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宠妻:小医女她技多不压身(权臣宠妻:小医女她技多不压身)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权臣宠妻:小医女她技多不压身)权臣宠妻:小医女她技多不压身最新章节列表

《权臣宠妻:小医女她技多不压身》主角盛兮沈安和,是小说写手“阿漾”所写。精彩内容:盛兮状似同意地嗯了一声,又问:“这戚家小少爷可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嗯,这个嘛……”车夫认真想了想,片刻后摇头,“还真不好说不过,这戚小少爷毕竟年纪摆在那,喜新厌旧的,应该和其他孩子都差不多哦,也不能说差不多,至少这位小少爷好东西见过不少,想让他喜欢,这还真的要是稀罕物才行”盛兮沉默片刻,随后让车夫将马车赶出眼前条街待到了一个差不多距离后,盛……

小说:权臣宠妻:小医女她技多不压身

作者:阿漾

角色:盛兮沈安和

穿越重生小说《权臣宠妻:小医女她技多不压身》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阿漾”。精彩内容:狗改不了吃屎!……盛兮当然不知道沈安和是什么想法。她按着原主记忆,径直朝山上走去。山里的人们靠山吃山,对于原主来说这就是个荒山,可对于盛兮来说,山上尽是宝。“盛兮?”惊疑不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权臣宠妻:小医女她技多不压身

第2章 免费在线阅读

沈安和从柴房出来时,盛兮已经出了门。

他没兴趣问盛兮上哪儿,只是看着消失的斧头抿紧了唇。

家里全靠着那把斧头生存,这恶妇连这都要卖掉吗?

就在刚刚一瞬间,他还以为她似乎有点不一样了。

现在看来,盛兮还是那个作恶多端的蠢货。

狗改不了吃屎!

……

盛兮当然不知道沈安和是什么想法。

她按着原主记忆,径直朝山上走去。

山里的人们靠山吃山,对于原主来说这就是个荒山,可对于盛兮来说,山上尽是宝。

“盛兮?”

惊疑不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盛兮停住步子,扭头看去。

不是旁人,正是她堂姐盛卉。

原主活着的时候,就是听了盛卉的怂恿,才对沈安和那么恶劣。

现在想来,盛卉这么不遗余力的挑唆她跟沈安和,不就是自己也看上了吗?

“盛兮,你今天怎么这副打扮啊?”

盛卉简直以为自己看错了。

往常打扮的跟花母鸡一样的盛兮,今天居然素面朝天,清清爽爽的出门了,害她差点没认出来。

她心里莫名的有点慌,“盛兮,你还是以前那样好看。”

盛兮神色冷嘲,“堂姐对我怎么打扮格外关心呢?”

盛卉这才回过神来,“我这不是怕你被人笑话吗?”

被盛兮的眼神那样一盯,盛卉满心的不舒服。

不知道怎么的,她感觉盛兮似乎有点点不一样了。

往常她见她,可不会这么个语气跟她说话。

盛卉走上前,亲热的拉住盛兮的手,自己布满老茧的手跟盛兮白嫩嫩的小手直接形成鲜明的对比。

盛兮好吃懒做,什么活都不干,而自己还要扛着锄头去山上开荒……

盛卉又把手收了回来,看了眼盛兮背着的背篓奇怪道:“妹妹,你这是要干嘛去啊?”

盛兮懒得跟她多说,“我去山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

盛卉一脸的意外。

这头懒猪,今天居然要主动的去找吃的?

太阳是从西边升起来了吗?

