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第一风水师》小说章节目录李半仙,李婶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第一风水师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许韶华

简介:铁口直断,一卦千金。乡村青年钱唐本想做个与世无争的风水先生,怎奈机缘巧合之下得到华夏仙师传承,从此踏上了修炼之路……

角色:李半仙,李婶

第一风水师

《第一风水师》第1章 怪梦免费阅读

“咚咚咚!”

天还没亮,钱唐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他眉头紧皱,爬起来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针和分针恰好组成了一个75度的锐角,完美的像是巧合一般。

才五点啊……钱唐打了个呵欠,两手撑着床面,闭眼听了会儿外面。

隔了很久,敲门声终于没有再响起,他伸了个懒腰,顺势又躺了下去。

肯定是山下那几个调皮捣蛋的小鬼的恶作剧,这次就算了,要是还敢有下回,看他怎么收拾这帮小兔崽子!

周围一片沉静,钱唐迷迷糊糊,正要和周公再续前缘,敲门声突然又响了起来,听着似乎比刚才还要着急。

他彻底没了困意,嘴里嘟囔了一句,极不情愿地抓起外套往身上一披,揉着眼睛推开了房门。

眼下正是隆冬时节,虽说比不得北方那般严寒,但大清早的温度还是很低,他穿的又少,甫一接触到室外的凉风,身子顿时一阵哆嗦。

门刚开了条缝,外面那人就急吼吼地往里进。

来人是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太太,衣着朴素,头发花白,脸上一副焦急的表情,仿佛有团阴云罩在她身上,挥之不散。

“……小伙子,这儿是李半仙的家么?”老太太看着钱唐,一时有些怀疑自己来错地方了。

钱唐无精打采地点点头,打了个呵欠,说话都变得含糊不清:“是啊……不过我师父这几天有事出去了,没在家……您老找他有什么事?”

“这么不巧,居然不在家……”老太太喃喃自语着,满脸的焦急顿时化作愁苦,看得人不禁心下一紧。

钱唐的师父李奉明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算命先生,精通面相风水,平日里谁家出点什么怪事,都会跑来找他去看看。

钱唐虽然对相术没什么研究,但跟在师父身边的时间长了,打眼一瞧也能看出点名堂来。

眼前这老太太面色不佳,印堂泛青,一看就是不吉之相。

面相中,印堂发青主忧愁,应事一般在月初,而今天正好是十二月初三,看来老人家里最近应该是有什么忧心之事。

钱唐一问,果不其然,老太太被说中了心事,正愁没人倾诉,登时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跟他诉起苦来。

原来老人家住邻村,早早就没了老伴,儿女都在城里生活,家里就剩下她一个人。

怪事是从前几年开始的。

白天一切还算正常,可一到晚上睡着后,老太太就开始做起了怪梦。

梦里,总能看到一个陌生的老头在她家院子里徘徊,边走边不怀好意地看着她。

老太太害怕,于是大声呵斥他,哪知这老头非但不走,反而朝她冲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然后狠狠地薅了起来。

那种痛感就像是真实一般,即便醒来还是会觉得头皮发麻。

这还不算,更诡异的是,老太太几乎每晚都会做这个梦,而且每次都是同样的内容。

儿女们带她去县医院查了好几次,结果都说没事,可老太太的精神却越来越差,最近一个月更是暴瘦十几斤。

就在她几近绝望的时候,无意中听到有人提起乌篷村的李半仙,说他如何如何厉害,驱邪治病都不在话下,于是就起了拜访之意。

哪知事与愿违,她好不容易打听到了李半仙的住处,本以为终于有救了,却正巧赶上他不在家……

老太太失落之余,心下更是感到一阵绝望,当着钱唐的面,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老人家您别急,遇上这种怪事,哭也解决不了问题啊!”钱唐一时手足无措,眼见自己的安慰并不起作用,只好说道,“这样吧!我先跟您去家里看看,能解决的咱就解决,实在不行的话,咱再等师父回来,好不好?”

老太太听完这话,心里果然好受了点,她擦擦眼角,点点头看向钱唐:“那就麻烦你了……”

钱唐应了声,赶紧跑回屋子拾掇一番,又从李奉明平时卜筮用的龟壳里倒出三枚铜钱,揣好正要出门,目光一瞥,刚好落在了多宝格里的那副罗盘上。

他略一思忖,还是决定把它带上,有备无患嘛!

