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废皇子朱高煦朱棣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无敌废皇子)无敌废皇子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无敌废皇子)

小说《无敌废皇子》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朕闻上古”,主要人物有朱高煦朱棣,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朱高煦神情恍惚地走出乾清宫,一直到了宫门口都还没回过神来今日入宫面圣,不是为了去云南就藩,远离这些是非漩涡吗?怎地就被朱棣那坑儿贼给忽悠瘸了,还接了监国这个烂摊子?朱高煦很是不爽,却又不敢发作毕竟那坑儿贼是永乐大帝,大明江山的真正主人!眼见宫门在前,为他领路的宦官突然停下了脚步,一脸殷切期待地看着朱高煦朱高煦见状有些不解,满脸狐疑地环顾四周,随即一拍脑门想了起来,从衣袖中抓了几颗金豆子递了过……

小说:无敌废皇子

作者:朕闻上古

角色:朱高煦朱棣

看军事历史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朕闻上古”写的《无敌废皇子》。精彩截取:“谢二爷赏!”宦官动作熟练无比,一看以往朱高煦就没少干这事儿。宫人都知道,太子府出了名的抠门,汉王府却是出了名的富裕。毕竟汉王藩国在云南,云南这地方虽然是穷山恶水,却一向多出金矿。虽然汉王没有前去就藩,但云南的地方官员又不愚蠢,每年大箱小箱的东西送到汉王府中,尤以金子为多…

无敌废皇子

第4章 免费在线阅读

朱高煦神情恍惚地走出乾清宫,一直到了宫门口都还没回过神来。

今日入宫面圣,不是为了去云南就藩,远离这些是非漩涡吗?

怎地就被朱棣那坑儿贼给忽悠瘸了,还接了监国这个烂摊子?

朱高煦很是不爽,却又不敢发作。

毕竟那坑儿贼是永乐大帝,大明江山的真正主人!

眼见宫门在前,为他领路的宦官突然停下了脚步,一脸殷切期待地看着朱高煦。

朱高煦见状有些不解,满脸狐疑地环顾四周,随即一拍脑门想了起来,从衣袖中抓了几颗金豆子递了过去。

“谢二爷赏!”

宦官动作熟练无比,一看以往朱高煦就没少干这事儿。

宫人都知道,太子府出了名的抠门,汉王府却是出了名的富裕。

毕竟汉王藩国在云南,云南这地方虽然是穷山恶水,却一向多出金矿。

虽然汉王没有前去就藩,但云南的地方官员又不愚蠢,每年大箱小箱的东西送到汉王府中,尤以金子为多。

所以这汉王爷的金豆子,在宫人里都是出了名的多。

瞧见宦官这谄媚笑容,朱高煦也有些慨叹。

都是可怜的人啊。

若是生活过得去,谁愿头上带点绿……谁愿挨那一刀,做个阉人呢?

不过大明王朝一直饱受诟病的地方,便是宦官乱政,真要论及出处,还真是朱棣所为。

太祖朱元璋一向不喜欢宦官,在位期间将宦官边缘化,甚至立有铁律防范宦官干政,建文帝也瞧不上这些腌臜之人。

但靖难之役的成功,宦官发挥了令人侧目的巨大作用,如燕王府宦官王彦王狗儿,靖难大战中屡立战功,现如今成了首任辽东镇守太监,深得朱棣器重。

这就导致朱棣认为,宦官作为皇帝的私人仆役,直接听命于皇帝,对皇帝绝对忠诚,可以皇帝做任何事。

所以,他给宦官们的信任,远大于朝臣士大夫。

加上朱棣即位之初,一方面建文帝未死的流言不时出现,另一方面朝廷中的很多大臣对新政权并不十分支持,导致朱棣亦对朝廷大臣多不信任,所以他更愿意相信这些宦官。

于是朱棣一反太祖关于宦官不得干预政事的禁令,重用宦官,甚至后面还成立了臭名昭著的特务机构——东厂。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罢了。

小宦官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朱高煦,顿时低声提醒道:“二爷,到了。”

朱高煦这才被惊醒,但他转念思索片刻,突然道:“带我去东宫。”

……

东宫太子府。

朱高煦还没进门,就看到一群太子府属官被锦衣卫押了出来。

好在这些属官品级都不大,都是些绿袍官员。

按大明制度,官员公服一至四品绯袍,五至七品青袍,八、九品绿袍。

朱高煦注意到了这个细节,清楚这不过是朱棣那个坑儿贼对太子的敲打罢了,所以并不太关注。

然而一众太子府属官见到汉王朱高煦,顿时就如同见到了仇人一样,分外眼红。

原本安静的众人,立马就高声喧哗了起来。

“冤枉,冤枉啊!”

