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娱乐指南(张安世朱高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大明娱乐指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张安世朱高炽)

小说推荐小说《大明娱乐指南》,是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张安世朱高炽,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郑亨打了个寒颤,心说自己赶紧先凑三千两银子再说吧回到家,唉声叹息,才刚刚落座,心里琢磨着哪个王八羔子在构陷自己,却听门子道:“老爷,老爷,淇国公丘老爷来了”淇国公丘福是郑亨的老兄弟,郑亨打起精神,心想着正好见见淇国公,打听一下陛下的心思淇国公丘福一进来,直接开门见山道:“听说老弟发了大财,哈哈……不得了,真是不得了”郑亨脸都绿了,嘟囔着道:“什么……什么话,俺穷得很,我……

小说:大明娱乐指南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角色:张安世朱高炽

《大明娱乐指南》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上山打老虎额 ”。小说详细内容介绍:说罢,朱棣道:“来人,朕要去东宫,给朕准备仪驾,朕要亲去东宫收拾这个不肖子。”徐皇后一言不发。亦失哈已是胆寒,突然感觉山雨欲来,斜看了花不乐一眼,眼底深处不由得略过一丝锋芒。亦失哈从不牵涉储位之争,两个皇子之间,他一向是一碗水端平,可花不乐的‘胆大妄为’,无疑是手底下某些宦官想要孤注一掷,富贵险中求…

大明娱乐指南

第56章 免费在线阅读

“还有就是……有大胆之人妄议,说……说苏松大灾,人如草芥,此时去采买秀女,实是落井下石,教人寒心。”

朱棣冷笑起来。

他背着手,骂道:“朕有一个好儿子,还有一个好儿媳啊!”

徐皇后在旁听得清晰,蹙眉,忙上前劝解:“陛下何以这样轻贱自己的骨肉?”

朱棣怒道:“若非平日纵容,何至如此?”

徐皇后道:“是非曲直,又怎么能偏信?”

朱棣此时真是给气得有些心口疼:“这样的事,一查便知,还假得了?上千秀女啊,他说招揽就招揽,他眼里还有朕吗?现在只是太子,就奢靡到这样的地步,苏松的百姓若知,岂不齿冷?”

“他娘的,他皇爷和朕的好处没学到,竟都将建文那混账的东西学了个干净,将来祸我家者,必此子也。”

朱棣的脾气,本来就很火爆,尤其是做了皇帝之后,便更加严重了。

说罢,朱棣道:“来人,朕要去东宫,给朕准备仪驾,朕要亲去东宫收拾这个不肖子。”

徐皇后一言不发。

亦失哈已是胆寒,突然感觉山雨欲来,斜看了花不乐一眼,眼底深处不由得略过一丝锋芒。

亦失哈从不牵涉储位之争,两个皇子之间,他一向是一碗水端平,可花不乐的‘胆大妄为’,无疑是手底下某些宦官想要孤注一掷,富贵险中求,这引起了他极大的警惕。

就在宫中在张罗的功夫。

徐皇后嫣然一笑,而后挥退了宫娥和宦官,一面给朱棣系着玉带,一面含笑道:“陛下息怒,若是太子真这样,陛下是父亲,管教是应当的。”

朱棣气过了,脾气倒是慢慢平复下来,只是痛心地叹息道:“他学不到朕的一半啊。”

徐皇后道:“不过……陛下,这毕竟是咱们的家事,陛下若是想去看自己的儿子,何须这样大张旗鼓呢,外头的人不知道……还以为出了什么天大的事呢,依我看呀,还是轻车从简为好,就像咱们一家子人在北平时一样,有什么事,关起门来说不好吗?再者说了,再过两三日便是万寿节,陛下大寿在即,普天同庆之时,陛下何必这样不痛快。”

朱棣骤然明白了徐皇后的心思。

朱高炽是太子,他若是带着仪驾去东宫收拾这个儿子,那么父子不和的事,便算是人尽皆知了。

而徐皇后想要息事宁人,希望此事先关起门来解决,该打就打,该骂就骂,但是不能伤了储君的脸面,如若不然……真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太子威信扫地,就算想不废黜也不成了。

朱棣不甘心地瞪徐皇后一眼:“你呀,总是惯着他们。”

徐皇后道:“臣妾也陪陛下一道去吧。”

