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这孙子,浑身都是反骨?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朱允熥朱元璋)咱这孙子,浑身都是反骨?最新小说

以小说推荐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咱这孙子,浑身都是反骨?》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朱允炆”大大创作,朱允熥朱元璋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在朱允熥躲在家里大快朵颐之时,朱允熞则哭唧唧的找母妃哭诉去了吕氏今天接连遭到打击,先是被老朱训斥,随后引出个皇孙中毒案,把她的亲信都给带走,害得她担心了一下午本来这些事,已经够让她郁闷的了可到了傍晚时分,春兰又从对食的太监那里得到一个惊天消息那就是老朱竟然抱着朱允熥那孙子同乘一架肩舆,并且带着他去了乾清宫还让他睡在了只有皇帝才能睡的龙床上!吕氏在听到这件事后,……

小说:咱这孙子,浑身都是反骨?

作者:朱允炆

角色:朱允熥朱元璋

如果你喜欢看小说推荐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朱允炆”的一本书《咱这孙子,浑身都是反骨?》。简要概述:如果中央朝廷想削藩,地方藩王是没有任何反抗机会的。朱橚略微琢磨一下,不由看向朱爽。“二哥,你觉得咱们该如何自保?”朱爽听到这话略显慌乱的低下头,拿手指不住的弹着靴子上的灰。“这我哪知道?”“我就知道一点,如果父皇把位子传给我,我绝不会猜忌诸位弟弟……”朱棣听到这儿,心底不禁冷笑起来…

咱这孙子,浑身都是反骨?

第68章 免费在线阅读

朱爽的话成功引起了诸王的共鸣,每个人都下意识的担忧起来。

万一将来真是这孙子当皇帝,他们的日子得怎么过。

朱棣也担心这件事,不过他更想知道,朱爽为何要挑破这层窗户纸。

事实上,大家都是在大本堂里读过书的,知道历史上的七王之乱,以及八王之乱。

如果中央朝廷想削藩,地方藩王是没有任何反抗机会的。

朱橚略微琢磨一下,不由看向朱爽。

“二哥,你觉得咱们该如何自保?”

朱爽听到这话略显慌乱的低下头,拿手指不住的弹着靴子上的灰。

“这我哪知道?”

“我就知道一点,如果父皇把位子传给我,我绝不会猜忌诸位弟弟……”

朱棣听到这儿,心底不禁冷笑起来。

他总算是明白了,原来自家二哥是生了夺嫡之心啊。

难怪他刚刚会说死人没法跟活人争位的话,原来是为这话埋伏笔呀。

如果朱允炆可以称为皇长孙,那他岂不是也可以称为皇长子了?

毕竟按照他的说法,太子大哥已经死了,而死人是不能跟他争位的!

“二哥,你咋保证你当了皇帝,就不会对我们这些藩王动手呢?”

其他人听到这话,齐刷刷看向朱棣,纷纷觉得朱棣说的有道理。

秦王的贪婪、残暴,大家可是有目共睹的,之前要不是有太子大哥罩着他,父皇早就废黜他的秦王之位了。

朱允炆虽说比他们晚一辈,但自小性子温和,从未听说做过什么过分的事。

而且据说在太子大哥病重期间,这孩子衣不解带的在床前侍奉汤药,光是这份孝心就比秦王强了不知多少倍。

如果说朱允炆都不靠谱,那秦王就更不靠谱了。

秦王听到这话脸色当即一变,眼神不善的看向朱棣这个阴险小人。

他向来不喜欢老四,就是觉得老四阴损,平时不吭声,咬人专往肉上盯。

“老四,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咋能跟那孙子一样呢?”

“那孙子是晚辈,惧怕你们这些强势的王叔,我可是大明皇次子,除了太子大哥我最大,岂能怕你们一群弟弟!”

“再者说,咱们都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弟,有从小在大本堂里读书的情分,我岂能忍心苛待你们?”

本来倾向于朱棣的一群人,听到这话又倾向于朱爽,感觉朱爽说的也有道理。

“二哥,要不我们保举你当太子吧?”

朱爽闻言心里一喜,但面上却还是装模作样的推辞一番。

“那怎么能行?”

“你们可莫要害我,害我被父皇责罚!”

“这事休要再提!”

朱桢见他这么说,当即一脸沮丧的道。

“既然二哥这么说,那我们就不提这事了!”

这回轮到朱爽木了,他真的只是谦虚一下呀,这货咋说不提就不提了!

难道说,自己刚刚表演的太过了吗?

“其实吧,也不是完全不能提,就怕老爷子看不上咱……”

朱桢傻乎乎的问道。

“那到底提不提呀?”

