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穿越后,我成了豪门的香饽饽》小说章节目录宋今安,绝丽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后,我成了豪门的香饽饽

小说:纯爱

作者:Sanura

简介:【双男主+古穿今+甜文】天下第一公子宋今安穿越了,还直接穿在了付呈望身边。彼时他身穿狐毛大氅,付呈望只穿了夏日的睡衣。一位小古人来到现代,气质卓越,擅琴棋书画,乐理舞蹈样样精通。当即就成为‘豪门最想带回家的香饽饽’。对此,付呈望嗤之以鼻。人家可是直接穿到他身边的,穿越时空特意为他而来。

角色:宋今安,绝丽

穿越后,我成了豪门的香饽饽

《穿越后,我成了豪门的香饽饽》第1章 第一公子穿越了免费阅读

京城大雪,人们本应该都窝在家中烤火取暖。但今日这街头巷尾的可热闹了,家家茶楼都坐满了人。

他们今天聊的还都是同一件事。

宋今安抱着他的纯白波斯猫,偎在火箱旁打盹。他身披雪白色的狐毛大氅,小脸让火熏的通红,本就精致纯暇的面孔显得更加漂亮。

耳边的鹦鹉叽喳个不停。

“宋之宁!宋之宁!”

“你能不能歇停会,我烦着呢!”宋今安打从昨天下午起就开始愁眉苦脸,一晚上没合眼,这会困得不行了,好不容易打个盹,这多嘴的鹦鹉!真该把它舌头拔了!

“少爷少爷,您要嫁给太岁爷了,怎么还不高兴?”鹦鹉从自己的架子上飞过来,蹲在宋今安的椅子上,歪着脑袋说八卦。

“你怎么这么烦!嫁给皇上有什么可高兴的!他一大把年纪了!少爷我才二十不到!谁想去给那老东西当妃子!”

鹦鹉不敢多嘴了,缩了缩脖子,踱步到宋今安的肩膀上站着:“我的少爷,可不敢这样说话啊!让人听见了,传到皇上那,可是要砍脑袋的啊!到时候诛连九族,我的脑袋都得让砍了去!”

他嗓音尖细,压低了声音说话,像个阿谀奉承的太监似的。

这鹦鹉是宋今安在山里头捡到的,那时候小小的一只,毛都没长齐,眼看着快咽气了,宋今安赶紧给它喂水喂糕点,最后带回城里,找大夫给治活了。

往后的日子里,他无数次后悔带回了这只多嘴多舌的鸟!

这鹦鹉聪明是聪明,开口开的早,样样精,像个小人似的。

但就是嘴太碎了,常常把宋今安烦得不行。

他这会不想说话,没搭理它。

昨日傍晚,宫里头下了谕旨,让宋家准备好,送宋今安入宫。

宋今安的脸是整个大陆出了名的好看,谁没听过这天下第一公子的称号?自打他十五岁起,来府里提亲的人把他家的门槛都踏碎了好几块了。

他每回出门都会被人围得水泄不通。最后无奈只能待在家中,成了个宅男。

人人都在猜,这天下第一公子将来是要娶哪家的闺秀,又或者是哪家的公子。

总之猜来猜去的,没人猜到那坐立高堂的九五至尊身上。

不说他身份如何尊贵,就是宋家这被先皇冠了皇姓的,只能感恩戴德,世世代代拥护皇族。且自他爹当家以来,他家就逐渐落寞了。只想着小心翼翼的做人做事,哪敢往那方面想。

而且这皇上的年纪,如今都六十有三了,他的孙子都比宋今安大了!半截身子都入土的人了!竟然还下旨要娶他!

宋今安怄得要死,没想到这老皇帝人都走不动了,竟然还这般好色!

他自己当然是拒绝的,这皇上以前只远远的见过几面,还是个肥头猪脑的老头子,宋今安怎么可能愿意!