盛卉眼珠子一转,“后山有鸟蛋,你可以去那里看看。”

盛兮一听,果然立刻转身往后山走去。

盛卉看着盛兮的背影,抓紧了手里的锄杆。

然后她一扬头,扭身步子轻快的往山下走去。

……

盛兮确实没打算在前山转。

后山比前山危险多了,听说有狼。

前些年曾出现人被狼咬死事件,谁都怕遇到那畜生。再者现在是冬季,狼也开始四处打劫。就算真有人进后山,也是三五结伴,绝不会踽踽独行。

盛卉这女人,可够狠毒的。

盛兮勾勾嘴角,慢悠悠的往后山走去。

因为下了雪,到处白皑皑的一片。

一脚踩下去,雪几乎没过脚踝。

盛兮本来就穿的单薄,双手冻的没有知觉了一样,她不由的往手上哈着气,艰难的前行。

山岭就像一道分界线,绵延千里,翻过去便是后山。

下了雪,饿了一晚上的兽儿们开始出来觅食。

盛兮功夫好,不一会就打了几只野兔,两只山鸡,还有几只小麻雀。

路过一片枯树林子看着满地干柴的时候,盛兮不由想到沈安和艰难劈柴的身影来。

可惜,自己的背篓装不了多少东西。

要是自己的三维存储空间在就好了。

念头刚落,盛兮脑海里就叮的一声,就出现一方熟悉的空间来。

那是个人工研制的三维立体空间,足有篮球场那么大。

可惜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但就算是这样,盛兮也开心极了。

三维空间具有保鲜功能,东西丢进去什么样拿出来还是什么样。

有了空间在,自己就可以把这些干柴和猎物全装进去了。

做了决定后,盛兮立刻开干。

她速度够快,没多会儿功夫便捡了一大堆。但,天也快黑了。

盛兮检查了空间里的柴,估摸着能烧个把月,这才收拾东西准备下山。

忽然,盛兮耳尖一动,猛地回头。

一阵寒风吹过,将树上最后几片叶子吹落。

盛兮蹙眉:“听错了吗?”

然而,就在她准备转身之际,忽地察觉一股危险气息自背后冒出,几乎在下一刻,身体本能做出反应,猛地向一侧急速连滚两圈,单膝跪地再看对面,瞳孔骤缩。

竟是一头眼冒绿光的饿狼!

盛兮下意识去抓石子,才想起石子已经用完。

背篓里的斧头此刻被她拿在手上,盛兮看了眼饿狼那身皮毛,心里估算用它能换多少银子。

饿狼似乎没想到眼前的渺小人类还敢反抗,它已经饿了两天,本打算今日寻些食物,却不料被这人类截胡!

身为狼,它不服!

确认眼前这人类小女娃子没什么危险,饿狼毫不迟疑再次发起攻击。血盆大口张开,朝着盛兮过分纤细的脖颈猛扑过去。

盛兮一眨不眨地盯着饿狼,在其即将要扑过来刹那,她身子向后一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手一斧头劈在饿狼头顶。

“嗷呜!”一声惨叫响彻林子,惊起一阵鸟鸣。

饿狼没死,因为盛兮这一斧头反倒更凶悍了。

盛兮甩了甩有些发酸的手腕,眼睛里聚起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对面那头饿狼。

既然一次砍不死,那就多砍几次。

最终,一番博弈后,饿狼被制服,但盛兮的力气也耗费得差不多了。

“呼!还好,手没生。就是这身子以后要多加锻炼,太弱了。”看着血染一地的饿狼,盛兮喃喃自语。

坐在地上缓了好一会儿,她方才就着雪,将斧头上的血擦了擦,这狼定然不能拿回家,她担心吓坏家里那位。

一番收拾后,她将饿狼丢进空间,背起背篓准备再次起身。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细微嘶叫传入盛兮耳朵,她猛地回头,看着不远处被积雪覆盖的灌木眯起眼睛。

第三章我见犹怜

盛兮重新拿起斧头,一步步靠近。见对面没动静,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一斧头下去直接将半人高灌木拦腰斩断。

雪沫子纷纷落下,后方情形一览无余。

“咦?狐狸?”盛兮没想到,令自己警惕的竟是只小雪团子。

“嘶!嘶!”

“额,狼……”

不怪盛兮认错,着实眼前这团毛绒绒小东西像极了雪狐,全身上下与雪同色,不见半分杂质。

但……是狼无疑。

下萤村这地界不可能会有雪狼,所以,变异的吗?

