,咱敲碎你们的狗头!”

朱元璋怒不可遏,冲着殿内的一干人等骂道。

众人见状,报上几件不痛不痒之事,纷纷在心底可怜依旧跪在地上不敢动弹的周德兴。

一直到退朝,朱元璋都没让周德兴起身,待众人离去,周德兴依然独自一人跪在殿上。

刘三吾最后离开大殿的时候,还不禁看了一眼周德兴,暗叹一口气,终是没说什么,独自退去。

徒留周德兴自己一个人,可怜兮兮的跪在殿上,一直跪到了晚上,朱元璋才命人放他出宫。

刘三吾刚出了殿门,便被等待许久的凉国公大将军蓝玉堵了个正着。

“蓝大将军。”刘三吾见到蓝玉,便知道了他的来意,自知躲不过去,只能由着蓝玉将他扯到了角落里。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