天边仍是淡青的颜色,不过比起刚才还是亮了不少。

老太太家虽然在邻村,但其实跟乌篷村隔得并不算远,下了山再走上个几里路,远远就能看到山脚下那座孤零零的小院了。

到了目的地,钱唐并没有急着进门,他绕着房前屋后转了好几圈,直到确认外围风水没有太大的问题,才跟着老太太进了门。

打眼一看,院子跟一般的农户没什么区别,满是裂痕的陈旧水泥地面上淌着道道水渍,因为天冷的原因,此刻已凝成了一层薄冰。

角落里或多或少都堆了些杂物农具之类的东西,不过对整座宅子的风水影响不大,可以忽略不计。

正西是口水井,井台边有棵梨树,枝桠横斜蜿蜒,刚好横过水井上方。

钱唐记得以前在哪本书上看过,这种象在风水上叫“背井离乡”,取“离”和“梨”谐音之故。

刚才跟老太太聊的时候得知,她的三个儿女都不在村里,看来正是应了此象。

当视线扫过西南一隅时,钱唐原本平静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抹凝重。

那边是块空地,跟西面的梨树情况一样,并没有全部打上水泥,而是留了块三尺见方的土坑。

凑近一看,里面除了棵病恹恹的柳树外,再就是些不知名的杂草。

相较之下,杂草还算生机勃勃,从土坑一直蔓延到了石磨下面,长势可比那柳树好上不少。

也不知这老太太是怎么想的,那么些寓意吉祥的树木不种,偏偏在这栽了一棵其貌不扬的柳树。

关键是这柳树长得还不大,枝叶灰黄,堪堪能够到院墙,柳条耷拉着都垂到了磨盘上,以至于钱唐进来看了一会儿才发现了它的存在。

民间自古就有“四大鬼树”之说,这四鬼树指的便是“桑、柳、槐、杨”。

由于古人习惯将这四种树种在阴宅旁,后世的人就把它们和坟地联系到一起,所以才有了以上的传言。

不过风水上倒没有这种说法,钱唐只记得师父跟他讲过庭院中最好不要栽树,因为院中有木,那就是个“困”字,轻则导致宅中人困难麻烦不断,重则一生困苦,即便行好运也不见得会有多大起色。

再加上这树的位置在西南方,后天八卦方位为坤,代表家中的女主人,看来老太太的怪梦应该就是这柳树引起的。

钱唐心里有了计较,他掏出罗盘,平放于身前,找准了太极点后,开始细细观察起罗盘指针的变化。

等到指针终于不动了,他又看了一眼柳树的方位,发现罗盘上显示的是“丑山未向”,恰好在坤宫三山之内,唇角不由微微弯起一个弧度。

只不过他还没高兴多久,另一个问题便出现了。

怪梦里代表老太太的柳树是找到了,那老头又在哪儿呢?

如果不能把代表老头的物象给定出来,他前面做的这些可就真成无用功了!

钱唐苦思冥想半天也没个结果,老太太刚刚落地的心又悬了起来。

可她再怎么着急,也帮不上忙,只好在心里默默祈求老天保佑这位小先生能顺利解决余下的难题。

“老人家,我能进屋看看吗?”眼见在院子里找不出任何端倪,钱唐只好换了个思路,说不定这问题就出在里面呢。

老太太忙不迭地点点头:“可以可以!小先生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老婆子提,千万别客气!”

他不过在老太太面前露了点小伎俩,没想到人家对他的称呼就变成了“小先生”。

这要是彻底帮她解决了问题,那还不得一口一个“大师”地叫着!

光是想想那场面,钱唐都得意得不行。

老太太把他引进了屋里后,就悄悄地退到一旁,生怕打扰到了这位“小先生”。

钱唐又在整座屋子的太极点下了罗盘,脑中快速地用飞宫九星法推了一遍,却还是没有什么新发现。

这可真是怪了!外面没有,里面也没有,难道这老头的物象还能在天上不成?

钱唐莫名一阵燥热,大冷的天身上居然出了汗!

他也是急了,头一回独自给人看风水就遇到如此窘况,要是解决不了,回头还得腆着脸求师父,这人可就丢大发了。

不行,今儿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那老头子挖出来,否则就对不起人老太太那声“小先生”了!

“李婶……”钱唐正思索着下一步该从哪里入手,院子里突然传来一声人语。

这人怎么连门都不敲就进来了,真是没素质。

正在钱唐腹诽间,老太太已经推门走了出去,和那人聊上了:“哟!王家媳妇,稀客呀!”

两人寒暄了半天,老太太也没说让那王家媳妇进屋,大概是怕她看见家里多了个陌生男人吧。

钱唐对此倒是不以为意。

农村女人爱嚼舌根子,今儿看见谁家媳妇身边多了个男的,几个女人凑一块七嘴八舌,立马就能编出个无脑又狗血的家庭伦理感情故事,实在烦人得很。

老太太这么做,他当然能理解。

王家媳妇在院子里站了半天,鼻头都冻得发红,想进屋暖和又不得,只好简明扼要地说明了来意:“家里的石磨坏了,孩子又吵着要吃现磨的花生酱,我想来想去,离得近的也就李婶您一家了,您看能不能……”

“行啊!不过你得快点,我一会儿还得出门……最多还有十分钟。”

王家媳妇一听,赶紧把带来的花生米倒在上面那层磨盘上,又用压水井打了些水,边倒边转起了磨盘。

这种小石磨尺寸不大,看样子只能磨一些豆子花生之类的,同它旁边那棵柳树一样,很容易被人忽视。

钱唐看着看着,眉头越皱越紧,接着眼前一亮,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腾”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