此时,受惊的小白狼正半弓着身子,冲盛兮露出凶狠,实则稚嫩的獠牙。

“倒是挺凶。”盛兮挑了挑眉梢,再度看了眼小白狼后,转身就走。

同为狼,但小家伙尚为幼崽,盛兮不对没有威胁未成年下手。

只是,她刚走出两步,便听身后传来一阵“簌簌”声。

盛兮回头,竟见小狼崽从先前呆的地方窜出,正要一鼓作气向她冲过来。见她停下,小狼崽一惊,下意识止步,结果惯性太大,“噗”地一声,小狼崽滚成雪团子没入了雪里。

盛兮:“……”

扯了扯嘴角,盛兮不打算搭理小狼崽。昨日堆得柴不少,斧头在她这里,早点回去还能多劈会儿柴。

然而,小狼崽却像是追她追上瘾,她走它也走,她停她也停。不论盛兮走多快,小狼崽要么跑,要么滚,总之不离她十步远就是了。

盛兮猛地止步,唰地一下转身。

小狼崽跑太快,猝不及防撞在盛兮腿上,“啪嗒”一声,屁股一翘,终于四仰八叉地停了下来。

盛兮盯着小狼崽没吭声,半晌后从空间里拿出一只麻雀丢过去。

见到肉,小狼崽立马兴奋地嗷叫一声,猛扑过去便是一顿撕扯。

盛兮翻了道白眼,没想到这狼崽子聪明到跟人要食儿。

轻笑一声,见小狼崽吃得酣畅,盛兮再次转身下山。

然而……

“小家伙,你确定……要跟我回家?”盛兮盯着叼住没咬几口麻雀便追过来的小狼崽,挑起一双秀眉。

下山比上山快,山坡陡峭,盛兮索性劈了块木头做滑板,一路从山顶滑至山脚。

小狼崽儿主动跳进背篓,瞪大那双黑玛瑙似的眼睛,乘风破浪了一路。待盛兮停下将木头收入空间,它便从背篓里艰难爬出,又一头栽进盛兮怀里。

入村的路已然被踩出一条,各家自扫门前雪,有孩子早早堆起雪人。

盛兮将目光从雪人身上扯下来,径直朝家走去。

当初分家时,盛老爹将最破的宅子分给盛兮,还忽悠盛兮说,这宅子风水最好。盛兮便信了。

而这宅子建在村西头,孤零零就这么一座,一般人不会轻易往这边走。

盛兮以为今日情况与从前无二,孰料,她一抬头就看到盛卉正站在院子里举止轻浮的拉扯着沈安和。

盛兮啧了一声。

自己这个堂姐,可真是无孔不入啊。

而这时,盛卉也看到了盛兮。

她睁大了眼睛。

这头懒猪居然毫发无损的从后山回来了!

后山有多危险,她是知道的,经常有狼出没。

盛兮竟然没碰到!

盛卉不情不愿的松开沈安和的胳膊,不开心道:“盛兮,你怎么能丢下安和一个人在家啊,他身子不好,要不是我来得及时,还不定什么样呢!”

盛兮目光这才转到沈安和身上。

男人左手摁着腹部,嘴唇微微颤抖,白雪映照下脸色愈发惨白。

那般冷冷疏疏又病病恹恹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

盛兮叹气。

不摸脉只看又看不出什么病,八成是饿的。

但既然她变成了盛兮,沈安和又是自己相公,好赖的关盛卉屁事。

“哦,不是堂姐你告诉我后山有鸟蛋吗?我去掏鸟蛋给我家相公补身子了。”

盛卉以为自己听岔了。

这头懒猪,居然在维护沈安和!

她不是恨沈安和恨的要死吗?

