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幻想天方风少爷01小说,幻想天方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小说:幻想天方

作者:风少爷01

类型:幻想言情

简介:流落街头的神秘少女索菲儿,巧遇赏金猎人凯特文,她出钱雇佣了他,想逃离罗兰德帝都,却卷入了危机四伏的宫廷政变之中。一场场智谋上的对决,热血的魔法战斗,危机与转机之间,是智慧、力量的搏斗,她们最终揭开了政变的谜团,成功离开了帝都,并组成团队“幻想天方”,开启魔幻冒险之旅……这是一部“推理+魔法”的幻想式小说,赏金猎人将历经怎样的磨难,又将如何巧妙地解决各种任务……

幻想天方

《幻想天方》免费阅读

天刚放亮,日光冲破云层落在罗兰德帝国的土地上,帝都兰特斯堡犹如苏醒的睡狮,开始躁动起来。

市井中已是人潮熙攘,商贩们扯着嗓门不停吆喝,行人穿梭于拥挤的街市中……纷闹的市集中出现一个曼妙恬静的身影,她一身黑白搭配的女仆装,一头金色长发落至细腰处,白色面纱遮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两只如玉石般美丽的碧色眼睛。

她刻意低下头,眼角浮现几分慌张的神色,小心迈着步子有意避开旁人。可是不少路人还是注意到这名芊芊少女,猜测她是哪家贵族的仆人,面纱下的她有着怎样的美貌。

数名身穿铠甲的士卒闯入了闹市中,他们鹰一般的眼睛四处搜寻,还不时向商贩询问着什么,人群中出现了小骚动。那少女慌张的转身,迅速窜入不远处的巷子中。

幽深的长巷中充斥着一股刺鼻味道,急促呼吸声在狭长围墙间回响,她放慢了脚步,背倚着冰凉的墙,那双眼睛如清风掠过湖水久久无法平静。

“哒哒”脚步声传来,她循声望去,警惕望着黑暗中几个影子,是谁正向自己走来。穿过光影之间,三个身材魁梧的汉子出现在长巷中,他们衣衫不整,面目凶相,领头的那位左边脸还有一条长长的刀疤。

来者停下了脚步,那刀疤男唇角露出一丝邪笑,“小姑娘,怎么就你一人,你是哪家的佣人?”

“我……”少女感觉来者不善,冷淡地说:“无可奉告。”

刀疤男“哼哼”笑了几声,然后说:“闯入我的地盘,竟然还如此嚣张。”

“你这小丫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和我大哥史诺克这样说话,她可是有着地狱虎之称的男人。”一旁的小喽啰说道。

“没听说过。”少女攥紧拳头,愤怒地说:“这可是帝都,你们要是要是敢乱来,我可要喊人了。”

没想到他们居然都笑了,史诺克说:“帝都也有着她阴暗的地方,这是我的地盘,官家根本管不到,你乖乖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

“你们……”少女迅速转身,迈开大步想逃离这里。突然两个同样凶神恶煞的汉子出现在巷尾,堵住了她的去路。

“这是我的地盘,你逃不掉的。”史诺克说道。

少女背靠着墙,“你们,不要过来。”

“把身上的钱财都交出来。”史诺克走近,盯着她那双漂亮的眼睛,“你的眼睛真好看,让我看看你的样子。”

史诺克伸手向摘去她的面纱,“啪”的声少女抬手拍开史诺克的手,而且她很愤怒地说:“不要碰我。”

“脾气还挺烈,让我更想看看你的样子了?”说完史诺克张开右手,再次伸过去。

“住手。”巷子中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声音不大却那么清晰入耳。

他们扭头望去,只见巷子口出现一个影子,一道阳光划过那男子清秀冷峻的面庞,他一身白色长衣,深邃眼睛好似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史诺克看着这名二十出头的男子,“你是谁,竟敢在我的地盘撒野。”

“你就是地狱虎史诺克?”白衣男子说道。

“我就是地狱虎,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有人出钱,让我来收拾你。”

