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帝尊邪神》饮风浅语的小说免费阅读,林一雪,林一雪犹豫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帝尊邪神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饮风浅语

简介:这世间有灵,在凡界之上。而我祁山,一个在黄历上每一天都是不宜出门的倒霉鬼。突然有一天被一群人追杀,遇上了一个只认钱财的渣女,然后走进了一个十几年来都不知道的世界,但好像有什么在慢慢觉醒……
彼岸里传来邪灵的祷告,吾主终将回归。

角色:林一雪,林一雪犹豫

帝尊邪神

《帝尊邪神》第3章 贫穷免费阅读

“客官,慢走,慢走啊。”

祁山摸着脸上的第二道印记眼神幽幽的盯着前面的女人,没好气的应了一声。

春夜深深,地界上的打更人一时也不能出行。

狂风怒号,撕扯着每一个敢在此时行走之人的衣袍。

再往前走一点,他就要离开这个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小镇了。

灯火阑珊,凡所见者,闭门闭窗。

黑影瞳瞳,暗祟潜潜。

树枝一根根的抽条挡路。

土壤不时冒出几分窸窣动静。

黑夜天幕下,不断有小虫戳戳,张望着用爪子汲行。

“跟紧点,我可不会回头找你。”

“好的,大小姐。”

祁山垂着头,他怎么就不知不觉走在后面了呢。

不过,再见了,黎镇。

凑的近了才发现林一雪手上拿的地图竟然冥冥在月光之下显现,从无到有,一笔笔线路勾画,其中有一个地方他隐隐瞧见有红光浮动,跃然纸上,那儿,应该就是目的地了吧。

此地界之外,他倒也从未走过,二人不熟,一时间也只顾直行赶路,速度却是快了不少。

“按如今的脚程,大约七八日后就能赶到。”

是么,不很长但也不近。

“接着。”

林一雪想了想,还是将手中黑袍抛了过去,这本来是她另带的衣物。

“这一路依地图显示,怕不是那么容易过的,你最好还是遮掩一下,小心行事。”

手上黑袍质感良好,很好,成功将他收买了,如今他倒是真有几分保护的心思。

只是在天将亮时,女孩回首,依旧是那么清纯可人儿,只见她轻启朱唇,“不贵,一串铜钱。”

啥???

很是花了一番心思,祁山这才得知原来这算自己租借的定金。

呸,遇人不淑!

他狠狠的咬着口中的饺子,天亮了,地图不现了,他们只能停止了。

二人在路边止住就着早饭。

话说回来,这饺子一咬下去汁水肆溢,算是抚平了他内心的一点惆怅,他装作不在意的问道“我们去离月居做什么?”

女孩同样端起了一碗饺子,瞥了一眼他“你不知道吗,求仙缘啊。”

“你也是听那个老头说的?”

林一雪吸溜一个饺子却也没再答话。

“姑娘,这样,我呢,是那个老头派来护送你的,身上还是有那么一点功夫的。”说到这微微顿了一下,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是有那么一点点心虚的。

“你要是有什么情报的我们可以互相探讨的,早作准备。”

这回林一雪倒是真的搁下了碗筷,“想知道消息?”眼瞅着他似笑非笑。

“……嗯。”

“可以,十两银子。”

……

“姑娘,你想想啊,我们现在两个人互相照应,多一个人分担不是多一份保障吗?”

“你说的有道理。”

没等祁山眉眼舒展,林一雪下一句话又将他哽得说出话来。

“五两银子,打个对折。”

“你不信我?”

“唔,我可以用五两银子招个话不多的保镖。”

祁山再一次狠狠的吞下一口饺子,腰间的玉佩环带在风中摇曳轻舞。

林一雪紧握着双手,只是眼睛却不时瞟向玉佩,金玉,是金玉制成的啊。

其实祁山算是猜到了一点,她如今对于这所谓仙道的消息和他相比估计也就在半斤八两之间。这试探自然是没有结果的。

不久前,母亲去世,林一雪在这世上就成了孤女,只母亲生前的心中隐隐提到了这分玄妙,又向她推介了一个人,名字叫古泉,母亲在信中写到,若是觉得过不下去了,就去找此人。

她自是不识得他,但那人竟在母亲葬礼之上寄来了一只飞鸽,他突然问她想修仙吗,如果愿意的话,就去找他。

横竖过不下去,她就应了,其实在这事上她也算上是一无所知之人,所以祁山问她,她当真也没什么话可以回复,但是她觉得这事谁先露怯谁就输了,索性就让他认为她是一个神秘高人,也许还能震慑几分到他。

祁山这时倒是横转过心思来,此前确实心中不是那么爽快,但总归都是要到一个地方的,也不必在此时闹僵,到时二人之间谁抛下谁都还不一定呢。

“要不要再来一碗?”他笑呵呵的看着林一雪,先多吃几碗饺子,反正是她的银子。

“可以,账本上再多添十枚铜钱。”

“这不只要五枚吗,你耍我?”