要是搁往常,她早发疯似的骂开了。

盛卉不确定的出声:“盛兮,你不是说最喜欢柳公子,还要休了安和吗?你这么说,柳公子会伤心的。”

盛兮“嗤”的一声就笑了,“哦,你不说我都要忘了,我之前是说过休了沈安和。”

原主这头猪,真的是什么话都蹦的出来。

难怪沈安和看她的眼神恨不得掐死她呢。

盛卉一听,这才放下心来。

盛兮果然还是个蠢货,自己一搬出柳公子,她就丝毫不考虑沈安和的脸面和想法。

“盛兮,你怎么能这么伤害安和呢?既然你喜欢柳公子,就别耽误安和的人生了,你……”

然盛卉话还没说完,就听盛兮慢悠悠的出声道:“但是,我反悔了。”

盛卉:“……”

反悔了?

她费了这么大劲才让盛兮休掉沈安和,这头懒猪说反悔就反悔了!

沈安和亦抬起眼眸,眸光清冽洌的,让人捉摸不透的盯着盛兮。

盛兮不想再搭理盛卉,直接赶人:“你还有事儿?没事儿赶紧从我家滚出去,不然我可打人了!”

盛卉:“!”

虽然盛兮本来就是脏话连篇,说动手就动手的野驴性子,但这头懒猪根本不敢跟她这么说话!

盛卉简直气死了。

可她又怕盛兮真撒起泼了,自己还真不是对手,转身气冲冲的走了。

盛兮冷嘲的哼了一声,刚一转身,就听沈安和冷冰冰的声音传来。

“斧头丢了?背篓也丢了?”

沈安和觉得胸腔里的气血又翻涌了起来。

他从刚才就注意到盛兮空手回来的。

家里能卖的都被盛兮拿出去卖掉了,若是她连斧头都不放过,那他们接下来的日子怕只能等死了。

盛兮呃了一声。

她下山的时候随手把斧头丢空间了,至于背篓……

她其实放在门外藏着呢。

小狼崽被她带了回来,她打算给沈安和商量一下放在家里养。

毕竟,这也不是她一个人的家。

“没有。”

“没有?”

沈安和冷笑。

这女人,可真是一如既往的会睁眼说瞎话。

想到此,沈安和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盛兮一看架势不对,连忙道:“我放门外呢,拿进来就是了。”

摆明了,沈安和觉得她还是以前的她。

第四章爱信不信,爱吃不吃!

也是,以着原主之前的性子,想干嘛就干嘛,就算想养小狼崽,那也不会给沈安和商量的。

自己干脆也别商量了。

盛兮连忙跑出门外,把背篓找出来,小狼崽立刻探出脑袋亲昵的闻闻她。

盛兮摸了摸小狼崽的脑袋,把它抱了出来,又从空间里拎出一只野兔和一捆干柴,这才走进院子。

沈安和还坐在原地。

他就想看看盛兮这个蠢女人,到底又想耍什么花样!

下一刻,她就看到盛兮走了进来。

但拖进来的东西,让沈安和眼底无法掩饰的划过一抹惊诧。

盛兮不仅拿回了背篓,还拖了一捆干柴进来。

最让他吃惊的,是跟着她一起跑进来的东西。

那是……一头雪狼!

虽然还是个小狼崽,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品种。

沈安和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盛兮也知道沈安和会怀疑,但是原主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一向是不用给他解释。

她从篓子里拎出那只野兔,“我先去做饭了!”

这兔子挺肥,毛皮可以卖,吃不完的兔肉还可以风干储存起来。

记忆里,就连原主也很久没吃过荤腥了。

盛兮打算好,就转身往厨房走去,小狼崽冲着沈安和嗷呜一声,也蹦蹦跳跳的跟着盛兮往厨房跑。

“你到底想耍什么花样?”

沈安和冷冰的声音再次传来。

盛兮扭头,眨眨眼睛看他,“做饭啊,你不饿我还饿呢。”

她故意学着原主的语气,恶声恶气的说话。

沈安和冷笑一声,“你哪里偷来的兔子和干柴?给人还回去!”

