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沧海遗仙》小说章节目录凌秋,白木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沧海遗仙

小说:玄幻

作者:步月沧马

简介:修士不怕死,怕的是前功尽弃。这条逆天之路像是座独木桥横跨在仙凡两界,你只能往前闯。凌秋,不同于其他修士的冷漠,他至情至性,结交天下义气之辈。但在这条独木桥上,他也心狠手辣,诡计多端,人称狐面。妖族大兴,人族奋起,兽族出世,群雄争霸。他是人是魔还是鬼?且看蜉蝣憾九天,一朝得道乾坤变。

角色:凌秋,白木

沧海遗仙

《沧海遗仙》第1章 荒雪遗宗免费阅读

“世界初分,分五大洲,永乐、祝雪、昌离、万山、归海五洲。世初万灵俱兴,渐生灵智,精灵觉醒。人族以道为尊,修自然之法以证天道,成仙,成魔。妖族以血脉为尊,修混沌之力以求不灭,成神,成妖魔。兽族稀少,乃混沌所化,天生神通,生有一劫,蜕则九天之尊,败则身归天道,罕有出世……”

凌秋抱着《初闻录》侧躺在冰凉的石板床上,唯一的一床被褥被他昨晚画上了地图,而门外正下着鹅毛大雪。司徒恒被冻的又是搓手跺脚,在屋子里拾弄一堆柴火,想要生火去烤那破烂不堪还印满地图的被褥。可柴火被大雪打湿了,火镰被他打的哒哒作响始终也没能点着柴火。他使劲裹了裹身上那件出奇干净的黄锦道袍,手上一发力把火镰砸向了凌秋。

凌秋正看《初闻录》看的出神,忽觉一物袭来,伸腿用脚趾头把火镰接住了。凌秋得意的向司徒恒做了个鬼脸,哪知火镰被司徒恒打的滚烫,但听林枫哎哟一声抱脚在床上翻滚。

“七岁还尿床,晚上你别盖被子了。”司徒恒看着床上囫囵一团的凌秋,气不打一处来,心里盘算着今晚要如何挨过去。就在这时候门被推开了,呼的一阵风夹着雪把房内仅剩的一点热气也带走了,司徒恒下意识的颤了颤。门外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身上仅穿着一件灰布长衫,带着顶羊皮帽,衣服上落了厚厚一层雪。男子进屋把门关上,随手把身上的雪掸了掸。

“师兄,我回来了。”男子用手把须眉上的雪也抹了抹。

“白木你可算回来了。”司徒恒双手兜在袖子里,见师弟回来了甚是高兴。

“师叔!”凌秋从床上跳下来,一把抱住了白木。白木使劲挠了挠凌秋的头,司徒恒则给白木使了个眼色瞥向了搭在一边的褥子。褥子上水印遍布,其中一滩还是湿的,白木见状莞尔一笑。

“秋儿,师叔给你带了糖葫芦,吃吧。”白木从怀里掏出一串糖葫芦。林枫雀跃着接过糖葫芦,他从来没见过更没吃过糖葫芦,他也不管怎么个吃法,囫囵都塞进了嘴里。糖葫芦又酸又甜,酸的他咧牙紧眉,又甜的他心花怒放。司徒恒与白木见他滑稽之状,哈哈大笑。

“师弟,一切顺利吗?”司徒恒凑到白木耳边小声问道。

“有惊无险。”白木从怀中掏出个小药瓶递给了司徒恒。司徒恒接过药瓶打开闻了闻,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赶忙塞进了自己的怀里。

“师弟,你外出多日,先给师尊敬香吧。”

小屋有两间房,外间是一个通铺和一些家什,里屋用一块厚重的黄布隔着。撩开黄布,里屋是一间祠堂,里面香火缭绕。深红色的大条案上摆着九个牌位,摆放最高也最大的牌位上面赫然写着‘青玄宗开山祖师青玄仙尊’。牌位后面还挂有一副祖师爷的肖像图,图中祖师爷背剑而立,手捏剑诀,双眼半启,玄而又妙。

“青玄宗第六代弟子司徒恒!”

“青玄宗第六代弟子白木!”

“青玄宗第七代弟子凌秋!”

“参拜列位师尊!”

三人持香叩拜,行完大礼。说起青玄宗,现如今鲜有人知。当年青玄宗开山祖师青玄道人可是位飞升得道的仙人,天下修士无人不知,可惜余后的几位青玄弟子竟不知怎的接连夭折甚至有的连筑基都没跨入。宗门根基本就薄弱,一代代消耗,传至司徒恒这一代,传承几近断绝。

凌秋虽是青玄宗第七代弟子但对青玄宗所知甚少,也就从小听师父师叔说起过祖师爷的一些传奇事迹。他是司徒恒从山里捡回来的弃婴,是一只大狐守着他才没被喂了野兽。他从没有下过山,七岁的他想象不出山腰那片云雾下面是什么样的世界。师父教他识字为人,师叔教他强身练气,他以为这样下去就能像师父口中所说的祖师爷那样,脚踏着青风云霞飞升仙界之门。可司徒恒和白木心里明白,如果凌秋不能踏入筑基,那青玄宗的根就要断在他们手上了。

拜完师祖,白木开始检查凌秋的功课,他这次下山半年有余,临行前就给凌秋布置好了修行任务。凌秋跟着白木走出了小屋,雪太深,他只能跟在白木身后慢慢的走,从小就熬练身体让他不惧严寒。白木一直领着林枫来到一棵大树下面,这棵大树参天而起,三四个人都不一定能环抱的过来。

“我要你在不震落积雪的情况下用手刀把这棵树砍断!”白木与凌秋刚站定一会,身上便已经落满了雪。这茫茫银色的世界好似只有这两人,也只能听到雪花叠落的细微之声。

凌秋知道白木是在考他‘气’的运用。单单靠手刀硬砍或许能把这棵大树砍断但势必震落树上的积雪,但若以‘气’附着在手上瞬间爆发,气就能化作无形之刃一击砍断大树!

凌秋站定在比自己还要粗壮数倍的大树旁,他伸出自己的右手掌,直勾勾的看着大树上的一个点。雪已经没到他的腰部,凌秋突然迸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但见右手掌忽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砍向了大树,一声尖锐的破空声惊动山谷,惊醒几只瞌睡的鸟儿四处飞散。

白木笑了,凌秋成功了。大树上赫然一个平整的切口,由于速度太快,切口平整,大树一时还未倒下。

“轰!”不知是哪一片雪花打破了平衡,大树轰然倒塌。凌秋望着倒塌的大树,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

“好!”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声音,白木跟凌秋心里一惊,环顾四周竟找不到那人的位置。

“白师弟,近来可好。”但见半空中一老道手拿拂尘轻轻一挥便从漫天大雪里现出了身形。老道身后还跟着一个孩童,看样子年纪跟林枫相仿。老道穿着一件紫色镶金的宽大道袍,头上戴着明月冠,须发皆白,飘然于胸。但脸上却红光满面,眼如春水一般明亮。

“金麟师兄驾到有失远迎!有失远迎!”白木见是此人连忙作揖。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