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重生八零:暴富从离婚开始》小说章节目录卢月,林大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八零:暴富从离婚开始

小说:年代

作者:夜半读书

简介:父母早逝,嫁给渣男,卢月前一世用尽力气才功成名就……一朝重生八十年代,再次深陷家暴婚姻。卢月果断离婚,带着哥哥暴打渣男!做餐饮、进工厂,精通机械专业的她踏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开办国内有名的家电厂。本以为会独自领略风光,却不想那个男人始终陪伴在她身边。

角色:卢月,林大成

重生八零:暴富从离婚开始

《重生八零:暴富从离婚开始》第1章 卢月要离婚免费阅读

卢月是疼醒的。

她记得自己上一刻还在同学聚会上,喝了不少酒。

她的前夫在同学会上领了个漂亮的年轻女人,又发起了女人成功要靠男人的言论,被她当场给怼了。

一个连她年薪零头都没有的人,也敢在她跟前指手画脚?

恼羞成怒的前夫指着她大吼:再成功,没有婚姻没有孩子,也还是失败的。她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卢月将前夫在她创业成功后发的求复合短信亮出来,“软饭还想硬吃?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懒得再看你一眼。”

喝醉的前夫抄起啤酒瓶,砸在卢月的脑袋上。

卢月失去了知觉。

她呻吟着捂着脑袋,伤口一抽一抽地疼。

这一次,她不会再心软,一定要让前夫付出应有的代价。

卢月睁眼开,入目是低矮简陋的房屋和红色的棉被,脑中更是多了许多凌乱的信息。

她现在成为了另一个女人,和她同名同姓的女人。

正在发呆是偶,“咣”地一声巨响,女人的丈夫林大成推门而入,倒在了她的身边。

一股酒气和难以言说的臭味,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没多久身边就传来林大震耳欲聋的呼噜声。

卢月:“……”

她好像,真的重生了。

成了1983年的卢月。

身边躺了个人,卢月肯定再睡不着。脑中乱糟糟的信息也被她捋顺。

昨天卢月和自己的婆婆王桂芳吵了一架,王桂芳污蔑卢月跟自己动手,倒在地上不起来。

林大成孝顺,在王桂芳的唆使下,将卢月打了一顿。

一巴掌打得卢月后脑磕在柜子角上,就此一命呜呼。

替同名同姓的卢月惋惜,也替自己不值。

她和前夫离婚后,费尽心力创业成功,结果一夜回到了八十年代?

卢月真想自己再撞一下,说不定还能回去。

还好和林大成已经冷战许久,不用同房,不然面对的问题才要复杂。

卢月躺在八十年的火坑上,想着怎么才能够回去,但是没一会儿,她就尴尬了。

想要上厕所。

但想到没有电灯的旱厕,一般晚上都是在屋内用痰盂解决,卢月硬生生地忍到了早晨才去。

她提着裤子,刚走回自己门前,就看到婆婆王桂芳站在她屋门前骂骂咧咧。

“……真以为我林家离不开你?饭也不做!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结婚一年多连个蛋都没下,还好意思闹分家?林大成你要是个男人就管好你媳妇儿,别让她到处撒泼!”

“谁撒泼?你一大清早地堵门口,说我撒泼?”

卢月一肚子火没处发,索性就豁出去了,“要是嫌弃我,那就离婚呗!以后大家各过各的,也省得受你儿子的家暴!”

王桂芳嘴角一撇,只以为卢月是拿乔。

“离婚就离婚,我家大成就是死心眼子,才找了你。”

林家家境算殷实,林大成自己也争气,不光长得不错,还拿到了铁饭碗。

当初王桂芳没看上卢月家境,不过是觉得卢月性格软好拿捏,又看中卢月哥哥卢朝阳军人身份,才同意了婚事。

谁知道是个奸诈的,才结婚没多久就上蹿下跳。这次要是不叫卢月低头,以后不得翻上天去。

王桂芳一点不停地叫着林大成。

林大成睡得迷迷糊糊,听见王桂芳的声音还以为出了啥事,提拉着棉鞋披着衣服就出来。

“妈,出啥事了?”

“你媳妇要回娘家。”王桂芳也不含糊。

这次非叫卢月自己来求自己,才让她重新进家门。

林大成愣了一下,扭头对卢月不耐烦道:“你又皮痒惹着妈了不是?赶紧给妈道歉,一天不揍就欠收拾!”

别看林大成高高大大,是出了名的耳根子,对王桂芳言听计从。

结婚甜蜜期,卢月成功吹耳边风,吹得林大成同意自己跟着去县城谋生,算暂时摆脱婆婆的钳制。

拿捏不到两人的王桂芳干脆装病,将卢月辛苦赚得钱哄了回来。

卢月看着林大成,说实话林大成长得挺不错,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色,浓眉大眼,是现在流行的国字脸,看着就是老实正直这一款。

平时和卢月单独过日子的时候,也知道心疼人。

不说现在已经换了芯子的卢月不喜欢他,单是家暴就可判死刑了。

她痛恨一切家暴者。

王桂芳已经将刚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

林大成错愕:“你要啥?离婚?月月,你这是啥意思?”

林大成当然不想离婚,他甚至不明白卢月为啥有这么惊世骇俗的想法。

“没啥意思,不想跟你过了。”

林大成还要说话,王桂芳狠狠扇了林大成后脑勺一下,“惯得她!她要离就离,二手女人看以后谁要!”

王桂芳也不叫大儿子送人了,指着大门叫卢月滚。

大儿子耳根子软,这一路万一舍不得媳妇,说了软话,不就是让卢月得意吗?

她才不会中了卢月的计。

卢月根本不在乎谁送,回屋收拾了几件衣服。

林大成站在他爹娘的屋檐下,听他母亲唠唠叨叨地道:“这就是你惯得,动不动回娘家要挟你。大成你是咱家的长子,可不能被一个女人骑到头上。”

“妈,卢月要真是跟我离婚呢?”

“瓜娃子,你见哪个女人敢离婚,吐沫星子都能将她淹死。以后连光棍都找不下。你是吃商品粮的,她家里有什么?你就是真撵她她都不走!你要是不信妈的话你就去追,看你以后怎么在她面前抬起头。”

王桂芳戳着林大成脑门。

“这么冷的天不送她……”林大成不忍。

“送个屁,她就巴不得你送呢!她要真怕冷自己就回来了。”

林大成挠了挠头,有点担心卢月。但是看着王秀娟阴沉的脸,没敢多说什么。

他心里也有点埋怨卢月惹妈生气。

这大过年,非得逮着小事吵,回娘家冷静冷静也好。

卢月从房内走出来,干脆利落地出了院院门,连看都没看林大成一眼。

林大成心中闪过异样,卢月和以前不一样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