盛兮:“……”

她有被气到。

但想到原主以前还真有偷鸡摸狗的恶行,又自知理亏。

“柴是我自己捡的,兔子也是我自己打的,你爱信不信。”

反正原主已经把信用值作的所剩无几了。

她怎么辩解沈安和都不会信的。

盛兮一进厨房,手脚麻利的就开始处理兔子。

等把肉分好刚要下锅时,盛兮就听外面“砰”的一声闷响。、

她一愣,连忙跑了出去,却见沈安和歪歪斜斜的倒在地上,嘴里还吐了口血出来。

盛兮连忙跑了过去,“沈安和,你没事吧?”

她刚要抬手去给他摸脉,就被沈安和直接打开,“别碰我!”

盛兮气的要骂脏话了。

“谁想碰你啊,我是怕你死了,我还要花钱给你收尸!”

她这么一说,沈安和又一口血吐了出来,人直接昏了过去。

盛兮简直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沈安和给搬到床上。

他人看起来干瘦干瘦的,怎么这么沉!

盛兮这才抬手搭在他的手腕上。

他的手可真冷啊。

跟他的人一样,像个冰块。

可下一瞬,盛兮就皱起眉头来。

沈安和不是病了,而是中了毒。

并且,明显是中毒很久了,再不解,沈安和小命不保。

盛兮摸摸下巴。

这毒,很邪门啊。

竟然连她都看不出这是什么毒。

而且这种毒,就算是解的话,也会很头疼。

盛兮目光看向沈安和,脸色苍白的像纸。

她轻叹了口气。

“沈安和啊沈安和,欺负了你这么久,就当是对你的补偿了。”

沈安和是被一阵香味叫醒的,这味道令他一时恍惚,昏昏沉沉中仿佛回到过去,却在听到一声类似犬吠后,又猛地回神。

他挣扎着坐起,扭头便看到盛兮端着饭菜从外面走了进来。

那是两大海碗的炖肉。

肉香四溢,色泽勾人。

他昨天就吃了半个窝窝头和一些野菜,今天一整天水米未进,说不饿不可能的。

盛兮将碗筷摆放好,才看向沈安和道:“沈安和,先来吃点东西吧?”

沈安和神色警惕的盯着她,“如果你是想毒死我,大可不必用这么下作的方式。”

盛兮嘴角一抽。

她干嘛毒死他啊!

沈安和这是被原主虐出被害妄想症了不成?

“杀了人可是要吃官司的,我又不傻!”

盛兮白了他一眼,“你这碗放这里了,爱吃不吃。”

盛兮自己反正是饿惨了,端起碗就大口吃了起来。

这兔肉被她炖的很烂,一口下去,汤汁四溢。

她吃的满嘴流油,边吃边道:“真香啊。”

沈安和:“……”

一旁,小狼崽馋嘴的绕着盛兮团团转。

盛兮随手丢了一大块兔腿肉出去。

小狼崽直接飞扑过去,肉落地前,准确无误地将其咬住,随即趴在地上哼哧哼哧地吃了起来。

盛兮无声一笑,心道,果然有吃的动作就利索了。

沈安和:“……”

盛兮瞄了沈安和一眼。

男人偏头向里却不看他,一动不动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又觉得他有点可怜。

想到他最近可能都没怎么吃东西,盛兮转了下眼睛道:“沈安和,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沈安和这才有了反应,偏过头来,冷盯着她,“我还有什么值得你交易的?”

盛兮却绽开一个笑。

她今天素面朝天,露出原本的容颜。

沈安和这才发现这个盛兮原本长的如此漂亮。

但漂亮又如何?

这恶毒的女人,不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盛兮一手托着腮,敲了敲筷子,“你值得交易的东西可多呢,比如……”

“比如什么?”

沈安和发现自己被带着走,不由皱了下眉头。

“你是我相公啊。”

沈安和不由冷笑了一声。

相公?

在她眼里,自己根本就是猪狗不如,她何曾将他当过自己的相公。

盛兮接着道:“我需要你这个身份辟谣。我需要你告诉别人,我不是那种水性杨花,好吃懒做的女人,所以你可得好好活着,不然我死定了。”

沈安和一愣,接着目光幽深的盯着盛兮那张洁净的小脸。

盛兮果然是盛兮。

她怎么会改变呢?