但他爹身为臣子,不敢违抗圣旨,更何况,他巴不得赶紧将宋今安甩出去,长得一副祸国殃民的脸,他每日见到都心神不宁的,就怕哪天祸事找上门。

现在好了,被皇上看上了,那以后他在朝中的地位也得上升一大截。当时想都未想,直接磕头接了旨。

他娘也是个没主见的,事事以他爹为主,更何况收了宫里送的几大箱子珠宝黄金,眼睛都快掉进去了。哪里还想着儿子快没了。

宋今安差点吐血,真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转头将自己关在房里头生闷气,可再怎么生气,也没有办法抵抗这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怀里的波斯猫嫌弃鹦鹉的碎嘴太吵,睁开眼睛,是漂亮的异瞳,蓝绿色的眼睛里满是恼意,伸出爪子就要挠。

两只就在宋今安的身上打了起来。

宋今安满腔郁闷,但又怕两只小的不注意摔下去,伸手在旁边护着。

外面突然传来动静,是宫里来了嬷嬷,要教他宫里的规矩。

本就心情不佳的宋今安,这下更是恼怒。

坐在梨花木椅上,气的呼吸不顺。胸膛剧烈起伏着,恨不得自己就这样气死了过去。

他心里委屈的不行,开口时声音都带着哽咽。

“要是能离开这儿就好了!去哪儿都行!”

他话音刚落,只听到怀里的玉儿和小碎嘴惨叫一声。双眼一花,脑袋眩晕了一瞬。

眼前的场景突然变了。

付呈望穿着浴袍坐在房间内的沙发上,手里捧着平板看报表。突然感觉身边的沙发陷了下去,鼻尖还传来一股好闻的清香。

他下意识的转头,就看见一个小脸微红的男子,那张脸…只能用“人间哪得几回闻”来形容。

他眼里还透着湿气,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小巧的鼻子红红的。

怀里竟然还抱着一只猫和一只鸟?在这样一个大夏天的夜晚,裹得像个粽子一样。

这时这长相绝丽的男子也发现他了,转过头来震惊的看着他。

付呈望皱着眉,厉声问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宋今安张着嘴,还没反应过来。

怀里的小碎嘴倒是反应过来了。扯着嗓子尖叫:“救命啊!少爷少爷,咱们这是到了哪了?这人谁呀!穿着如此暴露,如此不知检点!”

它飞起来站在宋今安的肩膀上,见他呆呆的。连忙用翅膀扇他的脸。

“夭寿了,老天爷啊,少爷怎么傻了啊,这可要我怎么办啊!”

宋今安吃痛,回过神,下意识的用手指戳了戳还在嘴碎的小鹦鹉的脑袋。

旁边的付呈望无语的看了眼这只鹦鹉。

它怎么这么能说?跟长了几百张嘴似的。嗓子还尖,吵死了。

他扶额,拢了拢领口,又问了一遍:“你是谁,怎么进的我房间。”他这会没刚才那么惊讶了,收了收情绪,面无表情的看着宋今安。

宋今安还未搞清楚状况,见这人凶巴巴的,委屈的瘪嘴:“我不知道…明明方才我还在自己房里,屋外是宫里来的嬷嬷,说要教我规矩,这怎么转眼就到了……”

他抱紧了怀里的玉儿,打量了一下四周,又看向付呈望:“这么奇怪的地方。你是谁呀?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哪里?”

付呈望紧紧的盯着宋今安,发现他的表情真挚,语气也确实是对未知环境的揣揣不安。打消了这是有人想要走歪门邪路,往他家塞人的想法。

更何况,这么大个人在他房里也没什么可以躲的地方,怀里抱着一只猫和一只嘴碎的鹦鹉,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怎么都不可能躲得住。

刚才还是凭空出现在他沙发上的,毫无征兆,在此之前也没有声音。

敛了敛思绪,付呈望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看着他身上的衣服,说:“你不热吗?”

在每天都三十六度以上的夏天,即使他开了空调,在室内也穿不了这么厚吧。

“啊?”听他这么说,宋今安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热,他额头上都全是汗了。反应过来后更加觉得热,赶紧站起身来,将大氅脱了下来。手上不停的将里面的衣服也一一解开。

付呈望眯了眯眼,发现他身上穿的确实是古装,还穿了好几层。

那他刚刚说的话,是真是假?

