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今日宜搞事情星毓禾禾小说,今日宜搞事情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小说:今日宜搞事情

作者:星毓禾禾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性格扭曲,感情缺失……她认了。
本来,爱情就不在她认为有趣的范围内。
人生如此漫长,生活如此丰富,动不动就感情带入也太累了吧?
她只想当个看热闹搞事情的混世魔王,或者作恶多端的女配角
。总之,绝不拿什么灰姑娘的剧本,只是事与愿违。
当她终于将失去的感情慢慢拼回,却发现那个他已在时光中走远……

今日宜搞事情

《今日宜搞事情》第一章 离开公司的戏码并不好看免费阅读

耳机里流淌着Adam的大提琴曲,死亡华尔兹。

透明的办公室隔间,许婧半醒半睡的状态,将塞得不舒服的耳机在耳内调整了一下,继续以半躺的姿势浏览着网页,手指划过ipad,网页上花里胡哨的装饰,小编夸张的用词,网友犀利而又冷漠的评论,将提琴曲的腐烂绝望气息阻隔得一点也不剩,至少,对许婧来说,不过是听个声响,以免太无聊而已。

五颜六色粉饰的“娱乐新闻大爆炸”部落格,笔锋犀利的小编把公司旗下的艺人沈露从出道到现在“糊穿地心”的全过程以调侃地方式一一列出,底下的评论清一色地划分成支持与反对两派,无脑刷沈露的评论被吞没在了无数段子中。

但这些和许婧并没多大干系,她不过是作为名义上的总裁在办公室打发时间,顺便看看这传说中“语言幽默”的娱乐部落格,勉强能和自己的工作沾点边。

要不是这小编用词足够诙谐,恐怕她早就就着睡前曲沉沉地睡过去了,被职员围观第二天成为公司热搜“总裁在办公室公然睡觉”是小事,坐在办公室并不怎么舒服的皮椅上睡着把脖子睡落枕了才是大事。

“说吧,露露的事是不是你指使的。”

悠长的弦,仿佛下一秒就要断裂。

乐声戛然而止。

许婧抬头,只见程易怒气冲冲的臭脸和自己隔着半张办公桌,身子以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微微向前倾30度,手里捏着许婧刚刚插在耳朵里的两只耳机。

“你怎么来了?”

她微微打了个哈欠,直起身子,将座椅调成正常的角度,探身把办公桌上插着耳机的手机按了暂停。

程易见她这副样子,更是怒火中烧:

“露露的事,别跟我装傻。”

许婧面无表情,这个问题,她根本没有回答的必要。程易就像是错乱三和弦里那一个不和谐音,总是固执地参与进来,却毫无不和谐的意识。

和程易从小一起长大,她只觉得这个男人逐渐从一杯索然无味的白开水,变成一瓶被强灌了二氧化碳的气泡水。依旧是无味。

“墨墨。”她直接无视掉程易指责般的质问,开口叫了秘书林墨墨,一袭干练黑西装的女生迅速出现在了玻璃门边,无需许婧再多说一个字,径直对程易作了送客的手势。

明显的逐客令。

程易拳头握紧,牙齿像要被咬碎,恼怒地瞪了秘书一眼,没有照做离开,反而赌气般一屁股坐到会客用的沙发上,一副今天许婧不给他满意答复就赖在这里不走了的架势。

茶几上放着昨天冷掉了的茶水,程易抓过一口饮尽。

许婧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也料到了程易会是这样的反应。把耳机收到了抽屉里,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酸麻的颈椎。她这个未婚夫,表现得一点不像一家公司总裁的样子,虽说公众对这些“上流”都有着不小的偏差认识,但大体也不会差的太多。但程易可能是个例外。

她慢慢走到程易对面,一手搭在沙发背上,没有坐下。

意思很明显:我没有时间,有话赶紧说。

“露露…沈露被封杀的事,你知道吗?”

