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白日黑夜》其一 :实习纪事》匪吾不存免费阅读,林聪,陈霄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白日黑夜》其一 :实习纪事

小说:悬疑

作者:匪吾不存

简介:1986年3月28日夜,东延市定安区九安街道派出所接到报警。报警人称路过九安街道公检家属楼时,有浓烈、刺鼻的血腥味。九安街道派出所民警当即出警,并将此情况上报市公安局。市局收到通报,组织法医、刑侦共同前往现场,而后历经三十余年,此案早已被中央下令封存。当两名实习警员再次翻开档案时,凶手仍只有一个名号——九安大侠

角色:林聪,陈霄

《白日黑夜》其一 :实习纪事

《《白日黑夜》其一 :实习纪事》第2章 发案免费阅读

“您好,这里是110报警中心。您有什么紧急情况吗?”

“死人了!我妹妹…我妹妹死在家里了!”

“您在哪个小区?请说一下具体地址。”

“朝京大学家属院二栋101室,麻烦你们快点派人过来。”

“我已经安排最近的民警赶赴现场,预计八分钟左右到达。请您在原地等待,不要随意走动,以免破坏现场。”

……

“这里是110指挥台,朝京大学家属院二栋发生命案,请尽快派人前往。”

朝京大学位于东延市城西区久和路,久和路派出所接到指令,立即组织民警赶赴现场。刑侦二队,负责重案、要案。市局接到110指挥台电话,第一时间派遣刑侦二队的林聪,市局法医中心主任陈成晨、王浩楠,痕检中心李林以及三名刑警前往现场。黄一念与陈霄从档案室回来时,正巧遇见林聪带人出警。

林聪看了一眼黄一念,“跟我走,出现场。”黄一念二话没说,将档案放在档案箱上,快步跟上林聪。

陈霄十分羡慕地目送几人离开,抱着档案箱回到办公室。办公室里,刘端正喝着茶浏览线上案情。陈霄将档案箱放在刘端办公桌对面,凑到他身边。

“刘副,这不就是‘526纵火案’的案情陈述和走访记录吗?”陈霄看了眼刘端电脑,正浏览到法医尸检报告,“为什么有线上记录还要我们去拿纸质档案?”

刘端不急不缓地喝了口热水,“年轻人,这你就不懂了。上传案件,一是能让我们检索案件,方便分类和存储案件档案,二是给公安系统同行提供信息和资料,如果遇见同类型案件,能更快更好的找出解决线索。而留存纸质档案,是当没有电或者没有网的时候,能让我们快速地审阅案件、了解走访情况。干我们这一行,科学技术的发展能辅助我们更好的破案,但我们不能完全依赖科技。”

陈霄笑着接了刘端的保温杯,重新接了一杯,虚心道:“受教了。”

刘端见陈霄没走,揉了揉嗡鸣的右耳,“还有事儿?”

陈霄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刘哥,下次出现场,能不能带上我?”

刘端上下打量一遍,“现场可没你想得那么好,你要是真想去,有得是机会。去把‘526纵火案’熟悉熟悉,人晚上就到。林队他们事多,提审恐怕得我们上。”

陈霄收起了玩笑表情,“是。”

朝京大学家属院二栋,黄一念跟着陈霄到现场时,警戒线外挤满了围观群众,多半是朝京大学的教师、教授们。101室外,听到鸣笛声,久和路派出所的陆所长迎了上来。

陆所长率先介绍情况:“死者名叫谢多琴,四十六岁,是朝京大学经济学院西方经济学教授。有一子,名叫谢楠,是朝京大学计算机系在读研究生,去年12月被公派去德国留学。报案人叫谢多生,是死者哥哥,住在城西区南京路。昨日收到外甥谢楠短信,说他发了很多短信给他妈妈,一直未收到回电,十分担心。因此,托谢多生来家里看看。”

林聪第一时间没有进入现场,而是绕着二栋外走了一圈。101室位于一楼,阳台朝南,从外面就能直接看到客厅里情况。干净整洁,布置简单,看不出异常情况。朝南的卧室则紧关窗户,窗帘遮挡住了所有光线。

林聪同陆所长回到单元楼前,仔细查看了单元楼道的门禁,“这个门禁没有坏过吧?”