“竟敢这样和我大哥说话,看看是谁收拾谁。”一名黄毛小喽啰拔出匕首,快步冲上去,一道光划过冰冷的刀锋。

白衣男子一个侧身,迅速抓住他持刀的右手,把他按到在地。那黄毛小子疼得嗷嗷直叫,口中还骂骂咧咧:“你竟敢招惹我们,快放开我,不然看我大哥怎么收拾你……”

又有几名小喽啰持刀扑来,刀锋泛着渗人的寒光。白衣男子冷冷望着他们,右手抓住腰间的长剑,“呛——”的拔剑声响起,突起一阵狂风,卷起地面沙尘迷乱了人眼,一阵打斗声在巷子中回响。

风止了,打斗声也消失了,史诺克看清几个小弟都倒在地上,那白衣男子依旧一副冷漠的表情。他说:“你居然会风系魔法,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

“你不说我也能猜出来,看你这行头,想必是赏金猎人。”史诺克缓缓拔出一把剑,双眉拧成了一条线,眼睛透出一股杀气。

一瞬间双方同时迈开了脚步,刀剑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狂风四起“呼呼”作响。那少女瞪大了双眼,看着两个影子在风沙中来回穿梭,刀与剑划过的光令人心怵。

白衣男子退后几步,喊道:“风刃。”他一挥剑,剑风化为利刃直接打向对方。

史诺克大刀插入地面,泥土凸起变成一道墙,可风刃还是把土墙切去了上部分,并划伤了他的左肩,献血顿时染红了衣裳。白衣男子说:“本以为你只是个街头混混,想不到你竟会土系魔法,不好对付啊。”

“你也不赖,居然把我逼到这种程度。是谁出钱让你来对付我,只要你收手,我愿意出双倍的价钱。”史诺克额头冒汗,心知苦战下去自己未必有胜算。

“你真把我们赏金猎人只是为钱办事了,还是被你小看了。”白衣男子高高举起左手,掌心生出一撮火焰,火越少越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团。

“你居然还会火系魔法。”史诺克把刀插入地面,土石立马化为三道墙体,“多重土门术。”

白衣男子喊了声“火球之术”,一挥手巨大火球打了出去。“砰”的爆炸声,顿时尘土飞扬。

白衣男子瞪大双目,警惕注意着任何风吹草动。尘土中突然窜出两个黑影,他看清竟是两个石人,退后几步使出一招风刃,剑风化为利刃把两石人切成了石块。

沙尘渐渐散去,白衣男子搜寻周围,发现史诺克已不见踪影,“逃得这么快。”他收回剑,转身想要离开。

“谢谢你救了我,请问你叫什么名字?”那少女很是感激地说道。

“我叫凯特文,我只是想对付史诺克,并无心要救你。”他淡淡地说道。

“你既然是赏金猎人,我想请你帮个忙。我不会让你白忙活的,我会支付相应的报酬。”她从腰间掏出一个钱袋子,倒出不少金币“哐当”作响,“这里有十多个金币,我愿意都交给你,只要你把我带出帝都。”

“想要离开帝都,你完全可以从城门走出去。”

她双眉微微颤动,好似水边的杨柳,“我有自己的难处,不想让任何人发现,只要你带我秘密离开这里,这些金币就都是属于你的了。”

凯特文细细打量她,问:“你叫什么名字?”

“索菲儿。”

“好,索菲儿,我接受这个任务”

少女双眸慢慢舒展开来,眼角浮现一丝清新的笑意。

两人拐过数个巷口,狭长小路似怪兽长长的肠道,索菲儿变得不安起来,“我们这是要去哪?”

“先找个地方安顿起来,我需要搜集一些情报,才能秘密把你送出城。”凯特文说道。

他们来到了一家酒馆的后门,凯特文推门走进屋,“叮当”门上的铃铛作响。索菲儿也马上跟着他进了屋。

“凯特文,你回来了,事情办得怎样了?”一名身着红色礼服的女子站在门口,她身材苗条修长,漂亮的脸蛋化有浓浓的妆容。

“妮可,我见过史诺克了,他可不是街头普通的混混,一交手就被他逃掉了,我需要关于他的情报。”凯特文说道。

“我会尽快帮你获取这些情报。”妮可目光转向门口的少女,问:“她是谁?”

