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鬼眼(鉴宝鬼眼)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鉴宝鬼眼)鉴宝鬼眼最新章节列表

以都市小说为叙事背景的小说《鉴宝鬼眼》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小九徒”大大创作,苏尘九儿姐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我父母是玩古玩的八十年代末,我家住别墅,开豪车,出门有保镖,住家有保姆到了九一年,父母辞退了佣人,把宅子和家中值钱的物件全卖了,准备去西域买“佛天珠”,并把我委托给了唐叔走之前,父母告诉我,他们最迟半年会回来但我等了整一年,父母音讯全无而且,唐叔突然病重卧床唐婶带着唐叔的全部家当,跟一个小黄毛跑了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无限恐慌为了养活自己和病重的唐叔,八岁的我,加入了“拖裤党”在火……

小说:鉴宝鬼眼

作者:小九徒

角色:苏尘九儿姐

热门网络小说《鉴宝鬼眼》是著名作者“小九徒”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血滴在红肉菩提之上,迅速漫浸四散。红肉菩提鲜艳的像天边的夕阳。美女摊主整个人愣在了原地,樱唇微张,一双美眸充斥着诧异和不解。围观之人从之前的安静,现在已经开始躁动而惊叹…

鉴宝鬼眼

第4章 免费在线阅读

当果壳被高速转动的机器不断地磨掉,菩提里面的红肉慢慢呈现出来之时。

疤脸师傅的神情,由之前的凶狠、嘚瑟,到瞪大双眼不可思议,最后,他身子如遭雷击。以至于,他用来拿菩提抛光的手,完全失去了准头,机器无比锋利地摩挲着他的指心,硬生生地削掉了一块指肉。

鲜血四溅!

疤脸师傅嘴里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嚎叫声。

血滴在红肉菩提之上,迅速漫浸四散。

红肉菩提鲜艳的像天边的夕阳。

美女摊主整个人愣在了原地,樱唇微张,一双美眸充斥着诧异和不解。

围观之人从之前的安静,现在已经开始躁动而惊叹。

半晌之后,我说道:“愿赌服输!”

美女摊主脸沉得像深潭,快速地点了一万块钱给我。

尔后,她转头冷声说道:“王叔!”

疤脸师傅正在同伴的帮助之下包扎手指,听到了美女摊主的吩咐,他腮帮子剧烈鼓起,似乎牙都要咬碎了,双目既怨毒又万分不甘地死瞪着我,但没作出任何动作。

“王叔!”美女摊主复而加高了声音。

不得不说。

她很讲江湖规矩!

疤脸师傅闻言,开始俯下身来。

他鼻孔喘着粗气,浓眉横竖,神情愤懑。

这是对疤脸师傅对自己内心涌上来屈辱感的疯狂压制。

在那一刹那。

我心中曾闪过一念,寻思要不就算了。

但此念仅仅一滑而过。

因为我想起了九儿姐的话,江湖不是绣花睡美人,没有温良恭俭让。

疤脸师傅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一个。

“牛逼!”

现场不知道哪位带头开了一嗓子。

围观人群发出了一片叫好之声,有的还鼓起了掌。

开一个菩提,竟然像开了极品种水翡翠之感。

我拿起钱,再次转身离去。

斜眼瞥见,女摊主脸色无比阴沉,吩咐手下收摊。

虽然在一片嘈杂声中,她声音细若蚊蝇,但我还是听见了她对边上抛光师傅的吩咐:“让贾伯迅速查一下这人底细,我怀疑他是裴哥派过来的……”

