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精分王爷只想跟着妻女回乡种田》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精分王爷只想跟着妻女回乡种田

小说:种田

作者:胖菲鱼

简介:曾心悦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孩子像块宝?偏偏原主的妈是个自私自利的蛇蝎心肠。没关系, 让我来撕开她的丑恶嘴脸!丈夫战死沙场?孩子没了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让老娘把他找回来!

角色:

精分王爷只想跟着妻女回乡种田

《精分王爷只想跟着妻女回乡种田》第1章 被亲娘推下池塘免费阅读

旧塘村今天格外热闹,今天是村里打鱼的日子,这次打的是祠堂前的鱼塘。村里几个大小孩早早就醒了在塘边等待打渔人,天刚亮,打渔人就来了,旧塘村的鱼塘比较大,足足有六七亩,所以准备工作要久一些。大小孩看到打渔人,立马兴奋的在村里跑来跑去,边跑边喊,呼朋引伴。

“打鱼咯打鱼咯。”

“狗蛋儿,小狗儿,大家起床咯,看打鱼咯。”

“快走呀,看打鱼咯。”

这叫喊声带来的动静引得村里的狗大声狂吠起来,狗叫声从村口传到村尾,又从村尾传回来,村里养狗的人家一边打骂自家的狗子,一边低声咒骂着狂奔的娃娃们,旧塘村逢年过节就打鱼,这些娃娃子一年跑上几个来回,有些家里有小娃娃地更是一边摔锅打碗一边给吵闹的娃穿衣洗漱去看打鱼。

太阳渐渐升起,池塘周围站的人越来越多,打鱼作业也进入最后阶段——收网,看着网里越来越多活泼乱跳的鱼,娃娃们乐的直拍手。旧塘村并不富有,好在鱼是最便宜的,有鱼,有余,为了讨个好兆头,大人们赶忙牵着自家娃娃往祠堂空地走去,都希望挑到最好的鱼。

祠堂门口人声鼎沸,不一会儿,传来一声尖叫,引得众人议论纷纷。

“来人啊,快来人啊,曾大丰的大女儿曾心悦落水啦。”

“咋好端端的落水啦?”

“哎呀,她男人前年不是被抓壮丁去了吗?听到没在外头咯,可怜的心悦一人带两娃,还要伺候她爹妈和妹妹,这非人哉的日子,要我也还不如死了算了。”

“呸呸呸,你们瞎猜什么?她是被她亲娘推下水去的!”

“王婶儿,你素来跟乔兰交恶,你可不能随意污蔑人家,小心人家找你麻烦。”

“我王秋凤对天发誓,我是亲眼所见,我要是说半句假话我不得好死,这乔兰自己生不出儿子,也看不上生了两个女儿的曾心悦,我听说这赘婿一走,乔兰把这可怜的娘仨都赶到猪圈去住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要是真的,乔兰真是丧心病狂,就不怕遭报应吗?”

“李婶子,你不信王婶儿也该信我,我也是亲眼所见,这亲妈推亲生女儿落水,真是禽兽不如。”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在岸边议论,可是没有一个人敢下去救曾心悦,只是一直安慰趴在塘沿哭喊的两个小女娃娃。过了好久,曾心悦才被人救起,还有一口气,只是呼吸微弱。众人将她抬回家的时候,她家一个人都没有,大伙儿这才信了王婶儿的话。

曾心悦是被被一阵吵杂声和哭喊声吵醒的,她在睡梦中总觉得有人一直摇晃自己的手臂,不过力度并不大,但这哭喊声听得自己心乱如麻。她想睁开眼,奈何眼皮重的打不开。

“娘亲……娘亲……”

是谁?是在叫我吗?谁在叫我?

曾心悦努力摇摇头,这一定是梦魇,一定是。自己别说没结婚,连对象都没有,哪里来的孩子?呵,说起来,自己梦魇也不是第一次了,每年都有一两次梦魇,每次都是眼皮打不开、全身像被定住似的一动不能动。她像以往一般凝神,感受到心跳慢慢平静下来,呼吸也恢复正常,就是现在!她猛地睁开眼坐起来,心里暗暗为自己鼓掌,yes,成功了!

还没高兴两秒钟,边听到耳边传来更大的哭喊声,自己还被抱住,“娘亲,我们再也不要去看打鱼了,我们以后都听娘亲的话。”

她低头看着面前两个小萝卜头,约莫四五岁的样子,脑子里只有一个疑问:这是谁家的孩子?

这时,外面传来摔桶摔桌椅的声音,怀里的两个小家伙一听到这声响,身子不由得颤抖。曾心悦下意识地拍拍两个小家伙的背并环顾四周,这,这是哪里?怎么如此破烂?这屋子矮小得很,墙壁是茅草和着泥垒的,一张很简陋的床,旁边是几块木板搭起来的不能称为桌子的桌子,上面有套拼凑的缺角茶具,一个壶四个杯子,门关不紧就算了,连窗户都是漏风的!

再看看自己身上,穿的是啥?这么破旧的衣服,哪哪都是补丁,感觉稍微撑一下就要破了,重点是,还是古代的衣服?!!!

外面又响起谩骂声,“死丫头咋没有直接死池塘让水冲走得了?留着一口气干什么呢?要死就连小的也一并带去咯,留下来做什么?吃白食吗?”

曾心悦只觉脑袋“嗡”得一声,一段记忆涌入脑中,愣了好久才缓过来,她整个人无力地靠在墙上,目光呆滞,面无表情。这么荒唐可笑的事情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真是一丁点都笑不出来。只是睡了一觉而已,醒来就来到不曾在历史上出现过的朝代!自己已经穿越到一个同名的古代妇女身上,爹娘不疼、妹妹不爱,没了丈夫、只有两娃。

安安和乐乐看到娘亲不断敲打自己的头,连忙掰住她的手,哭喊着,“娘亲,娘亲,我们再也不调皮了,你不要这样。”

曾心悦停了手,看着眼前的两个女娃娃,眼睛肿的跟个水蜜桃一样,想起小时候的自己,一阵心酸涌上心头,她一把抱住孩子,用温柔的声音说道,“安安乐乐乖,不是你们的错,是娘亲没有保护好你们,不哭了哈,你们都是娘亲的乖娃。”

曾悦是个留守儿童,最懂这种被迫懂事的无奈。

安安乐乐听到这梦寐以求的温柔声音,一下子愣住了,记忆中,每次自己哭闹,娘亲都会把姐妹俩打一顿,这下娘亲不打自己反而安慰自己,肯定是因为不想理会我们了,一想到是这样,姐妹俩哭得更大声了。

曾心悦眼里一热,仿佛又看到了年幼无助的自己,心里骂着原主,却又在脑海里回忆着原主的反应,佯装生气道,“你们再哭,娘亲可要生气了。”

这一招果然奏效,小家伙立马不哭了,曾心悦心疼地替她俩擦干眼泪。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