这话……一说,朱棣心里只有叹息,徐皇后若是同去,这不但要给太子遮羞,而且连老子打儿子也打的不痛快了。

徐皇后伸出手,轻轻握着朱棣,便再不发言,只等朱棣的意思。

朱棣终究叹道:“同去吧。”

朱棣与徐皇后轻车从简,只带了亦失哈和花不乐,还有几个护卫成行。

抵达东宫所在的春和宫。

朱棣与徐皇后的车驾一到,这外头的侍卫见状,忙是上前行礼。

朱棣只扫他们一眼,没有理他们,携徐皇后入宫。

这一路过去,居然少见宦官和宫娥。

朱棣有些奇怪,这些人……都去哪儿了?

朱棣终究心头还有着火气,便忍不住骂道:“哪里还有东宫的样子,不能治家,何以治国?”

徐皇后默然无言。

一直进入深处,远远的……便听到稀里哗啦的木头吱吱呀呀的声音。

朱棣越发奇怪,眼睛落在几处大殿处,而外头,则见几个宫女在忙碌,抱着纱布出来。

朱棣道:“却不知又在弄什么名堂。”

他感觉那道气还堵得难受呢,只恨不得立即见到太子朱高炽,狠狠收拾一顿。

徐皇后却眼眸子有些恍惚,似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待进入了大殿,便见到了一幕离奇的场景。

许多宦官和宫娥正忙碌着,一张张的纺纱机排列,一个大殿里,竟是数百个宫娥,她们正尽心地纺纱,显得一丝不苟。

朱棣:“……”

徐皇后一脸诧异,她是纺过纱的人,不过却从没见过这样大规模纺纱的场景。

朱棣忍不住骂道:“看看,这就是东宫,这像什么样子。”

只是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却下意识地落向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是太子妃张氏。

只见张氏坐在角落里的一处纺纱机那儿,身边几个宫娥和宦官围着她,她只穿着一身布衣,此时正聚精会神,细心地检查着宫娥们刚刚纺出来的纱料。

朱瞻基则是搬来了一个小锦墩,趴在一旁的工作台上,很乖巧的样子。

朱棣怀疑自己看错了。

徐皇后也不由的微微一愣,她的这个儿媳……显然朴素得连他们都觉得匪夷所思。

这里嘈杂,所以这几人进出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不过很快,还是有人发现了朱棣,却是邓健刚刚抱着一堆纱料迎面来。

一看到朱棣和徐氏,吓得手中的纱布落下,双膝一软,便跪了下去:“奴婢……见过陛下,见过皇后娘娘……”

刹那之间,纺纱机纷纷停了,宦官和宫娥们都错愕地停了下来。

时间仿佛静止。

太子妃张氏骇然,不过很快镇定下来,她款款起身,从容不迫地朝朱棣夫妇走来,行礼道:“臣妾见过父皇、母后,父皇和母后怎么来了?臣妾未能远迎,万死之罪。”

朱棣脸上的表情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徐皇后却是露出了欢喜的样子,上前去搀扶起张氏。

不过很快,朱棣和徐皇后的心思,便放在了朱瞻基的身上。

却见朱瞻基也在张氏的身后行礼。

朱棣抢上前去,一把将朱瞻基抱起,笑着道:“想不想你皇爷爷?”

朱瞻基歪头思索了片刻,才清脆地道:“想。”

朱棣大喜,随即便道:“你和你母妃在这里做什么?”

小孩子是不会骗人的,朱棣很清楚下头人弄虚做假的程度,即便是对自己的儿媳,也颇有几分狐疑。

朱瞻基立马就道:“纺纱呀。”

朱棣皱眉:“纺纱做什么?”

朱瞻基道:“卖钱呀。”

朱棣嘟囔道:“你这小小年纪也晓得钱,你是皇孙,不能掉钱眼里。”

朱瞻基脑袋钻在朱棣的怀里,半依偎着,奶声奶气地道:“那可不成,父亲和母妃说啦,现在咱们东宫的人多,这么多张嘴,又不请皇爷爷调拨钱粮给东宫,朝廷也有朝廷的难处,不挣钱可怎么成?会饿死的……”

说着,朱瞻基捂着自己的肚子,一副痛苦的样子。

“你也晓得饿?”

朱瞻基道:“当然晓得,我现在就饿的很。”

说着,朱瞻基皱着眉毛,一张小脸蛋皱成一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