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子午村传奇》醉清风一网情深免费阅读,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子午村传奇

小说:悬疑

作者:醉清风一网情深

简介:深山古刹,美女道士,千年松柏。农村青年陈木生,跟着师傅张栓厚常年在外面干木工。媳妇桂花和养父陈康柱苟且引起风言风语,陈木生激愤之下痛下杀手,血斧不翼而飞。发小狗娃母亲张粉花生出一带尾巴的婴儿,狗娃娶杀猪匠傻瓜女儿为媳妇,子午村怪事连连……

角色:

子午村传奇

《子午村传奇》第002章 兑变免费阅读

桂花是个漂亮姑娘,刚结婚那会他们还是很恩爱的。可是随着陈木生外出学木匠,两个人的关系发生了微妙变化。

陈木生回想着他和她第一次干那事的情景,桂花的身子下面流了好大一滩血,把他唬了一跳。

桂花娇羞地说:“瞧你这笨样,这是我的第一次,你一定得对我好。”

陈木生似乎又闻到血惺的味道,那是桂花下面流出来的,还是她肚子流出来的,总之血惺味很浓。

陈木生想起他老婆桂花的声音:“木生,你吃过糠没有?”

“吃糠是什么滋味?”

“你捋捋这麻捻,用劲捋。”

“咦。”陈木生刚捋了一下便松开了手。

“就像这滋味。”妻子调皮的笑着:“往下咽,往外捋更像,干巴巴的疼。”

“你说我哪儿好?”妻子和陈木生两样人儿,心里想得出来,嘴上就说得出来。

“不知道。”陈木生本来话就不多,现在更是一个字也不想说。

“我说么!”妻子象棉花一样粘上来,“木生,等你出了师,在外头做活挣钱,我和爸在家里种粮种菜,咱的娃长大了,就能过上好日子。”

陈木生站在后院里,想起老婆桂花说话的声音,想着她歪着头的样子,似乎还闻到了她身上温暖的味道。

那时,老婆已经死了,是他用木匠斧子砍死的。

陈木生提着那把木匠斧子突然出现在家门口,像一头饿了足有半辈子的野兽。

正往陈康柱碗里夹菜的桂花抬头一看就变成了泥胎,和她并肩坐着的陈康柱两眼迅速一闪,就像黑夜一样沉了下去。

陈木生站在门口,斧子在手中抖了抖,老婆突兀地喊了一声,像有个恶鬼从喉咙里跳出,陈木生受了惊似地举起斧子,她头一偏,斧子砍在她脖子上,她倒在锅台上,瞳孔黑黑地散开,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话,陈木生的心猛的一紧。

第二斧又落在她肚子上,肚里流出一滩血水,血水里一个就快足月的男婴。

陈木生直起腰来,陈康柱不见了,他提着滴血的斧子往门外走,猛听到身后风声响得格外急,意识到有人随后追来,并确定那个人就是他养父。

他转过身,看见一把锋利的锄头照他心窝决绝刨来,他抢先动手——七八条火蛇从他养父头上一冲上天,陈康柱紧握锄头死死盯住陈木生,一双天生的大眼睛睁得像要裂开,血从眼角流下来,斧子纵深向下将他的头一劈为二,那双流血的眼睛跟鼻子嘴巴一起两下分开,却仍死死地盯着陈木生不放。

过了不知多久。

陈木生脚下的地皮连同面前的老房子晃了几下,陈康柱的身体向后一仰栽倒在院子里,响声惊心动魄,让人联想到某种大树被人伐倒在空旷雪原的场面。

陈木生直着嗓子朝天上大喊一声,陈康柱的血“哗”地流了一地,斧子掉到了地上,陈木生跌坐在斧子和陈康柱中间。

陈木生在后院的地里挖了个坑,将桂花和陈康柱的尸体还有那个不足月的孩子埋在一起。

就让他们生着同穴死同穴吧,陈木生心道。

陈木生精心地将地上的血水用沙子铺了一层,像个没事人一样将后院门紧锁。然后告诉左邻右舍的人说陈康柱陪桂花去县医院生孩子了。

桂花的确到了要生的时候,乡亲们都向陈木生道喜,陈木生脸上毫无表情。

陈木生一时想不出下来要干啥,张栓厚捎了几次话让他赶紧出工,他都没有理。

陈木生以老婆要生孩子为借口,骗乡亲们只是个缓兵之计。平时村子里谁家猫死了狗死了,大家都会奔走相告,更何况是陈康柱和桂花两个人。

一尸两命。

那天怎么会那样利落?斧子砍下去的时候就像落到了木头上。

陈木生记得自己第一次用斧子砍木头的时候感觉到那些木屑子就像人的眼泪。他还跟张栓厚说能不能不要那么残忍,木头也是有生命的。

张栓厚狠狠地骂他:“你这是从哪听来的?你还这样子拿捏?你这个样子还干个屁啊?滚。”

陈木生便乖乖地不吭声了。张栓厚肯收他做徒弟,已经是他们家自从他和桂花结婚以后最大的喜事了。

陈木生是个胆小的男人,这和他从小生活在强势养父陈康柱的阴影下是分不开的。陈木生和他那短命的养母一样害怕陈康柱。

陈木生记得很清,他妈死的那天他正在村小学上课,被狗娃他妈匆匆忙忙叫出教室,二话没说拉了他就往家跑。

陈木生看到他妈那张苍白的脸的时候,她已经咽气了。

陈木生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样快,其实在老早,他就意识到这一天迟早要来的。

打小时起,他除了偶尔会听到从父母房中传来一些怪异的声音,那声音夹杂着愉悦和喘息,更多的是他妈的抽泣声。

直到他妈被埋在他们家祖坟的时候,她头上的血还在流。黑红的血水顺着发丝滴到棺材里,再顺着黑黑的棺材板滴到送葬的路上,他总感觉到那一滴滴血水是在向他申诉。

她是怎么死的?他养父说是突发脑溢血。

陈木生没有问他,是他自己主动说的。

打记事起,他妈头上的伤一直就没断过,就和他养父在家中的怒吼声没有断过一样。

陈木生曾经在心中诅咒过他,甚至希望他会在哪天去地里干活的时候突然死去。

他的愿望最终没有实现,倒是可怜的他妈早早死了。

他妈死了后,陈木生就不想上学了,陈康柱却坚决让他念书,说家里就他一根独苗,好歹认几个字。

陈木生哪里有心思念书,他常常做噩梦,梦中总是他妈流血的脑袋,血顺着棺材缝隙滴下来的情景,还有斧子砍木头流血的场景。

他养父看他也不是念书的料,就让他辍学,在庄稼地里挖抓。

像他们这样的家庭,村子里的姑娘哪个能看上,陈康柱托远房亲戚从山里给他娶回了媳妇桂花。

>>>点此阅读《子午村传奇》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