短时间的改变,原来也只是不想让她自己的名声变得那么臭而已,等到他死了,她也洗白了,然后就可以无所顾忌的去找那个柳公子了。

但既然是交易,彼此各取所需反而最合自己心意。

沈安和沉默了一会,才起身下了床,虚弱的喘了几声才走到桌子前,拿起碗筷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盛兮这才发现沈安和吃饭的姿势很好看,很优雅。

她不由笑了一声。

第五章第一桶金

沈安和身子一僵,立刻看了盛兮一眼。

盛兮连忙把头扭到一边,把小狼崽叫了过来用手摸了摸。

小狼崽嗷呜一声,又冲沈安和呲了呲牙。

盛兮又摸了摸它,小狼崽立刻乖巧了。

她这才道:“我想养小狼崽,以后家里要多张嘴巴了。”

吃了她的饭,可是得付出条件的。

沈安和微微蹙眉,片刻后说道:“有人问起,便说它是狗。”

下萤村村民对狼十分忌惮,但凡看到,能打死的必打死。这只看上去似狼似狐的狼崽子若是被发现,其下场可想而知。

“行。”盛兮很干脆的答应了。

沈安和没想到盛兮这么利索答应。

他微顿了下手,继续吃了起来。

他真的饿了。

外面天色已黑,这次,沈安和没让盛兮洗碗,主动承担自己该做的事情。

盛兮去收拾床铺。

床上只有她一人的铺盖,沈安和则是打地铺。

这个天多冷啊。

他这身子骨睡地上,而且铺盖薄的可怜,真不知道怎么忍的。

但总不能喊他来床上睡吧?

盛兮心里别扭了好一会,决定先给他把地铺收拾的舒服点。

盛兮将衣柜里所有的五彩斑斓的棉衣全拿了出来。

这些色彩艳俗又丑,都是原主挥霍钱财买来的,其中还包括了卖自己弟弟的钱。

盛兮可不想每天穿的像只花母鸡,干脆全拿出来给沈安和铺了。

她现在地上铺了层厚厚的茅草,把棉衣铺在上面,又从床下抽下一层褥子给他当被子,这才走到门外,对正在收拾厨房的沈安和道:

明天我去趟镇上,旺财你帮我看着点。”有点事做,人就不至于胡思乱想。

沈安和闻言一怔,下意识想到那个柳公子,脸色当下很不好看。

不过,他根本不想阻止盛兮,只冷冷道:“旺财?”

盛兮指了指某个早早霸占了她床的白色小只,回道:“小狼崽儿。”

沈安和:“……”

盛兮说完,打了个哈欠就去睡觉了。

沈安和全部收拾妥当,等回到房间看到地上焕然一新的地铺,尤其是下面铺的都是盛兮的棉衣时,他脸色微微变化了几分,扭头看向床上的女人。

女人早已睡熟,小狼崽就缩在她的肩膀的地方,也在呼呼大睡。

沈安和整张脸隐在黑暗里,盯着盛兮看了很久,这才转身宽衣躺下。

……

翌日清晨,沈安和按照往常时间起床,却发现盛兮早已离开。灶膛还是温的,他掀开锅盖,看了眼里面还冒着热气的兔肉,依旧苍白的嘴角抿成一条直线。

因着下雪缘故,牛车走不动,想要去镇上的村民只能靠双腿前行。而原本从村子到镇上要用多半个时辰,如此一来,耗费的时间便更久了。

盛兮出来的早,一路上没碰到几个人。但盛兮在下萤村是出了名的,见到她的人纷纷猜测,这疯婆子莫不是死性不改,又去找人家柳公子了?