简直匪夷所思。

等宋今安脱的只剩下里面的贴身衣物后才觉得没那么热了。

玉儿早就钻到桌子底下躲着了,小碎嘴也扇着翅膀,瞪着好奇的眼睛到处飞。

他乖乖的将衣服都整齐的放在一旁,然后沉默的看着付呈望。

“把你的情况都说说,叫什么,来自哪。”付呈望的声音平平的,没有起伏,反而听起来很让人安心。

“哦”,宋今安乖巧的点头,在别人的地盘,当然要乖一点。

“我叫宋今安,字之宁。我住在长街,我爹是礼部侍郎。”他语速缓慢,将自己的情况大致的说了一遍。

付呈望听着听着就皱起了眉毛。他严肃的盯着宋今安,认真的听他说的每一个字。也仔细观察着他的神色和表情。

在心里思索着,这人是个神经病的可能有多大,他在说谎瞎编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但看这小孩说的一脸真诚,他又自己否了这种可能。

“你的意思是你来自大义国,你爹是礼部侍郎,你本来要嫁给皇上,但是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出现在了这里。”付呈望三十岁了,十六岁便开始在商场厮杀,什么事情没见过,但是这么匪夷所思像电视剧一样的事情,他还真的是第一次见。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想你应该是穿越了。”

“穿越?什么意思?”

“就是你从一个时代到了另一个时代。你已经不在你熟悉的大义国了,这里是现代,21世纪。”

“哦…其实,对我来说,在哪里都差不多吧,在以前,我还要嫁给一个比自己大那么多的人,我不喜欢。不过,你说话好难懂哦。”就刚刚那句话,他就听懂了一半。

“正常,你一个古人要想学会现代的人文知识,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

“那我以后…都会在这里了吗?”

“大概是的吧。”

“那我以后都会和你在一起吗?”他期待的看着付呈望,对这个第一眼见到的陌生人,不可避免的有些雏鸟情节。

付呈望迟疑片刻:“不一定。”

“为什么?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你也觉得我是累赘吗?你讨厌我吗?”

“不是…”他有些尴尬,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么容易让人误会。明明是一个古人,讲话却这么直白,他一个现代人都不知道怎么接了。

“我只是觉得,以后,你见的人多了,就会想和别人…在一起,和其他人一起生活。”他还有些不好意思,张口闭口的就是在一起在一起的。

说来羞涩,他堂堂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的总裁,其实是个母胎单身,因为工作太忙了,把自己忙成一个性冷淡了。

宋今捏了捏手指,低垂着头,抿唇羞涩的笑道:“不会的,我肯定不会想和别人在一起。”他笑起来更好看了,唇红齿白的,动人心魄。

付呈望鬼使神差的问:“为什么?”

宋今安愈加羞涩,抬头眨眼看着付呈望,脸蛋红扑扑的:“你长的好看,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你是个好人,是一个温柔的人。”这个人,即使面对他这样一个突然出现的人都友善对待,态度良好的听他说话,为他解答。

而且这个人,是他来到陌生的地方见到的第一个人。

他想,这应该是命中注定吧。

付呈望愣住了,还是第一次有人用这种语气,说他是个好人。

所有人都说他,一心只有工作,是没有情感的机器,冷酷无情。说他不会被人真心对待,他把自己活得高高在上,靠近他的人,只会是寻利而来。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是个好人,是个温柔的人。他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人是不是在说假话哄他。

但他内心还是冒出了一丝喜悦。

只是没想到,他还是个颜控。就因为长得好看就能一直跟着?那以后遇到其他好看的人,是不是也会走不动道,人家招招手就屁颠屁颠的跟上去了。

算了,付呈望在心里轻哂,想那么远做什么。

他垂下眼,轻声道:“你也是。”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

宋今安回以微笑,坐姿端正,歪着头看着付呈望笑。

他这两天心里绷着一根弦,精神上累的不行,现在把事情弄清楚了,又逃过一劫。

浑身都放松了下来。至于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随便吧。

顺其自然,反正,眼前这个人,应该不会不管他吧?