“她是我路上遇见的女雇主,想让我秘密送她出城。”

“我叫索菲儿,有劳你们秘密送我出城。”索菲儿很是谦逊地说道。

妮可细细打量这个戴面纱的少女,“看你这身穿着,你是皇宫的女仆,今早帝都突然戒严,听闻昨夜皇宫出现骚乱。”

被她这样盯着,索菲儿觉得很不自在,侧着脸躲避她的目光,“我不过是个女仆,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随我上楼,这身衣服太显眼了,先换件衣服。”

索菲儿随她上楼,还不忘回头对凯特文说:“你答应过要把我送出城去。”

“我既然答应了你,我会全力做到的。”凯特文说道。

两人走进一间干净的小房屋,柔和的阳光流进屋内,妮可拿出一间白色礼服,递给她说:“换上这件衣服。”

接过这件白色礼服,索菲尔犹豫了下,说:“好的。”

妮可盯着她那双澄净的眼睛,喃喃道:“为什么戴着面纱,面纱下的你一定很漂亮。”

“我……”

凯特文背倚着墙,眼睛怔怔望着天花板。“吱呀”声门被推开,他扭头望去,日光中出现一个美丽的影子。

白衣少女袅袅婷婷迈出步子,她面容白皙似雪,薄薄红唇如盛开樱花,金色长发似潺潺流水……凯特文整个人都怔住了,眼前少女犹如纯洁的圣女,“你是谁?”

“这就是你带回来的女孩,索菲儿。”这时妮可走出屋,并掏出一副银色的半脸面具给到她,“索菲儿,戴上这个面具,就不会让别人认出来。”

索菲儿戴上面具,唇角扬起一抹笑意,“谢谢你们。”

~~~~~~

日落黄昏,晚霞纷飞,越来越多的人涌入酒馆中,他们举杯畅饮,扯着嗓门谈论“昨夜皇宫发生政变的话题”。凯特文坐在窗口喝着闷酒,安静听着“皇宫失火”“皇帝受伤”“维特奥公爵镇压了叛军”……各种只言片语让他心绪混乱。

一杯白兰地端到他面前,凯特文抬头看见竟是酒馆老板,“贝格鲁老板,我并没有点这杯酒。”

“这是我请你的,你可是我们的英雄,帮我们教训了作恶多年的史诺克。”贝格鲁老板说道。

“贝格鲁老板,史诺克是怎样一个人,他可不像一般的街头混混。”

贝格鲁老板两颊微微抽搐,眼皮不停眨动,“史诺克原本是帝国的军人,可三年前被军队除名,流落在此抢劫路人。”

凯特文盯着他,可他没再说什么,“就这些。”

“嗯,我就这道这些。”贝格鲁老板目光飘向窗外,面色有些慌张。

“叮当”门上的铃铛作响,妮可推门进来,她径直来到窗前,“贝格鲁老板,给我来杯葡萄酒。”

“好的。”贝格鲁老板说完,转身走到前台。

凯特文急切地问:“情况怎样?”

“莱恩老爷很不高兴,我们不但不能除去史诺克,还惊动了他。”妮可斜着脑袋,神情有些疲惫,“不过我还是劝服了莱恩老爷,他愿意再给我们十天时间。”

“史诺克已经躲藏起来了,我需要把他找出来,史诺克到底是什么人,莱恩老爷似乎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史诺克本是帝国第一近卫队的副队长,三年前因为执行任务犯错而离开军队,而且……”妮可停顿了下,压低声音继续说:“也就是在那时,他的妻女死于一场火灾,从此就流落街头成了混混。”

凯特文紧蹙着双眉,内心犹如翻腾海水无法平静,他侧着脸望向窗外,发现大街上莫名增多了许多身披战甲的士兵,“城里巡逻的士卒好像变多了,听闻皇宫有人发动政变。妮可,交代你的事办得怎样了,什么时候可以把索菲儿秘密送出城?”

“现在全场戒严,没有皇家给的出关文牒,谁都不能出城。”妮可右手摸摸鼻子,眉梢划现几分忧虑,“索菲儿到底是什么人,他会不会与皇宫政变有关联,或者知道些什么,你是否考虑放弃此次任务。”

凯特文沉默,那双美丽而又惹人怜爱的眼睛不断在脑海中闪现,“我答应索菲儿送她出城,如果现在抛弃她,无法预料她会遇到什么,我不能坐视不管。”

她叹了口气,“你还是这样固执,但这样才像你。”

这时一名灰衣少女走过来,她手中端着牛奶与面包,“凯特文先生,我把这些吃的端给二楼的女客人?”

凯特文起身,接过盘子,“还是我送过去吧。”

“嗒嗒”声,凯特文轻轻敲门,屋内传来个声音“谁”。

“是我,凯特文,我给你送吃的。”凯特文说道。

门被打开了,戴着面具的索菲儿探出头,警觉察看楼道,“就你一个人。”

“是的。”

“快进来吧。”索菲儿把他请进屋,还不忘把门关紧。

凯特文把食物放到桌上,“住在这里,还习惯吧。”

“挺好的,什么时候可以送我出城?”她迫切地问道。

“现在全场戒严,想出去并不容易,等风头过来我再送你出城。”

索菲儿有些失望,她拿起面包咬了口,说:“我对赏金猎人很好奇,你能和我说说吗?”

凯特文思索片刻,说:“赏金猎人已经有数百年历史,主要都是一些离开军队的军人和魔法师。赏金猎人虽然是收钱办事的行业,但是也有着原则,不能为了钱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那你的团队叫什么名字,妮可是你的队友吧?”

“我的团队没有名字,妮可并不是我队友,她是中介人,主要是承接雇主的任务,再寻找真正的赏金猎人完成,中介人会从中收取一定的报酬。”

索菲儿喝了一口牛奶,“这么说,你的团队就你一人,难道就没想过增加伙伴?”

“没想过。”说这话时他依旧一副冷淡的表情。