盛兮直接忽视那些眼神,一个时辰后终于到达了上阳镇。

相较于村子,镇上的路多半都被清理出来。循着原主记忆,盛兮背着背篓,目标直指一条名为安西巷的巷子。

刚拐进巷口,迎面便听到一声声吆喝,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没错,安西巷是一条生意巷,此时已然聚集不少人。

盛兮面生,人又小,众人不放在心上。但当盛兮将背篓里的东西拿出来后,那些原本不在意的人,纷纷瞪大眼睛,看向盛兮……手底下的东西!

“哎哟,这是珠鸡?还有这兔子,这么肥?刚打的呀,咋这么新鲜!”

有了一人吆喝,其他听到的人便纷纷凑过来,没一会儿功夫,盛兮面前便挤了七八个人。

这年月百姓日子清苦,但能来安西巷采买的,都是手里有余钱的。其中不乏地主、商户。这些人家都是不缺钱的。

冬天本就没个新鲜菜,吃腻了冬储菜,总要换个花样。

盛兮的野兔和山鸡一露面,登时便吸引了众人注意。当然,巷子里不是没有卖同类产品的,却也不多,更何况,唯有盛兮拿出来的还淌着血。

有人问盛兮怎么卖,盛兮也没要高价,只说按行情。

众人一听便没再犹豫,一百文一只山鸡,一百二十文一只兔子,没多大功夫,盛兮便卖出三只野兔,两只山鸡。之后盛兮又用打来的麻雀换了少量土豆萝卜。

等其他闻讯赶来的人还想再买时,盛兮已经开始收摊。

没能买到野味的人不甘心,问盛兮:“姑娘,你还有吗?”

盛兮摇摇头:“没了。”微微一顿,她又道,“等下次吧。”

众人一听竟还有下次,心中一喜,便也没再多纠结。

然而盛兮却刚走出巷子没多远时,路就被人堵了。

看着面前两个痞里痞气,一脸猥琐盯着自己的年轻男人,盛兮微微蹙眉,站在原地不动了。

见她如此,其中一个长着八字眉的男子忽然咧嘴笑了起来:“哟,瞧这气性,还挺大!小妹妹别害怕,哥哥们不会为难你。刚见你生意不错啊,不过你可能不知道,这多亏了咱们兄弟,若不是哥几个一直在这守着护着,你哪能这么安心地在这里做买卖呢?所以啊……”

“你想收保护费?”没等八字眉说完,盛兮便打断了他。

八字眉看了同伴一眼,旋即看向盛兮嘿嘿一笑:“小妹妹挺上道啊!既如此,那哥哥们便也不多说,看你这么小,又是刚来,就意思意思得了。”

盛兮:“多少算意思?”

八字眉与同伴交换了下眼色,旋即开口:“咳,也不多,就五百个铜板吧!”

盛兮内心冷笑一声。

五百铜板,换成银子一两不到。一两银子,听起来不多,但换做乡下人一年的生活费,这就大了。这二人应是看到自己刚才卖货,这才狮子大开口。

不过想想也是,她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忽然卖了这么多钱,若不被盯上,反倒有些奇怪了。

盛兮看了眼四周,发现这二人选的位置挺好。此时,除了他们三人,前后左右都没人。

如此,甚好。

第六章教训

担心一会儿有人经过,八字眉见盛兮一直没动作,便催促道:“快点快点!别愣着了!哥哥们还忙着呢,没时间跟你耗!”

八字眉同伴也催促盛兮,态度明显恶劣:“快点把钱拿出来!要不然对你不客气!”

盛兮依旧不动,眸眼中的轻蔑令两个混子当即怒不可遏。

“臭丫头,竟敢耍老子!看我不修理你!”反应过来的八字眉受不了被一个臭丫头嘲笑,当即不管不顾,上前就要去抓盛兮胸口衣服。

却不料,竟是扑了个空。

“哟呵!臭丫头,今儿你强哥不给你点颜色瞅瞅,你还……啊!”