“佞臣当道,蛊惑圣听,我等冤枉啊!”

“皇上,我等冤枉啊!”

朱高煦听见这些哀嚎,顿时眉头一皱,停下了脚步。

佞臣?

这是在说自己吗?

他看着眼前这些恨不得咬死自己的太子府属官,慢悠悠地向带头锦衣卫招手。

“那个谁,这是什么情况?”

带头锦衣卫小跑着过来,谄媚笑道:“汉王爷,我等是奉陛下旨意,缉拿太子府属官,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哦,果真是敲打。

朱高煦点了点头,随手抓了一把金豆豆,扔给了他。

带头锦衣卫熟练接住,而后不着痕迹地揣进袖口。

这些都是太子府属官,汉王爷给了自己这么多金豆豆,是不是……

带头锦衣卫立马反应了过来,上前压低声音道:“爷,您说吧,怎么整治他们?”

“只要不死,缺胳膊还是少腿,都是您一句话的事儿……”

朱高煦傻眼,愣愣地看着他。

老子是这个意思吗?

“咳咳,看赏动作习惯了,你不要多想。”

小旗官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

不要多想?

那意思是……不能太严重了,缺胳膊断腿是底线。

带头锦衣卫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随即向朱高煦投去了一个隐晦眼神。

王爷我懂得,您就瞧好吧!

朱高煦被他搞得一愣一愣的,有些怀疑这大明的风气是怎么了?

太子府属官将他二人的动作尽收眼底,顿时喊冤的声音愈发高亢,夹杂着难以述说的悲愤冤屈。

恰在此时,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传了出来。

朱高煦听了一愣,快步走了进去,却见一个体型臃肿的大胖胖,约摸有两三百斤,正毫无形象地坐在台阶上哭诉,手里还抱着一只白毛狗。

太孙朱瞻基同样站在一旁,看着自己亲爹痛哭流涕。

啊这……

太子朱高炽?

还有白毛阁大学士?

朱高煦有些无语,静静地在一旁看着。

“儿呐,我都累成这样了,你爷爷还是对我有意见……他不相信啊……我这太子也不当了……让老二来!”

“为了这监国的烂摊子,我又胖了十几斤,我容易吗我……呜呜,儿呐,咱们回顺天……这烂摊子就交给老二吧!”

“我可怜的儿呐,这应天容不下咱们,容不下咱们啊……”

朱高煦在旁静静看着,险些乐出了声儿来。

他不确定老大口中的儿,是好圣孙朱瞻基,还是他抱在怀里的白毛阁大学士。

“咳咳……大侄儿,还不快去把你爹扶起来,成何体统!”

众人这才惊觉,汉王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

朱瞻基羞得满脸涨红,急忙上前搀扶,却不料铁憨憨那恐怖体重,他根本就搀扶不动。

“都是死人吗?还不快过来!”

朱瞻基大怒,对着宫女太监喝道,众人这才急忙上前,一起使劲总算是将太子爷架了起来。

太子瞧见了汉王,心中悲愤涌上心头,顿时呜咽道:“老二啊,既然你也看见了,那你就去告诉老爷子,这太子我干不下去了。”

“一天到晚就知道打仗,灾民怎么办?漕运怎么办?永乐大典怎么办?顺天和帝陵还修不修了?他倒是痛快了,难处全让我一个人担着……”

“不干了,干不下去了,他不是宠你嘛,以后这摊子事就交给你了……”

朱高煦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冷不丁插了一句:“老大啊,爹方才说让我监国来着……”

此话一出,东宫顿时安静了,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看着汉王,又看了看太子。

朱高炽一愣,久久没反应过来。

朱瞻基面色大变,满脸惊慌失措。

东宫下人纷纷低下了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即便再没有常识的人,也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汉王,监国?

皇上这是对太子不满?

大明,要变天了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