~~~~~~

几名街头小混混被打翻在地,凯特文揪住一名黄发小子,“说,史诺克在哪里?”

那黄毛小子满眼的惧意,“我不知道。”

“看你嘴有多硬。”凯特文一拳重重打在他脸上。黄毛小子倒在地上,满脸都是血,“别打了,我真不知道他在哪,也许他已经出城了。”

“这不可能,现在全城戒严,他怎么可能出城。”妮可走过来,语气变得温和说:“你们再想想,平时史诺克都会去哪里?”

几个小混混面面相觑,都不敢开口说话。凯特文拔出剑,冰冷的剑架在另一个小混混脖子上,“说,不然的话……”

那小混混吓得面色惨白,“我说,我说,他经常会只身前去城西柯林区。”

“那是帝都的贫民窟,他去干里干什么?”

“这我就不知道了。”发现凯特文冷冷瞪着自己,他又赶忙说:“我真的不知道,史诺克大哥每次都是一个人去的,他都不允许我们随行,我猜想,他是在那里养了个女人。”

妮可说:“我们何不去贫民窟看看,也许真能发现史诺克。”

“好啊。”凯特文说道。

脏乱长巷中弥漫着刺鼻的味道,两排低矮的旧房屋下坐着许多衣衫褴褛的人,他们目光呆滞,身材消瘦。凯特文观察着沿途的一切,说:“想不到华丽的帝都,竟然还有这样的贫民窟,这些人可能连饭都吃不饱。”

“很多国家华丽的表象后,都存在这样的贫民窟,比这悲惨的贫民窟我见多了。”妮可发现路边一个正啃着面包的瘦弱小女孩,她走过去声音温柔地说:“小妹妹,你是住在这里的居民吗?”

小女孩睁大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低声赢了下:“嗯。”

“那你知道史诺克这个人吗?”

“你找他干嘛?”小女孩突然变得警惕起来,身体退后紧靠着墙。

“史诺克作恶多端,我们是来帮你对付他的。”

“我不知道。”说完小女孩迅速窜进了一旁的巷子中。

看着小女孩娇小的背影,凯特文疑惑说:“这个小女孩应该知道史诺克,她为什么要隐瞒呢?”