“算利息。”

瞧着少年不乐意的面孔,林一雪微笑起颜“要是明天能还上的话,就不算。”

祁山僵了僵,然后果断挥手“老板,再来两碗饺子,肉馅的。”

这个小镇在黎镇的下游方向,镇子比黎镇大,人也多。

至于财力方面大约可以从乡民们身上不那么单调的衣服颜色差不多可以窥知一二。

“我记得,地图上显示我们下一个地方是——明渠水。”

“应该离这儿不远,不如我们分头去打探消息。”

“行,我往镇南方向问去。”

眼看着祁山走远了,林一雪放心的打着哈欠转身走到客栈,“小二,住店。”

十里之外。

明渠水,明渠水,这附近有什么渠道流出来的水吗?祁山兢兢业业的想着问题,一连问着几个人,大家都摇头说没听说过。

但他觉得有些蹊跷,如果地图上是这么显示的,多少会留下一点痕迹。

他往来街道纵行两次,终于找到了一个在这乡镇上看起来历经沧桑年龄颇大的一个老人。

老人就坐在桥下,身前是一个破了口子的旧碗,在树荫地下闭目养神。

“老人家,你听说过明渠水吗?”

“明渠水啊”老人慢悠悠的睁开眸子,“如今知道的可不多了。”

“这明渠水,已经没有水了,是一个废渠,现在只有土,要是再翻几十年去看,怕是都是死人哩。”

祁山惊了惊,“那,这明渠水如今还在吗,在哪里?”

“顺着这路一直向前走就是了,不过我劝年轻人你们还是不要去了。”

祁山不解“可是有什么缘故,还望老人家提点。”

“提点不敢当,只端看你们的运气,若是运气好时,风平浪静,倒也安稳,若是运气不好,”

老人皱纹横布的脸上又再一次转向颤悠悠的盯着他,甚至露出几分不忍“趁早写遗言吧。”

祁山的心彻底僵住了。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林一雪悄然从客栈退房,准备出去问问情况。

她能想到的最坏的情况也不外是祁山可能发现了她去客栈补睡,但钱是她自己的,她也不怕,本来有几分心虚,但走出客栈竟然昂首挺胸了起来。

当然,阴差阳错下这把走到客栈门口的祁山也给唬住了,“你去客栈可是问出了什么消息,我这里倒是得到了一个不好的传言。”

咳嗽两声,林一雪清了清嗓子,严肃正经的看向祁山。

“你先说说吧。”

祁山一时间也没发觉,只将打探的消息一一告知。

一时间两人都皱了眉头。

商讨之下,决定还是先探再说。

拿上路上吃的盘缠,二人也就走了。

明渠水,在很早之前是官府给挖的通流渠道,后来水调偏移,又降水不丰,早有其他几处引流,此处也被封存了起来。

祁山与林一雪赶到时看到的就是一片赤地,干瘪,尘土淹没之下空无一物。

只能隐约看到几分从前有流水积压的暗痕。

“我们,根据地图显示要找到星野花。”

“到离月居所在需要三个信物。”

“星野花是第一个信物。”

花,祁山看了一眼漫天黄土,不知怎么又想到了那老爷子说的话,这仙缘果然不是那么好求得的。

星野花,听起来像是在晚上才开得花。

“大小姐,那地图上可有提示?”

林一雪犹豫了一会“这花据说只有深夜可见,传言花开两朵。”

“花开两朵,希望还是挺大的嘛。”

“传言花开时,有一定几率可见血雾。”

……

“传言传言,自然是没什么人可以看到的,这种小概率的问题应该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祁山一脸笃定。

左右现在无事,他随意问道“还有两件信物是什么?”

“灵幽谷中的断崖草和一个…铃铛。”

说到这儿,林一雪也开始不确信了,因为地图上关于铃铛的所在根本没有标注,是因为时候未到吗?

一时信息有些纷杂,这什么断崖草听起来就凶险异常,还有一个没头没尾的铃铛,想再问什么却又愕然发现这女人又睡着了,还是站着睡着了 。

血雾,血雾。

——要是运气不好啊,可能会突然横死,只有血花炸开,不止炸一次哩。

里面有雾,会咬人。

老人的话不断回响在耳边,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吧。

谨慎起见,他拖着林一雪走到五里开外的一处空地。

今夜无月,只大风呼啸不止。

祁山找来一个石头站之上,极尽目力所及只能看到一片蒙昧黑影。

要不,再进一点?

但依着他身上女人没有丝毫苏醒的感觉,他不由地扯了扯,“时候到了。”

三二一,无人回应。

事已至此,他只能出杀手锏了“你掉钱了!!!”

“多少?别动!放着我来…”

眼还没睁,身体却自如作出反应。

早就知道这女人是个爱财的,他倒是一点都没猜错。

“如今那花可能就在前面,有没有你说的血雾一时也看不出来。”

“不是说几率很小嘛,怎么,你在害怕?”

“怎么会,害怕?我像是那种人吗?”

“好啊,保镖。到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但…但妹子,我这人吧,一向倒霉,这要是我上去,遇上血雾的几率可就大得多了,你确定让我先?”

“没事,这代价我付的起。”林一雪一脸不爽,她根本不想这么早醒来,还有最可恶的是地上根本没有什么钱,地上掉的的只能是面前这恶人的脸面。

她使劲摩擦两下,笑着俯首“小女子在此先谢哥哥照顾了。”

一步,两步,就在祁山决定作战略思考期间冷不防又被一股巨力给推了出去。

“哥哥,小心一点哦。”言笑晏晏的依旧是林一雪那种清纯的脸。

祁山咬牙向上。事已至此他还不信这种传言会应在他身上。

走得急了,一个石头“砰”得一声飞了起来,将将掉落在那明渠水道内,然后,然后祁山眼睁睁的看着石子瞬间化为屑末,不觉瞪大了眼珠。

这下真没得玩了!

死亡的阴影再一次笼罩心头。

>>>点此阅读《帝尊邪神》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