没等八字眉叫嚣完,便只觉一直天旋地转,随即他便被人狠狠地掼在了地上。

“噗!”八字眉一口老血吐出来,只感觉整个人都要废了。

其同伴见状还没反应过来是跑还是冲,结果盛兮上前一步,直接替他做了决断,反手一拧,再一提,那人便重重砸在八字眉身上。

“哎唷……”两个混混谁都未料到,一个看上去瘦不拉几的小丫头竟会有如此大力气,更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被一个小丫头教训,等缓过劲儿来,刚欲要反击,结果还没等站稳,便又被人狠狠摔翻在地。

唔!痛死了!骨头都碎了!长这么大都没这么痛过!

好不容易从那股子要命的疼痛中抽出来,八字眉二人一眼便看到一只伸至他们面前的小手。

八字眉二人:“……”

“拿来吧。”盛兮半蹲着,视线与二人平视。

俩混混没明白盛兮什么意思,想发作,却见盛兮眉梢一挑,当即又缩了回去。

八字眉捂着后腰问盛兮:“你,你这是啥意思?”

盛兮努努嘴:“五百铜板啊。”

八字眉,以及其同伴:“……”

所以,他们这是打劫不成,反被人抢了?还是被一个看上去比他们明显小上许多的臭丫头?

生平第一次,太憋屈!不能够!不能这么算了!

“你别……别急,我们这就给,这就给!”

八字眉瞥了眼好似断了胳膊的同伴,瘪瘪嘴,肉痛地从怀里掏出来十来个铜板。而其同伴,则拿出来差不多数量的铜板。

“太少了。”盛兮接过铜板,目光又在八字眉二人身上扫了扫。

那二人被扫得浑身一抖,当即又从裤腰带里各自掏出来几个。

盛兮:“……”

她嫌弃地摆摆手:“算了,这些你们留着吧。”说着,盛兮站起来,颠了颠多出来的三十几个铜板,转身就要走。

八字眉二人见此刚想松口气,同时忍不住冲盛兮后背龇牙咧嘴,却不料盛兮冷不丁回头。

“女,女侠,我们钱都给你了!”二人心惊,急扯嘴角,却因为表情变化太猛,竟显得狰狞。

盛兮眯了眯眼睛。

八字眉二人忍不住浑身一抖,随即,八字眉眼珠子一转,想到什么当即狗腿问道:“女,女侠,若是有什么要吩咐的您尽管说!我兄弟二人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这是你说的。”盛兮点点头,直接问道,“知道哪里有收狼的吗?”

刚才卖的钱,再加上八字眉二人的铜板,加起来还不足一两。家里吃的她可以想办法弄来,但想要帮沈安和解毒,目前为止,唯有从药铺想办法。

买药,是很费钱的。

八字眉听到她这话,当即一愣,看着盛兮的眼神忐忑中又夹杂着不相信:“女,女侠,你,你有狼?”

那可是狼啊!会吃人的狼!他曾经可是亲眼见过狼吃人的!普通猎户轻易不敢去招惹这玩意儿的,尤其是冬天!

盛兮直接忽略他的眼神和态度,点头道:“有。所以,你知道有谁想买狼吗?”

八字眉咽了咽唾沫,下意识看向自己同伴,却发现那疯婆子比自己还震惊。但也正因此,八字眉终于缓过神来。

是了,他这怀疑是没道理了。就凭眼前这女孩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野兔、山鸡,再加上对方身手,再来一头狼,嗯,似乎也不算稀奇的吧?说不定人家背后有好几个身手好的猎手呢!

盛兮见他一直不说话,索性不再问,转身就准备走人。

却不料八字眉竟是问她:“女侠,你为何不在安西巷卖?”

盛兮反问:“安西巷有人买?”

八字眉再次愣住,似乎真的在思考盛兮的问题。仔细一想,还真是。且不说有没有人买,就算是买,这价格也定会被狠狠压下去。毕竟,没有哪家富户的主子会大冷天亲自跑出来采买吃食。

盛兮不再搭理八字眉,迈步向前。虽有原主记忆,但对方来镇上次数有限,知道的也不多,她需要亲自探路。

只是,还没等她走出多远,身后的八字眉便一瘸一拐的追了上来:“女侠等等!等等!我知道谁想要!”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