放松下来后,困意也席卷而来。

他捂嘴打了一个哈欠,眼眶变得湿润,显然是困了。

他不好意思的说:“昨夜接了圣旨后就没睡过了,困了。”

付呈望想着带他去客房,让他好好休息。但宋今安却凑了过来,抓着他一只手,眨着大眼睛,笑着说:“我想沐浴,方才出了许多汗。我今夜可以和你一起睡吗?我一个人,有些害怕。”

付呈望身体一僵,但还是没有抽出手,犹豫的看着宋今安,见他确实面上隐隐有些不安,才叹了口气,答应了。

他站起身,示意宋今安跟着他。他带着宋今安进了浴室,告诉他怎么开门,怎么用淋浴和洗漱用品。

帮他在浴缸内放好水后,他就出去了。

宋今安自己一个人在浴室里,好奇的到处看,伸手摸了摸将他整个人照的无比清晰的镜子,感叹这个世界真厉害。

脱了衣裤,躺进浴缸里,心里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都理了一遍。随后疲惫的叹了口气,今后的日子,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他按照付呈望教的方法,用了洗发水和沐浴露。还好他接受能力强,不然还不能这么快就学会这些呢。

但是真好用呀,真方便。还香喷喷的呢~

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宋今安拿起毛巾擦头发,却发现没有衣服可以穿了。他想了想,打开门走了出去。

付呈望刚刚给助理打完电话,让他定一个大的猫舍和鹦鹉住的笼子。他看着在他房里到处飞来飞去还在挑剔的鹦鹉和睡在沙发上颇为悠闲的猫咪,颇为无奈。

听到背后有动静,他下意识的转身。

就看见一只光溜溜的大白鱼。全身肤白如玉,透着光泽,让人看了下意识的喉结滚动。

付呈望赶紧闭眼侧过身,又一次在心里感叹,这个古人还真是出乎意料的开放。

宋今安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他以前在家里,还有专门的小厮为他沐浴呢。

“我没有衣裳。”宋今安还冒着热气的身体凑了上来,语气无辜。

付呈望吓得跨了一大步,往后看,宋今安的眼神清澈,无辜极了。只有他,不知道在紧张个什么劲。

他点点头,快步走到床边,将给宋今安准备的睡衣裤递给他,还有一条新内裤。

只是内裤是他的尺寸,宋今安那白斩鸡的身材,想来穿着肯定太宽松了。

他还背对着宋今安,宋今安接过衣服,好奇的翻了翻,但不会穿。

他疑惑的凑到付呈望跟前,说他不会穿。

付呈望看着这只大白鱼,深呼吸一口,开始教他穿衣服。

宋今安是个古人,肯定不会愿意穿那些漏胳膊漏腿的衣服,付呈望还特意找了一套长衣长裤的睡衣给他。

两人又是一阵你教我学,闹了半天,宋今安又开始打哈欠了。说他要睡觉了,就往床的方向走。

付呈望叹了口气,看他还在滴水的头发,最终只得无奈将人拉过来,拿出吹风机帮他吹头发。

等两人躺到床上,盖着空调被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

没办法,这个古人的头发真的很长,发质好又多。要吹干还真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

宋今安高兴的在床上打了个滚,等付呈望也躺下后,就笑着扑上去抱住他的胳膊。

“这个床好软呀哥哥。太舒服啦,我从来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床呢~”因为柔软的床讨了他欢心,宋今安就开始撒娇。

这是他对奶奶惯用的招数。乖巧会撒娇的孩子,最得老夫人的喜欢了。

付呈望被宋今安抱了个措手不及,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没有把人推开。

他第一次来到陌生的地方,肯定很不安,还是算了,不然哭起来就麻烦了。

他听了宋今安的话,心里叹气,更想说,你身上也很软,香香软软的。

明明看起来很瘦,没有赘肉,怎么身上那么软。还有和他同款的沐浴露香味。

付呈望第一次知道‘想入非非’这个词还能出现在他身上,真是,活得久什么都能见着。他绷着脖子,控制自己不去看这只活蹦乱跳的鱼。

敷衍道:“嗯,你不是困了吗?还不睡?”

“哦哦哦,太激动啦,我现在就睡~”

然后就安静了下来,付呈望松了一口气。

他也闭上眼睛开始休息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付呈望已经快要睡着时。怀里突然钻进了一个人,温热的体温透过薄薄的睡衣传来。

付呈望猛的睁开眼睛,看向睡的很熟的男生。又在心里叹了口气,真是…他这一个晚上叹的气,比他以前加起来的都多了。

伸出手想推开他,但看这人睡的这么香,他又不忍心了。

万一把人给推醒了怎么办?看他挺累的,还是算了吧……

算了算了。

不过,下不为例!

可命运如此,他不知道今天的这次破例破例,却是将来的每一次,都在为这人破例。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