“也许是因为害怕,或者……”妮可想了想,又接着说:“我们可以换种方法询问,就说是来找史诺克的,想通过他关系做些生意。”

两人一路询问,发现路人变得热情,口中还不断夸赞史诺克,但都不清楚他现在在何处。

淡淡暮色笼罩了帝都,两人走出贫民窟,昏黄余晖铺在他们凝重的面庞。凯特文说:“史诺克到底是怎样的人,当我们认为他恶贯满盈时,却发现他竟秘密帮助贫民窟的居民。”

“我也看不透,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不说了,我们先回酒馆吧,还有人在等着我们呢。”妮可说道。

凯特文与妮可走进屋中,只见索菲儿坐在窗前,眼睛怔怔望着外面。他把面包牛奶放到桌上,“索菲儿,吃些东西吧。”

索菲儿回过头,说:“这一天你们都去哪了,我一个人呆在屋内好无聊啊。”

“我们出去办事了,之前史诺克的事情还未处理完。”妮可说道。

索菲儿两眼睁大,突然来了兴致,“我一直对赏金猎人很好奇,和我说说你们这次的任务,也许我能帮上忙。”

“这个……”凯特文面露难色,摇摇头说:“赏金猎人有着自己的规矩,我不能随意透漏任务的细节。”

“这样把,要不我当你们的助手,一个人呆在屋中闷得慌。”索菲儿眨了眨那双澄净的眼睛,“我想尝试做一名赏金猎人,可以吗?”

妮可看着这个美丽的少女,对她充满了浓浓兴趣,“正好我缺人手,你可以来帮我。”

“妮可,这样不好吧。”凯特文想阻止。

“我一直想有个助手,我觉得她就合适。索菲儿,你愿意过来帮我吗。”妮可说道。

索菲儿连连点头,“嗯。”

妮可抓起桌上一杯水,喝了一口才缓缓说:“这次我们是接受莱恩老爷的雇佣……”

安静听着她讲完一切,索菲儿径直走到窗前,神情黯然。妮可说:“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这只是我的推测,在许多人眼中史诺克是个抢劫路人的恶徒,可他却愿意救助贫民窟的人。可见此人并不是简单的恶人,他心中还保留着善念,并且还很聪明,懂得笼络穷人的心。”索菲儿咬着下唇,思索片刻后说:“听了你们刚才的话,我心中有很大疑惑,史诺克为祸多年却没有引起官家的重视,他背后会不会有着强大的势力。”

妮可与凯特文都瞪大了眼睛,觉得眼前的少女很是不可思议。妮可说:“史诺克曾经是第一近卫队的副队长,背后难免会有很多关系。”

“其实,我对一个人也很怀疑,为什么会这样呢?”

“你怎么了,你在怀疑谁?”凯特文问道。

“莱恩老爷是一名伯爵,他可以借助官家对付史诺克,但是却找到了你们,而且是三年之后,他是有不想得罪的人呢,还是有不为人知的事。”

妮可觉得她的推理偏离了初衷,转而问:“你觉得史诺克现在藏在哪里呢?”

“现在全城戒严,他又刻意躲着你们,我猜想他会躲在城西的贫民窟。”

“嗒嗒”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妮可喊道:“谁?”

“我是酒馆的女佣,刚才有人送来了封信,让我交给你们。”门外传来个纤细的声音。

“进来吧。”

那名女佣推门进来,手中还拿着一封信。妮可拿过信,“是谁送来的?”

