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子琰陈明斐(重生一世,病娇反派他以下犯上)免费阅读无弹窗_重生一世,病娇反派他以下犯上白子琰陈明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说推荐小说《重生一世,病娇反派他以下犯上》,讲述主角白子琰陈明斐的甜蜜故事,作者“文黛玉”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看到那个灵魂的瞬间,白子琰就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虽然对方只是说了一句让人不太理解的话,可他还是莫名其妙的觉得,这个人对他没有任何的恶意为什么会这样想呢?白子琰不知道回头看了看身边的夜荒,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心思,夜荒捏了捏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然后主动上前一步,冲着那个灵魂拱手行了一礼,随即开口问道:“前辈,我们突然造访,多有打扰,还望前辈多多包容”那道身影摇了摇头,站起身,朝着两个人走了几步……

小说:重生一世,病娇反派他以下犯上

作者:文黛玉

角色:白子琰陈明斐

经典热门小说《重生一世,病娇反派他以下犯上》是大神级网文作者“文黛玉”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这两个角色都陪在对方身边,如果最后白子琰选择了傻白甜,他就让傻白甜的身份永久的存在下去,割舍掉那个杀神。反之亦然。不过在夜荒的构思中,最后留下来的是傻白甜的可能性还是很大。杀神对白子琰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不一定会得到原谅…

重生一世,病娇反派他以下犯上

第16章 免费在线阅读

在最开始的时候,夜荒其实就思考过这个计划。他可以以白天和夜晚为界,在白子琰面前扮演出两个不同的自己。

一个是把白子琰当成自己的神明,崇拜又尊敬的傻白甜。

一个是把白子琰当成自己的所有物,能够清理斩除一切靠近白子琰东西的杀神。

这两个角色都陪在对方身边,如果最后白子琰选择了傻白甜,他就让傻白甜的身份永久的存在下去,割舍掉那个杀神。

反之亦然。

不过在夜荒的构思中,最后留下来的是傻白甜的可能性还是很大。

杀神对白子琰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不一定会得到原谅。

可如果不手握屠刀,又没办法去保护白子琰。

所以这两个身份必须同时存在,都是他本人就好了。

毕竟他就算是喜欢吃醋,也不会自己醋自己,不是吗?

之前因为不确定白子琰带没带着记忆,这计划出现了一些偏差。好在现在一切回归正轨,夜荒也知道了,自己的法术是完全成功了。

心里想着,他看向白子琰目光中的火焰越来越烈。

白子琰感受着他的视线,还有手中触及到的夜荒的身体变化。脑海中不受控制的出现了那天晚上的场面,他脸颊瞬间涨的通红。

本能的抬手用力一推,把人推离了自己身边,白子琰才瞪着眼睛,一字一顿道:“魔头你离我远点儿!大庭广众之下,说那些不堪入耳的话题,你成何体统!?还有,你不要叫我师尊,谁是你师尊?早在你叛出师门的时候,咱们两个之间也没关系了。少在这里侮辱这个名号!”

他说着,做出了一副戒备的动作。

夜荒看得出来,也就没再主动接近。

只是深深的叹了口气,他说:“师尊,您这样就有些偏心了啊。明明两个都是我,为什么你会允许那个傻子接近你,就不允许我接近呢?”

“因为他跟你不一样!就算开始的时候是一样的,以后也会不一样的!”白子琰毫不犹豫的反驳。

说完之后停顿了一下,他意识到了什么,眨眨眼问:“所以你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有两个你呢?”

夜荒笑了,睁着眼睛说瞎话,回答的无比坦然:“法术出现了一点问题,没能成功的替换。所以我还是我,他是曾经的我。师尊,您更喜欢哪一个呢?”

“我哪个也不喜欢,你离我远点!”

白子琰说完,转身就想离开。

可才刚刚走出去了一步,胳膊就被人从后面拽住,又用那种霸道的不容反抗的力度,把他重新拉回到了怀里。

双手横在白子琰的腰间,紧紧的抱着对方,一点都不打算松开。夜荒凑过头,对着白子琰微红的耳垂吹了口气,然后轻笑着说道:“对了,我倒是叫习惯了师尊,忘了你我之间还有另一层关系。是吧?娘子。”

最后两个字就像是一个炸弹,炸的白子琰好不容易平静一些的情绪再一次充满波澜。

一咬牙一跺脚,他对着夜荒的下腹狠狠给了一拳。对方没来得及防护,结结实实的挨了个彻底。

剧痛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白子琰趁机逃脱出来,然后瞪着他说:“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成亲也不是我自愿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自己自作多情,再敢乱说,你小心我砍了你!”

他这话说的很有气势。

可是因为生气而微微泛红的眼眶,却又让他整个人多了些魅惑的感觉。

夜荒舔了舔干涩的唇瓣。

他真是爱惨了白子琰了。

还想再说点什么,旁边的结界又一次打开。更多的修真者从里面走了出来,也包括了张泽雅和林笑。

白子琰回头看向两人。

林笑先快走几步到了他身边说:“子琰,你刚刚干什么去了?一个人跑那么快,我们叫都叫不住你。还没有做任何的防御措施,你就直接往海里跳。能到这里真是万幸啊。”

白子琰苦笑着挠了挠头。

他想说自己是被夜荒救了,回头去看,却发现方才还站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了踪影。

白子琰微微皱眉。

罢了,他想做什么就随他去吧。

反正那家伙的能力很强,比自己都强。和家里面的那只小兔子完全不一样,不需要自己去太多的照顾,更不需要做什么没必要的担心。

话是这么说,可白子琰始终是没有控制住自己,还是盯着夜荒离开的方向看了很久,直到肩膀被张泽雅拍了两下,他才猛的回神儿。

“怎么了?从刚刚开始你就很不对劲儿。是遇到什么认识人了?”张泽雅到底是个心思细腻的人,立刻就猜出了问题所在。

白子琰愣了愣,思索的片刻之后,他决定实话实说。点点头道:“是位故人,认识很多年了。”

“很多年?那我们也都认识啊?”林笑好奇了起来。

白子琰却摇了摇头。

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确实是认识。只不过他们认识的,是那个家伙千年前人畜无害的样子。

两者相差过大,若告诉别人他们是一个人,那实在是有些牵强。

林笑一时间更好奇了。

张泽雅却有些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眯起眼睛,她再一次直击重点:“子琰,能跟我们说说,你跟那位是什么关系吗?”

“这个……”

白子琰又哑了。

说是师徒关系,从夜荒背叛师门甘愿入魔开始,他们的关系就结束了。

可若说是夫妻关系,不论如何,他都绝对说不出口的。

张泽雅和林笑都是跟他出生入死的朋友,上辈子这两人为了他,差点双双送命。所以就算是重来了一次,白子琰也不想说什么欺骗他们的话。

于是在片刻的沉默过后,他缓缓开口。

语气中多了些自嘲的味道,他说:“是我心爱之人,或者说是两情相悦之人。只不过他是个男人,我们之间还有重重其他的阻碍。所以……我们从来都没有在一起过罢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