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李世民许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最新章节列表

军事历史小说《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主角分别是李世民许墨,作者“幸福的爬爬虫”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伙计有些疑惑,不过…既然客人都这么吩咐了,那自然是要按客人说的办,反正他们是要给钱的不多一会,就备好了他们等水开、下了底料,嘶嘶哈哈地吃了起来春江楼固然是大唐最大的几个食肆之一但现在的烹饪手段无非就是煮、烤这两种,用得酱料只有大豆酱,香料更是只有胡椒一种,最能激发香气的孜然没有火锅的香,艳压了群雄不一会,就飘遍了整个食肆其他食客们嘴馋,让伙计也给自己来一份这样的吃食,这让伙计有些为难……

小说: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

作者:幸福的爬爬虫

角色:李世民许墨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幸福的爬爬虫”的新作《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这是一本军事历史的书。内容详情为:他带着袭人开始处理起材料。这姑娘虽然会很多家务,但或许是这个时代的问题,她所理解的家务,和许墨所理解的家务不太一样。总之…许墨希望她会的,她都不会。慢慢来吧…

大唐:我在长安卖火锅底料

第14章 免费在线阅读

开门营业!

许墨打开门,满意地点了点头。

屋子里系统已经打扫好了一切,看起来干干净净、亮亮堂堂。

不过…

暂时还没客人上门。

虽然钱花得差不多了,但许墨并不着急,自家超市的货品摆在这,不怕没人来买,就算今天真的没客人,不还是有面包。

他带着袭人开始处理起材料。

这姑娘虽然会很多家务,但或许是这个时代的问题,她所理解的家务,和许墨所理解的家务不太一样。

总之…许墨希望她会的,她都不会。

慢慢来吧。

菜刀这东西…袭人是头一回用,之前家里做饭,都是粟米往锅里一倒,再把野菜撕巴撕巴下锅,哪会有菜刀的事。

肉是许墨自己片的。

菜是袭人洗的。

这让袭人心里那种古怪的感觉,越发凸显了起来。

主人家竟和一个侍女一起做饭。

一直到中午,菜才差不多准备好。

许墨让袭人烧了个炭盆,把锅架上,坐等水烧开下火锅底料了。

东市外。

一辆马车疾驰着驶来。

马车上,依旧坐着昨天的那三个人。

“可说好了,要是昨天那家铺子还没开门,该怎么办。”尉迟敬德语重心长,在自己膝盖上轻轻一点。

程咬金撇了撇嘴:“我是不会再同你们吃花酒了,一点意思都没。”

花酒是什么东西?

平康坊里南曲虽不像北曲那般勾栏瓦舍之地,可毕竟也是烟花柳巷之属,花酒吃的就是一个暧昧的氛围。

李靖可倒好,拉着人家姑娘,真就认真地讨论起诗文、音律来。

偏偏就这么个古板、正经的人,又贼受那些姑娘们喜欢,来来去去,几轮酒下来,大半姑娘都去了李靖身边,研究诗文、音律了。

虽然也还有姑娘陪着他和尉迟敬德……

但尉迟敬德这个憨货,和姑娘不聊风花雪月,偏偏聊自己当年在战场是如何英勇,如何用他的鞭,哦,不是,是用他的马槊,把敌人脑袋给敲碎的。

描述的极其详细。

没看到陪吃酒的姑娘,脸都吓白了吗?

不要以为你夫人喜欢听这些东西,就以为全天下的姑娘都喜欢这些东西。

“没意思。”尉迟敬德撇了撇嘴,“那若是那家铺子没开门,等下次我们遇见他开门的时候,便由知节请客如何?”

李靖点点头:“赞同。”

程咬金慌忙一摆手:“先说好,可不能过十贯!”

超市的东西都不便宜,要是放开了买,别说十贯、二十贯,就是一百贯都买的出来。

尉迟敬德骂了一句:“小气。”

马车平缓地驶到店铺门口停下,程咬金撩开帘子,探出个脑袋,看到店铺门是开的,往里一缩:“开门了!”

尉迟敬德在这一瞬,竟还有些失望。

不能坑那头丑牛一把,真是的。

他们三人下了车,正准备朝着超市走去,没两步,又忽然停了下来。

程咬金嗅了嗅:“哪来的香味?”

尉迟敬德也跟着嗅了下,迟疑地看向超市,抬手一指:“好像…就是从超市里传出来的。”

超市里?

程咬金眼里一放光,抓着李靖和尉迟敬德的手腕,就急匆匆往里走:“定然是店家又弄出新的吃食了。”

“快去瞧瞧。”

超市里。

袭人坐在许墨身旁,盯着咕噜咕噜冒着气泡的锅,狠狠吞了一口口水。

好香……

在这股香气的催化下,她感觉自己上午吃的那份汤饼,彻底在自己的胃里溶解掉,饿了,又开始饿了。

“这锅里的东西,兴许有些辣,你要是受不了,在旁边的清水里涮一下。”许墨开口提醒了一句,夹起一片羊肉,在红汤里七上八下涮了几下,涮熟了后,就夹起来塞入自己嘴里。

虽然底料只有牛油的,但许墨还是用了鸳鸯锅。

他不太清楚这底料的辣度如何。

但…有辣条的例子在前。

他严重怀疑这系统是巴蜀、湘江、江右那一带的。

为了防止辣到自己都接受不了,以及为了没吃过辣椒的袭人考虑,他在另外一边加了清水。

在辣椒面前,该认怂还是得认怂。

羊肉入口,火急火燎的那种辣感就猛地冲击了过来,这种熟悉的味道,让许墨太怀念了。

要说缺点…

一是羊肉的品质不太行,膻味还是有些重的,其次就是没有蘸料。

麻酱、香油、牛肉酱……

算了,以后再慢慢从系统那里解锁出来吧。

袭人也有学有样,只是她不敢吃肉,夹起一小朵最便宜的荠菜在锅里涮了涮,多煮了一会,才拿回来小口小口吃了起来。

许墨正准备开口,门口传来一阵动静。

抓着柜台休憩的鹦鹉,看到有三个人走进来,就扑棱棱地飞了起来,落到离自己最近的李靖的脑袋上。

程咬金和尉迟敬德下意识看了过去。

李靖乐呵呵一笑,没生气,反而有些自豪:“这店家竟还养了只这么俊俏的鹦鹉,真是没想到。”

鹦鹉是瑞祥,落到自己脑袋上,说明自己是个有福气的人。

鹦鹉歪着脑袋,盯着李靖的幞头看了几眼,摇晃脑袋突然开口啄了几下,爪子扒拉着,把幞头挑出一条缝隙出来。

“这鸟也够调皮。”李靖抬起手,准备把这个鹦鹉抓下来,顺便整理下自己被鹦鹉扰乱的幞头。

鹦鹉扑扇着翅膀,又飞回到柜台上,还嚷嚷着:“秃子上门啦,秃子上门啦。”

尉迟敬德和程咬金一愣,忍着憋笑。

李靖也跟着一愣,他诧异地看着鹦鹉,握紧了拳头。

秃…秃怎么了,像他这般上了岁数的男人,难免会有一些头发上的困扰,这是智慧的象征,俗话不还说聪明绝顶。

这鹦鹉忒没礼貌了。

许墨抬起头看了过去,最先注意到程咬金,朝着他招了招手:“哟,这位丑兄,您又来了?”

尉迟敬德憋不住,大笑了起来。

程咬金笑不出来,他抿了抿嘴:“我姓程。”

许墨一点头:“好的,丑兄,今个要过来买些什么。”

李靖没说话,看了看鹦鹉、又看了看许墨,心里恍然好像明白了什么。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