“来人没说。”

妮可拆开了信,迅速看了一遍,“是莱恩老爷,信中说明晚他府上要举办一场晚会,希望我们能保护晚会安全,还有些事宜再与我们详谈。”她扭过头,发现索菲儿戴上了面具。

索菲儿突然来了兴致,说:“晚会,我能不能一起去,也许我能帮上忙。”

“索菲儿,这些工作很危险,怎么让你涉险。”凯特文立马拒绝。

“这是我自愿前往的,我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希望你们能答应。”索菲儿澄澈双眼泛着点点光晕,好似清风拂过水面闪闪发光。

妮可犹豫了,心中思量着各种利弊。正当她开口想说些什么,楼下传来一阵吵闹声,还有瓶子破碎的声音。

“楼下怎么回事?”凯特文说道。

酒馆女佣是一脸的茫然,“不知道,我下去看看。”说完她走出了门。

妮可说:“凯特文,我们也下去看看吧,索菲儿你好好呆在屋中。”

“嗯。”索菲儿失落地应道。

他们俩走下楼,看见数名兵士闯入了酒馆,贝格鲁老板很是小心地向他们解释着什么,酒馆里的客人都默不作声,生怕自己摊上官家的事。

一名士兵揪住贝格鲁老板的衣领,气汹汹地说:“你敢妨碍我们办事,难道你心中有鬼。”

“不敢。”贝格鲁面露惧色。

那士兵一把推倒他,“哎哟”贝格鲁瘫坐在地上。凯特文上前扶起他,对那士兵不满地说:“你怎么可以这么粗暴。”

“你是谁,难道想妨碍我们做事。”那士兵拔出剑架在他脖子上。

凯特文冷冷看着他,迅速抓住他手腕按倒在地,那士兵疼的“哇哇”直叫。一旁的妮可见此情景,忙说:“凯特文,你不要冲动。”

其他几名士兵拔出剑,直接扑向凯特文。“住手”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那几名士兵马上停手,纷纷望向门口。

一名身材魁梧的人走入酒馆,他满脸的胡渣,目光凌厉犹如夜空闪电,“叫你们不要过分扰民,你弄得动静太大了。”

“布鲁斯队长,这都是误会,我们也是出于自卫。”妮可立马解释道。

“这我都看到了,是我部下太鲁莽了,不过请不要妨碍我们例行公事。”布鲁斯看着凯特文,“你是谁,身手不错。”

“我是个赏金猎人,我叫凯特文。”凯特文说道。妮可凑到他耳边,说:“这是帝国第一近卫队的队长,布鲁斯。”

贝格鲁老板见双方的气氛缓和了,忙说:“布鲁斯队长,我们一定配合您的工作,你是想找什么呢?”

布鲁斯拧着双眉,“这个无可奉告,你只需配合我们的搜查。”

数名帝国士兵冲上二楼,妮可给凯特文使了个眼色,两人也跟着上楼了。士兵敲开了房门,开门的房客面露慌张之色,不敢多说什么。

当一名士兵来到索菲儿的房间前,妮可发现那扇房门竞只是掩着的,她顿时紧张起来,心提到了嗓门,“这是我住的地方,都是女人的东西,不方便搜查。”

“我们是奉命行事,必须要搜查每一个住处,不要妨碍我们。”那士兵说道。

“你们要好好检查,不可错过任何一处。”这时布鲁斯也来到了二楼,他冷峻的目光看着所有人。

两个士兵闯入了屋中,他们翻箱倒柜仔细搜查。妮可来到房门口,发现屋内根本就没有索菲儿的身影,不由松了口气,内心也充满了疑惑。

那两名士兵退出房门,说:“队长,什么都没发现。”其他士兵也是悻悻摇摇头。

“我们走。”布鲁斯看向妮可,说:“打搅了。”

妮可与凯特文送他们出了酒馆,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凯特文说:“怎么回事,索菲儿怎么不在屋内?”

“我也不知道,我们回去看看。”妮可突然想到了什么。

两人匆匆回到二楼,妮可几乎是颤着手推开门,如她预感那样索菲儿就坐在屋中。凯特文很诧异地说:“索菲儿,你怎么在屋中,怎么刚才没见到你。”

“我,我……”索菲儿神色有些不安,眼中流露惹人怜爱的怯意,“我听到楼下太混乱,有些害怕,所以就逃到酒馆后门躲起来了。”

“你真是个不简单的女孩。”妮可说道。

“你们还愿意,送我出城吗?”