朱棣看着朱爽一副欲拒还迎的老鸨做派,憋笑憋的肚子都快笑抽筋了。

这二哥也真逗,想争就争呗。

还真应了民间的一句俗语,又想当那什么,又想立牌坊!

“六弟,你二哥的意思是让你给父皇上书,他就当不知情!”

“这样父皇问起来,他也好推到你头上,说成是你担心侄子继位会对自己不利之类的。”

朱桢听到这话当即懂了,原来二哥是存了让自己当出头椽子的心思。

秦王见朱棣把自己那点心思都给抖落出来,当即有些气急败坏。

“老四!”

“你不拆我台你难受是吧?”

朱棣故意装作不懂的反问道。

“二哥,你这话就不讲理了,我哪里拆你的台了,我这不是在帮你吗!”

“你们都听好了,回家就写保举二哥当太子的奏折,明天一早就交到父皇手里!”

朱爽一听这话当场就慌了,现在朱标还没下葬呢,要是父皇看到众人保举自己当太子的折子,还不得把自己跟朱标一起埋了呀!

“大家别听老四瞎说,是老四想当太子,咱们都保举他!”

“二哥,你……”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之时,二虎领着几个锦衣卫走进来。

“传圣上口谕!”

众人一听是父皇的口谕,当即不再看热闹,赶忙起身恭恭敬敬的跪好。

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人,也顺势闭嘴。

二虎见众人都跪好了,这才复述皇爷的口谕。

“你们给咱听好了,锦衣卫大牢的牢饭吃不吃?”

“只要你们不嫌弃,咱牢饭管够!”

众人听了这话一脸的懵逼,又见二虎迟迟不在说话,这才满脸不可置信的问道。

“完啦?”

“完啦!”

“完啦你不早说,你看我们跪着舒服咋滴?”

二虎闻言忍不住心里腹诽道,就冲你们刚刚说的那些话,咱就可以直接把你们抓紧锦衣卫的诏狱了……

“诸位王爷还是少说几句吧,别让卑职太为难。你们说者无心,但别人听者有意,若是传到陛下耳中,责罚你们一通,咋看都划不来吧?”

朱爽听到这话冷哼一声,只是拿眼神瞟朱棣,朱棣则不屑的回瞪着,心想还不是你个蠢货惹的事?

其他藩王到是很承二虎的情,见二虎主动维护他们,随即表达了感谢。

朱棣跟朱爽较劲归较劲,但对于二虎的提醒还是很感激的,见二虎要走立马跟了出来,不着痕迹的往二虎袖子里塞了块银子,这才重新回到灵堂跪好。

二虎在燕王走后,随手将银子掏出来,扔给身后的弟兄们,让他们拿着去买酒吃。

他在宫里这么多年,有些钱该拿,有些钱不该拿的道理还是知道的。

二虎出了太子府并未第一时间回去复命,而是绕着太子府的外墙来到东侧,走了几十米后助跑几下,踩着墙面一个纵跃就跳上墙头,蹲在墙头上看到朱允熥寝宫中,一个瘦弱的人影在烛光的掩映下写字,这才满意的跳下来。

虽然皇爷没吩咐,但他觉得皇爷一定想知道爱孙在干嘛。

如果皇爷知道朱允熥非但没有自暴自弃,反而这么晚了还在练字,一定会非常高兴吧?

至于另外一座寝宫里传出的背诵之声,则自动被他给忽略了。

哼哼!

我胖虎不进谗言诋毁某人就不错了,还指望我胖虎夸你呀!

老朱正在秉烛看奏折,突然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当即头也不抬的问道。

“他们还有闹吗?”

“回禀皇爷,诸位王爷们知道错了,现在正诚心跪在灵堂反省呢。”

“唉……过了亥时,就把这帮逆子撵出去吧,别让他们打扰咱皇儿清静了!”

二虎闻言心里暗笑,皇爷总是刀子嘴豆腐心,啥清静不清净的,不就是怕把这些人也给冻出毛病吗?

老朱见二虎还不走,不由抬头问道。

“还有事?”

“皇爷,卑职刚刚回来的时候,正好路过三皇孙殿下的院子……”

老朱闻言再次叹道。

“那孩子一定是在骂咱呢吧?”

二虎赶忙解释道。

“没有!”

“允熥殿下正在写您布置的功课呢……”

老朱听到这话,脸上顿时浮现出欣慰的笑容。

“一会儿替咱去御膳房传个话,上次咱孙儿写的那些个菜名,明天挑几样名贵的做了,给咱孙儿解解馋!”

“卑职遵旨!”

“哦对了,没看允炆在干嘛吗?”

“没!”

“估计是睡了吧?”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