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说相声,怎么成国粹宗师了(让你说相声,怎么成国粹宗师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让你说相声,怎么成国粹宗师了)让你说相声,怎么成国粹宗师了最新章节列表

《让你说相声,怎么成国粹宗师了》是作者 “何伟”的倾心著作,齐云成郭得刚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玩了一个谐音梗观众们笑声传出一些而齐云成是已经感觉彻底不想说这个相声了,也学着侯爷揣手,因为没一回能说得下去的十分郁闷再说他量活,话比栾芸萍多了不知道多少倍最后,齐云成看着自己师叔吐槽一声“您活下来我都觉得是个奇迹,这都什么玩意啊?”“所以说他能耐大嘛!”“那是方天画戟”“哦,这么一解释我就明白了”侯镇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手指在空中比……

小说:让你说相声,怎么成国粹宗师了

作者:何伟

角色:齐云成郭得刚

小说《让你说相声,怎么成国粹宗师了》是由“何伟”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所以当时对我劝退过。现在我一想,还真是那样。”说到这里,齐云成没想到大爷竟然还发生过这事,要知道现在大爷的业务水平,是没得说的。不过忽然他又想起了什么事情,问一声“那大爷,当年您是多少岁?”这一问,对方安静了几秒…

让你说相声,怎么成国粹宗师了

第62章 免费在线阅读

回去的出租车上。

齐云成对大爷的话,以及他的过往有点好奇了,于是赶紧接着,“大爷,能说说是什么话吗?”

于迁在座椅上没有挪动一点,继续摊着一边休息一边开口,同时口里也轻了几分。

“说不上骂,咱们这行业戏曲以及其他曲艺都得学啊,王世成老师给了四个评语。

叫死羊眼、一张脸、身上板、嘴里颤!

你说这四点,放在演员身上,那就是完了。

所以当时对我劝退过。

现在我一想,还真是那样。”

说到这里,齐云成没想到大爷竟然还发生过这事,要知道现在大爷的业务水平,是没得说的。

不过忽然他又想起了什么事情,问一声“那大爷,当年您是多少岁?”

这一问,对方安静了几秒。

没有搭出一个音。

齐云成一愣,微微探过身,去看了一下大爷的脸,一看,好嘛,感情是睡着了。

这才几分钟?

合着刚才是回光返照?

对大爷,他是真的无语了,赶紧的看一眼外面快速闪过的燕京街景,发现路程还很远。

就没打扰,先让他睡一会儿。

而等到了地方,齐云成果断叫自己大爷下车,但是怎么可能叫得醒,只能从车里拉出来,然后背着送到家里。

现在他也是明白小孟的工作了,估计很多时候都是带自己干爹这样回来的。

没办法,他太喜欢喝酒了,平时只要朋友一喊,他都会去。

这一去,不喝酒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至于戒酒也有段时间施行过,但是开酒之后,那又是大醉,怎么都不是个事儿。

就这样,把大爷送回家,又和大娘说了几句话后,齐云成就赶紧回去了。

明天是专门设置的发布会,他自然不能迟到。

而对于这个发布会。

其实在之前他就参加过很多,只是这次从配角变成了无数人关注的主角。

不过面对几十家媒体的报道。

看似是在宣传商演,实则就是给外界一个证明。

证明德芸不是缺了谁就不行了。

试问,徒弟都已经商演了,而且还是这个时机,那么再出现一个角儿是不会太难的。

这也是郭得刚想给所有人看的一个信息。

到底他心里还是憋着气的,他把某人当孩子养过来,并且传授业务,可这孩子却闹成那样。

的确也是心寒了。

但是他怎么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这叛走的,之后更是有想要置他于死地的想法。

当然,这也是之后的事情了。

而等第二天德芸一群人热热闹闹参加完发布会后,一切便开始了筹备。

场子、节目安排、售票都弄得十分快。

比第一次专场不知道顺利多少,外加上全是主办方的安排,郭得刚几乎不用操心。

因为到时候只要他们去人演出就行了。

而大林那一边,因为喝醉酒的大爷秃噜嘴,算是阴差阳错的提前走上了说相声道路。

没隔几天的时间。

王蕙便带着他去学校办理了退学的手续,这让学校老师集体吓一跳。

因为大林学习还是很不错的,就每次期末上台领奖的时候,他能上去好几次。

所以他们作为老师,怎么可能不挽留。

可王蕙也不是一个容易妥协的女人,为了自己的儿子,这些老师再怎么说。

都没动摇过。

所以经过半天的时间,大林正式在初三阶段退学了。

而他的学历就此停在初中肄业。

但是大林非常高兴,先不说学习相声怎么样,原本他还担心要上课去不了哥的商演。

现在他绝对有时间了。

毕竟哥的第一次商演,他怎么可能不去看看。

到底打小两个人相处的就不错。

关键不是哥帮忙排那个段子,他都不怎么知道开口这件事情。

所以一直等着商演这一天。

而在十一月中旬的时候,也终于被他等到了。

这一次的剧场。

不是别的。

正是熟悉的北展剧场。

别看经常来,甚至跟回家差不多,但它的的确确是首都现有的客容量最大的专业演出剧院之一。

拥有2763个座位和400余平方米的大舞台。

足以可见,经常在这里举办封箱、开箱以及专场、商演的德芸,达到什么程度的火热。

同时也说明了,之前一些主办方不敢为齐云成大力争取这里的原因,的确是不知道这一位突然窜起来的演员到底是什么程度。

但是此时此刻,齐云成的第一场商演就会在这里举行。

不过在还没有开始的时候。

于迁在家里多添置了一件外套准备出门,现在的燕京入深秋了,早晚的温度能吹凉人的脖子。

而作为他的妻子白慧敏时不时拍着于迁身上衣服起的一些褶皱,同时嘴里嘟囔一声。

“你一天天的别那么没溜了,上一次还是云成那样子给你背回来的,作为长辈的,你就不害臊吗?”

“这有什么害臊的,这些爷们哪一个不知道。”

说起这个,于迁脸上的皱纹笑得堆积了起来,同时弯腰摸了一把正在客厅地板上慢悠悠走过来的猫。

他喜欢动物,虽然这里不是马场。

只是为孩子以后上学方便买的一个学区房。

但是家里已经养了好几只猫,以及鸟和蛐蛐儿。

不过于迁还是挺喜欢这一只毛发蓬松,黑白夹杂,且慢悠悠的加菲猫。

没别的,这一只喜欢粘人,他出门它都会过来看看。

而且毛摸着十分的顺滑,模样的话,别看加菲猫的脸都非常平,但是这一只算是好看的。

唯一不好就是比较应激。

这倒不是说对主人应激,而是对陌生环境应激,一到陌生环境就会不安,甚至还会生病。

所以就这一只,他一般不会带到马场。

“行了!我去接我爹了,本来我和得刚都不会去商演,但是他要来,我们必须得伺候好了。

而且我估计爹可能还憋不住,会上台玩玩。

到时候就看什么个情况了。”

“那去吧,赶紧的。”白慧敏催促一声,同时把他摸着的猫给抱起来,“别再路上耽误了行程,现在都快五点了,你们吃饭还要花功夫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