凯特文说:“我答应过你,会把送出城。”

~~~~~~

深夜静寂,月光冷冷,狭长巷子响起“哒哒”脚步声,空气似乎都凝固变得诡异。妮可与凯特文看见不远处有个黑色的影子,两人的神经立马绷紧。

一走近,妮可看见面前站着一个身披斗篷的人,帽子压的很低看不见此人的脸,“威尔,你到了,我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斗篷人脱下帽子,露出一张有些苍老的面庞,他递给妮可一个小布袋,“你要的东西都在这里。”

妮可打开布袋,抽出厚厚一叠纸张,“这就是关于史诺克的资料?”

“是的,我好不容易弄到的。”

凯特文问:“妮可,他是谁?”

“他是宫廷内务官,主要负责记录关于帝国的所有事件,此次请他把史诺克的资料给到我。”妮可看向威尔,说:“听闻皇宫有人叛乱,现在全城戒严,我想知道叛乱的细节。”

威尔面露难色,颤着双唇说:“皇家要求保守秘密,如果你想要知道,那要加钱,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告诉你。”

妮可掏出一枚金币,“你告诉我,这枚金币就是你的了。”

威尔犹豫了下,伸手拿过金币,“皇宫中确实发生了叛乱,皇帝的弟弟奥内斯大臣想篡位,竟然率领数百名死士刺杀皇帝,幸而维特奥公爵及时率军进宫平叛。”

威尔见他们俩脸色不好,不免有些疑虑,“维特奥公爵当晚就平定了叛军,亲自手刃了奥内斯大臣,他真是帝国的英雄。不过,当时奥内斯大臣劫持了公主娜洁塔与公爵女儿安琪,两人失踪在一场火灾中,平定叛乱后找到两具烧焦的尸体,但无法辨认身份。”

“火灾中没有幸存者吗,有人可以证明她们的身份吗?”凯特文装作无意地问道。

“公主的侍女不见了,叛乱结束后就不知所踪,不知是被杀了,还是逃走了。”

夜色无声,两人沉着脸往回走,妮可说:“凯特文,我越来越怀疑索菲儿的身份了,你还是坚持送她出城?”

“索菲儿可能只是皇宫中逃出来的女仆,不应让她卷入宫廷斗争,我答应要把她送出城。”凯特文说道。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

远远望见酒馆竟然还亮着灯,妮可有些疑惑地说:“这么晚了,酒馆还没关门,难道贝格鲁老板特意在等我们。”

推开门,“咣当”铃铛作响,凯特文环视四周,发现墙角有个白色的影子,他惊讶地喊出声:“索菲儿。”

索菲儿抬起头,她依旧戴着那副面具,“你们回来了。”

“索菲儿,怎么你一个人在这,贝格鲁老板呢?”妮可问道。

“我睡不着,就下楼等你们回来,贝格鲁老板给我留了灯,他已经入睡了吧。”索菲儿看见她手里的包,“今夜你们有大收获?”

“索菲儿,我们找了许多史诺克的情报,我想听听你是怎么推断整个事件的。”

“好啊,好啊。”索菲儿连连点头,原本惺忪眼睛顿时来了精神。

索菲儿迅速翻阅着手中的资料,众多情报有条不絮地汇集在脑海中,“想不到史诺克还有这样的经历。”

“三年前因为执行任务失败,被军队除名,妻女也死于一场火灾,任谁都难以承受。”妮可说道。

“任务失败,军队除名,妻女死亡,我嗅到一股阴谋的味道。”史诺克声音变得深沉。

索菲儿双眉微微下垂,眉宇间暗淡无光泽,“三年前史诺克为了剿灭匪徒,竟然下令焚烧一个村庄,布鲁斯作为队长却没受到任何惩戒?”

“说的有道理,每个国家都有着官官相护的情况,史诺克很可能是替人背了黑锅。”妮可说道。

“而且,关于史诺克妻女之死也有疑点,火灾却唯独只烧毁了她们的房子,不免让我怀疑是人为所致。”

妮可盯着这个少女,发觉她越来越不简单,“索菲儿,明天的晚会,我希望你能同去,你愿意吗?”

索菲儿一怔,半晌回过神,“我愿意。”

1 2 3 4 5 6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