陆所长一招手,立刻有一名民警带着二栋的住户上前,也是朝京大学一名退休的老教授。林聪再度问了一遍,这名老教授回道:“前些年,是没有门禁的。后来学生多了,楼里出过偷盗的事,学校就给装了这个门禁,没有密码或指纹是进不去的。”

“你用的密码,还是指纹开锁?”林聪转向谢多生。

谢多生满脸的悲痛,红着眼眶,眼泪打着转,“102帮我开得门,对面住得是多琴的同事,我们都见过面,都认得。”

林聪没有再问,走进了101室。客厅的布置和情况,林聪在外面已经看得十分清楚。这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小房子,总共面积也就是六十几。从入户门走进,穿过两人用的小餐桌,一眼就能看到两个小卧室的情况。

靠北是谢楠的卧室,床铺整洁,被褥和枕头像是刚洗过,床的对面是整排的书架,放满了各类书籍。靠南是谢多琴的卧室,衣柜里衣服整齐排放,床对面也是放满书籍的书架。南卧与北卧唯一不同的地方,是窗帘的颜色比北卧更深,更加不透光。

林聪查看一圈,窗帘顶部装有两个监控摄像头,正对着床铺中央的死者。死者被包裹在透明塑料薄膜中,陈成晨为不破坏现场情况,先是让王浩楠用照相机全方位记录,才小心翼翼地剥开薄膜。

包裹死者的薄膜很常见,是农民冬季用来做大棚的那种。陈成晨每揭开一层,里面就滚落出不少黑色颗粒。王浩楠负责拍照,李林收集了一部分。揭到第十七层时,死者的面容才显露出来。

死者嘴巴长大,皮肤干瘪紧贴骨骼,四肢及腹部干瘪,毫无脂肪保留。双手交叉摆放在胸口,头发被编成麻花辫摆在身体一侧。尸体上,密密麻麻地铺着一层黑色颗粒。

陈成晨简单检查一遍:“尸体无明显外伤,双侧球睑丢失,口唇处隐约可见损伤。死因不明确,需要进一步尸检确定。”

“死亡时间能否确定?”

陈成晨摇头,“尸体已经呈现干尸状,利用活性炭使尸体到达这种状况,起码得半年以上。具体的死亡时间,还得进一步尸检才知道。”

林聪没有再问,倒是李林递上一个针孔摄像头,“这个凶手不简单,这个房间里不仅装了远程摄像头,还装有针孔红外线人体探测器。这东西可不容易弄到,远程技术也是个难点。”

林聪戴上手套,接过针孔探测器,仔细观察几遍,“既然是远程,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请技术科的同事通过网络找出幕后的人?”

“恐怕会有点困难。”李林皱眉,收回证物。

林聪不解,“怎么说?”

李林指了指窗外,黄一念已经拉开窗帘,正仔细检查窗户周围情况,“我一进房间就发现了摄像头,去找了这片网络负责人。朝京大学网络供应商是电信,电信那边说家属院二栋101室的网络因欠费,已经停了半年了,IP早就分给学校里其他人使用。”

“那一年前办理网络,缴费的人是谁?”

“是谢多琴本人。”李林将薄膜整齐叠放,装入证物袋,“谢多琴九年前接入了网络,买得三年特惠套餐。”

林聪笑了,“你进了现场就没出去,是怎么打听到消息的?”

李林抬了下巴,床头柜第一层抽屉里放着一叠合同,其中就有被翻出的电信网络合同。林聪竖起拇指,转身出了门。黄一念仔细检查过窗边,退到客厅里,眼睛却瞥向一边北卧。

走进卧室,黄一念就觉得十分不对劲。戴着手套,拂过床单、枕头、床头柜,上面并未发现什么灰尘。从北卧出来,在客厅转了一圈。客厅里没有电视,老式的布艺沙发被白色薄膜覆盖,上面覆有一层灰尘,茶几的玻璃面也有薄尘。反观方形小餐桌,桌面十分整洁。

黄一念觉得奇怪,推开厨房门。厨房,油烟最为大的地方。如果主人没有清洁的习惯,油烟累积再加灰尘沉积,厨房会显得异常脏乱。101室的厨房灰尘沉积较厚,掩盖住原本的瓷砖颜色。厨房用品不多,油壶、盐罐、酱油瓶外有灰黑色霉点,菌丝长过2cm。抽油烟机接油盒更是霉菌的乐园,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相比厨房的状况,厕所反而很是整洁,没有霉菌滋生。马桶洁白如新,沐浴露等洗漱用品被整齐排放,淋浴头干燥无异味,也没有白色固态沉淀物附着。因李林还未检查过犯罪现场以外的其它地方,黄一念便看了一眼就退出了101室。

一出二栋,黄一念立刻掏出笔记本,写下疑惑:

朝京大学家属院二栋101案

1. 凶手为什么会以这种易被发现的方法处理尸体?

2. 现场干净整洁,没有闯入痕迹,凶手是否认识死者?

3. 为什么只有北卧、南卧、餐桌、卫生间整洁?

4. 为什么没有人发现死者死亡?

5. 凶手安装监控和探测器为了什么?

大团疑虑在黄一念脑海盘旋,像是乱极的线团,根本找不到线头在哪儿。就在黄一念盯着笔记本出神时,林聪悄然走到他身后,左手按住他的肩头,“想不通就多走访,多问,多听,多查,多看。”黄一念收回神,点了点头。林聪欣慰一笑,随即又满脸愁容,“走,回去开会。”

>>>点此阅读《《白日黑夜》其一 :实习纪事》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