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重生八零:暴富从离婚开始》夜半读书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八零:暴富从离婚开始

小说:年代

作者:夜半读书

简介:父母早逝,嫁给渣男,卢月前一世用尽力气才功成名就……一朝重生八十年代,再次深陷家暴婚姻。卢月果断离婚,带着哥哥暴打渣男!做餐饮、进工厂,精通机械专业的她踏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开办国内有名的家电厂。本以为会独自领略风光,却不想那个男人始终陪伴在她身边。

角色:

重生八零:暴富从离婚开始

《重生八零:暴富从离婚开始》第3章 撒泼大舅妈免费阅读

卢月和卢朝阳匆忙赶到舅舅梅青松家中。

梅玉兰被舅妈张红娟骑在身下按着打。

梅青松在旁边劝,而那些表兄妹们,则抄手看热闹。

卢朝阳血涌上来,大吼一声,冲过去将舅妈撞开,拉起母亲。

梅玉兰满脸被抓得血痕,衣服也被扯开,她捂着脸,缩在儿子身后,默默地流眼泪。

卢朝阳看见,也恨不能将张红娟打上一顿。

张红娟顺势坐在地上就哭叫开了。

“老天爷啊,这是什么世道啊!外甥动手打妗子啦。卢朝阳你个小兔崽子,当初你们娘仨儿被人抛弃,是谁给你们的一口粮!”

“是谁给你们的活路!”

“你看看就因为你们,我家爱国高烧不退才烧成了傻子。”

“还有老大,好好的入伍名额转头就让给了卢朝阳。怎么就喂出三个白眼狼啊!这世上还有天理吗?”

“梅青松,你自己看看,这就是你接济的好妹妹一家!咱们小军结婚,让她拿点钱怎么了?”

梅青松叉着腰,脸胀得紫红,半天说不出话来。

卢朝阳头疼,虽然这里面大部分的事实,可细节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

他嘴笨,吵不过张红娟,又被梅玉兰死死地拽着,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妗子,今天叫你一声妗子,是看在当年的情分上。可当年,我妈也将我姥姥送她的金镯子给了您。”

卢月本来是站在后面。

只是她一见到狼狈的梅玉兰,脑子咣地一下,像是被打了一榔头,这些话机关枪一样冒出来。

那些有关梅玉兰的记忆,瞬间将她湮没。

“你说爱国哥发烧,你没送他去医院,这都要怪我妈头上?为了照顾爱国哥,我妈连我都顾不上,她说要送孩子去医院,是谁说孩子没那么金贵,用土法子就能退烧?至于入伍,你怎么不说当年志辉哥当兵体检没过,这才把名额让给了我哥?”

卢月一口气说完,畅快不少。

梅玉兰捂着脸,只颤声道:“你闭嘴,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妗子呢?她可是长辈!咱们一家受过她的恩……”

“她是长辈,咱们也受过她的恩。但这些年当牛做马, 还也还够了。大哥这么多年的工资,还有你这么多年顾着舅舅家,还不够吗?舅舅,你说一句公道话,就算我妈不是你亲妹妹,你就任由妗子打她骂她?”

“别说了,卢月你给我闭嘴!”梅玉兰拉住卢月,抬手就要打她。

卢月对梅玉兰情感复杂, 可到底不是原装,不受梅玉兰情绪影响。

“舅舅,您说句话!”卢月提高了声音。

“你这个不孝女,有你这么逼迫你舅舅的吗?”张红娟也不骂了,跳起来就冲向卢月,一把揪住卢月的头发。

卢月毫不客气地朝着张红娟的腹部捣去。

打架不能朝人看得见的地方招呼,不然有理也说不清。

张红娟疼地喘不过气,卢朝阳一把将她扯开。

“嫂子,你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你敢打我妹妹!”

“卢朝阳,你敢打我妈!”

院中闹成一团。

“够了,都给我住手!张红娟,你撒什么泼!玉兰不欠你的,朝阳月月更不欠你的。我自己帮我妹妹一次,难道还求回报不成!你这是打我的脸!”

梅青松这个老实人,终于吼出了声。

卢月从一团混战中挣脱出来,高声道:“我哥退伍以后没工作,最后二十块钱本来是开春买化肥的。哥,你拿给妈。就算是多谢了当年舅舅妗子的收留。”

卢朝阳看了卢月一眼,从衣服口袋里掏出用手帕包好的钱。

还没递给梅玉兰,就被张红娟一把抢走。

卢朝阳看了眼有些发愣的梅玉兰,转身带着卢月离开。

梅玉兰犹犹豫豫地跟在两人身后。

“姑,还没做晚饭呢!”看热闹的梅秀丽叫嚷道。

卢朝阳回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梅秀丽缩了缩脖子。

梅玉兰听着有人喊她就要转身回去。

“妈,今天我回娘家,家里一点吃的都没有了。你是要回去给他们做饭还是招呼你的女儿,自己看着办吧。”卢月冷淡地道。

梅玉兰眼泪都要流出来,“怎么连你也逼我,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卢月拉着欲言又止的卢朝阳继续朝前走。

梅玉兰终于是跟了上来。

卢月一阵的心累。

如果按她原本的性格,是断不会理会梅玉兰的。

卢月的父亲卢南平一家早年下放牛棚,和算是书香世家的梅玉兰结婚。没几年卢家就平反,卢南平抛妻弃子,回去京城和自己青梅竹马结婚,再没有回来过。

梅玉兰一人带着两个孩子,几乎快要饿死。

是梅青松接济了梅玉兰一家。

梅青松在县中学任教,家底还算殷实。三儿两女,都是梅玉兰带大的。

梅玉兰对梅青松感激至极,对张红娟有求必应。甚至连卢朝阳参军后的工资,大半都贴补给了大哥家。

卢朝阳和卢月早就不满。

不过两人都很孝顺,梅玉兰这样做,他们也不忍闹得太过。

卢月朝回走,脑中却都是幼时梅玉兰对她的好。哪怕因为舅舅一家闹得不愉快,卢月也不能否认梅玉兰是个好母亲。

家里再穷,梅玉兰对待两个孩子都是和和气气的,从来没有打骂过她们。更是省吃俭用,也不叫兄妹两人受苦。

卢月记得以前家里穷,同村的女孩子都辍学挣工分,有吃喝也都是紧着劳动力的男子先来。

梅玉兰却不叫卢月辍学,对她和卢朝阳没有任何分别。

以前穷困,梅玉兰最多给梅青松家里做点活。家里气氛很是温馨和乐。张红娟也没有这么过分。

可自从三表哥梅爱国烧成傻子,张红娟就变了。

等卢朝阳入了伍,端上了铁饭碗,家里条件改善,张红娟和其他人就犯了红眼病。

梅玉兰惯着梅青松一家,卢家兄妹又惯着梅玉兰,恶性循环,才造成如今的局面。

等回了家,梅玉兰急忙钻进厨房, 杀了一只下蛋的母鸡给卢月补身子。

卢月捧着一大碗鸡汤面,看着面底下的两个鸡腿和一个荷包蛋,瞬间也心软了。她妈总是这样,对谁都是掏心掏肺地好。

>>>点此阅读《重生八零:暴富从离婚开始》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