因为之前语气的原因,程易以为这样会显得拐弯抹角些,收到答复的可能性也更大些。只是,沈露是许婧现在负责的AAA经纪公司下面的艺人,许婧能不知道?这句他以为是旁敲侧击的话便变得没有任何意义了,和前面两句的质问大同小异。

“给她放个假,让她想明白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许婧说得轻描淡写,神色没有丝毫不悦,仿佛是在商量中午吃什么一样。

她当然轻描淡写了,因为沈露被封杀的事,她是作为“被通知”的一方,决策会议上,这个封杀被全票通过,她不过是顺势点头而已。

可这句话,加上许婧说话时漫不经心的态度,在程易看来,就是摆明“就是我下令封杀的你想怎么样”的挑衅。

“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但露露并没有错,那只是一场误会。”程易解释着,内心却并没有多少把握。许婧是不是在生气,他还真不知道。虽然一起长大,但他从来都不屑和这个擅自进入自己生活的平民打交道,自然对于许婧的性格并不了解,更不可能知道许婧现在是以看热闹的心态在敷衍。

“沈露作为公司艺人,感情生活怎么样我没权利干涉,故意找媒体拍花边捆绑炒绯闻,也没什么,可末了在网上抹黑公司怂恿粉丝筹款解约,我许婧实在没法看在你的面子上把整个公司赔进去给她当陪衬。”

这句话效果不错,有点女强人的意味。许婧用余光瞄到程易一点点暗下去的脸色,想道。

没错,许婧的心态一直是“有趣至上”,想着的也无非是如何让戏更好看而已,非常乐意称为火上浇油的那一滴油。

可程易心里却在翻滚:说到底,他为什么要像现在这样降低姿态?他忽然意识到了这点。没错,这个女人不过是使了下贱手段混上来的灰姑娘而已,他程易哪有怕一个冒名者的道理?

“分手吧。”程易恶狠狠地甩出这三个字,自以为这三个字会直接斩断许婧的救命稻草。然而他紧紧盯着许婧的脸,却无法从上面找出一丝破绽,一丝惊讶,更别说找出一点情绪的色彩了。

对了,这个女人,从以前就是这样。

从她妈妈,那个心机狡诈的女人带着她住进家里的第一天开始,就是这样。

一副机器人冷冰冰的态度。明明只是个贱民。明明只是个不劳而获全靠招摇撞骗的混子。却表现出一副目中无人的孤傲。行,那就看谁更孤傲。愣是整整十几年没说过几句话。

“分手?难道不是在你和沈露开房的时候就已经分手了吗?原来你喜欢顶着劈腿名号。”

许婧再一次精准点到雷区。

程易果然一下子就火了,噌地从沙发上跳起来:“许婧你给我说话小心点,别忘了你现在有的一切都是谁给的,跟我分手你还想在这公司里待?要不是你妈当年使了龌蹉手段你怎么可能和我订婚?”

“嗯,这次你终于说实话了,”许婧似笑非笑地眨眨眼,“早就该这么说了,也犯不着订婚,更犯不着你们程家人收养我,就让我和我妈一起走,多好,白费了爷爷专门给我开的公司。还是说,你觉得我应该哭的稀里哗啦跪求你收留我?”

许婧和程易第一次见面,就是零下七八十度的气温。并非指测量温度的气温,而是气氛的温度。那时两人虽都才七岁,大人说话时,两个人互相盯着对方,却一句话都没有说,颇有些想直接用目光把对方盯得原地消失的意思。

后来,两人渐渐长大,但说的话,却没有一点增长的趋势,依旧秉承井水不犯河水的不成文规则,也就相安无事。

但程易的心里,或许早就想爆发了吧。许婧想。毕竟,换作自己,也会想办法把入侵自己生活的人排除出去,并非不能理解。只是程易的装模作样,让她想吐,明明就不是像别人那样能够忍受的人,却偏执拗地把这么多年一直想说的话压到今天才说出来。

“少自以为是,这公司不是给你开的,我们分手你连门都别想进。”程易确实是气得有些失去理智,平日里他一直压抑着不让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毕竟,他并不想成为恶魔,并不想变得蛮不讲理。

像生气时不小心摔坏了玩具的小孩子一样。许婧抿着嘴,不让笑容太明显——当下这个情景,笑容恐怕会让程易直接疯掉吧。

性格扭曲。她认了。而且没有一点悔改的意思。

“既然程总让我滚蛋,我立刻就滚。”许婧头一扬,真就拿了桌上自己的手机,头也不回地出了办公室。

这属实超乎了程易的意料。他愣了半晌:这女人就这样走了?嗯?难道不应该示弱一下吗?或者反过来质问一下自己也好啊!自己的未婚夫,前一天晚上被拍到和女艺人进了酒店开房,怎么说刚刚的态度都不像是一个正常反应吧?

他抬脚想要踹沙发出气,却发现秘书林墨墨还站在门口,维持着送客的姿势,像尊雕像一般,神情和许婧一模一样,机器般的冷漠。抬在半空的脚又放下了。

1 2 3 4 5 6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