一万一千五。

那时候相当于普通工人一年的存款了。

有了这一万一千五作为母鸡,可以孵出很多小鸡来。

时间还早。

我打算今天赌市、摊市、店市逛一圈。

九儿姐曾带我来过无数次这三个市场,但每次都只让我眼看、脑记、腹念,从来不让我试手。

我现在的状态,就如同磨了一把崭新杀猪刀的屠夫,急于逮几头猪来祭刀。

摊市离赌市约一公里左右,北风很大,往背上呼呼地直刮。

我不由地紧了紧身上单薄的衣物。

摊市同样非常热闹。

琳琅满目的名家字画、铜钱瓷罐、竹匾漆器、绣品玩石,令人目不暇接。

不过,打眼逛了一大圈,发现里面百分九十都是现代做旧赝品,剩下的百分之十,价值也就几百到几千块不等,顶多做一做小摆件。

我感叹世界上并没那么多漏可捡。

但路过西南角落一个油腻中年胖子的摊前之时,我脚步停了下来。

油腻胖子的摊以铜钱、油盏以及小瓷雕摆件为主。

在油腻胖子摊子一角,我发现了一个三脚金蟾。

金蟾是普通瓷泥做成的,做工非常粗糙,十来块钱的小玩意儿。

可它嘴里却叼了一枚铜钱。

这枚铜钱,肯定不是原物,显然是油腻胖子为了好卖,后面硬塞进它嘴里去的。

蟾都是四只脚,但旺财金蟾却是三只脚,而且,旺财金蟾嘴里必须叼金钱,否则就失去了给人观赏、把玩的意义。民间有一句俗语,二条腿的人好找,三条腿的蛤蟆难求,专指三脚金蟾嘴里吐金钱。

油腻胖子肯定不知道,这枚铜钱,如果放市场上卖,最少值五万。

这是一个漏!

捡漏的办法,江湖上主要有三种。

第一种叫做包圆,假装成古玩批发商,把摊子上所有同类的东西一起买了,回去之后,再把里面的漏挑出来。

第二种是捎带,你若想要东,偏偏去买西,到最后,假装买西买贵了,让摊主搭一个小玩意儿送给你。你假装在摊里随便一挑,而这个小玩意儿,就是漏。

第三种属于打乱拳,故意叫几个人扮成冤大头,去买摊子最贵的东西,与摊主讲价讲得面红耳赤之时,再来一个毫不起眼的人,问那个漏怎么卖。摊主不愿意放过冤大头,压根没空理会,随便开一个价,捡漏人直接付钱把漏给带走。

但九儿姐说,这些办法全是垃圾!

“小哥,看中哪一样随便挑,都是好东西。”油腻胖子笑道。

我随意拿起了三脚金蟾边上的一尊瓷瓶福寿罐,问他这东西什么价钱?

油腻胖子双眼放光:“小哥眼力好啊,这可是唐三彩福寿俑!一位老头祖上流传下来的老物件,他老伴患了重病,五千块急卖给我的。既然你有眼缘,给你五千三带回家。”

他可真能胡扯。

唐三彩基本都是鬼货,哪来老头祖上流传?

鬼货,就是墓地里挖出来的货。

这玩意儿顶多就值个一百块钱。

我假装看上了眼的样子,左摸右摸,半晌之后,说道:“我爷爷过八十大寿,他很喜欢瓷器,我妈叫我来买一尊瓷器送给他,只要心意到了就行,但你这……太贵了。”

“怎么会贵呢?”油腻胖子忙不迭地回道,手指了指福寿俑上面的花纹:“你看看这图案,这叫百花、牡丹、芍药、海棠四仙子祝寿,买回去你家老爷子肯定喜欢,必定长命百岁!”

我谢谢你。

可惜我爷爷早就挂了。

“啪嗒!”

我故意手一脱,瓷瓶落地,碎了。

瓷瓶正好砸到了边上的三脚金蟾,金蟾的屁股被砸出了一个洞。

油腻胖子先是一懵。

尔后,他脸色陡变。

“不是我碰的!你刚才手指碰到了瓷瓶!”我惊恐不已地说道。

油腻胖子瞅了瞅地下四碎的瓷瓶片以及屁股被砸破了洞的三脚金蟾,脸上肥肉禁不住地抖动:“我特么什么时候碰了?!你小子砸了老子东西还敢血口喷人?!”

尔后,油腻胖子猛地跨前了两步,怒不可遏地拎起了我的衣领子。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