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离婚后,前夫绑定了渣男改造系统》小说章节目录阮姒,瑰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离婚后,前夫绑定了渣男改造系统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万绯颜

简介:阮姒重生了。为了不走前世早死的老路’,她干脆利落地跟对方离了婚。离婚后——阮姒的口头禅变成了这样。“老娘高贵,渣男不配。”“滚,莫挨我。”“复合?你在想peach。”宫墨还在眼巴巴等着前妻主动来找他复合。结果——她前脚刚跟他离婚,后脚就跻身进了娱乐圈。一部戏一个cp。国民男神说她美得令人心动,高冷影帝夸她演技登峰造极……大半夜还有前夫帮忙善后。洗清她‘冤’情。

角色:阮姒,瑰娆

离婚后,前夫绑定了渣男改造系统

《离婚后,前夫绑定了渣男改造系统》第1章 重生免费阅读

阮姒抱着自己,她觉得有点冷。

她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死在米国华人街烟花绽放的街头。

今晚是除夕夜,十分热闹。

可能要等上个三五天才会出现落魄乞丐女曝尸街头的新闻。

黑暗中,她好像又看到了那个狗男人,她丈夫的那张可恨嘴脸。

妈的滚!

阮姒用最后的力气朝他扇过去。

啪——

宫墨冷不丁被抽醒了。

男人霍然睁开眼,一双黑眸犹如沉浸在大西洋深海里的蓝色琥珀,深邃妖寒宛若瑰娆灼灼。

他伸手捉住女人还欲抽他巴掌的小手,脸上赫然印出一个五指山。

“够了!”

虽然知道身边的妻子是做噩梦了,他还是忍不住不爽。

这个女人胆子大了。

他只是喝了点酒回来,就敢跟他拿乔。

给她点好脸色,她都要蹬鼻子上眼。

胸膛剧烈起伏,宫墨还不至于同一个睡着的女人计较。

狠狠甩开她的手,翻身下床。

男人用浴巾围着他的八块腹肌去了盥洗室。

床上,阮姒大口喘息地醒来,宛若一只搁浅的鱼儿。

这是哪儿?

她睁着眼睛呆呆望着天花板。

巴洛克风格的复古金色图腾天花板,雕刻着圣经里才有的各种神祇,魇魅绝伦。

只是,这里的天花板越看越熟悉。

看了半晌,她终于想起来了。

这不是他和宫墨那死男人的婚房吗?

这栋别墅价值连城,还是她公公送给她和宫墨的新婚大礼。

随后,这座新房就成了宫墨的临时落脚处,偶尔想起回来看一看她这位深闺怨妇。

她这位深闺怨妇就会激动地感恩戴德,烧香拜谢他对自己的突然临幸。

虽然这位名义上的老公从未碰过她,不过,对她来讲,能躺在一张床上,盖一张被子,四舍五入不就是上了床?

阮姒暗恋着宫墨。

所以,哪怕是协议结婚,她也甘之如饴。

两人在结婚前,就签了保密协议,不能干扰彼此的私生活,他们只是合同夫妻,只要她好好履行合约上的条件,离婚后必不会少了她好处。

这事儿说来也是巧。

宫墨大她五岁。

一年前宫墨的爷爷突然被下了病危通知书,躺在病床上说他最大的遗憾便是没看到孙子宫墨结婚生子。

为了让爷爷安心接受治疗,宫墨没办法只能找了阮姒来滥竽充数。

阮姒傻傻地以为宫墨是喜欢她的,没想到宫墨当场就给她泼了一盆冷水。

在嫁给他之前,签了合同,履行上面的内容,不然,他大可找别的女人合作。

阮姒想着协议夫妻也是夫妻啊,只要她功夫深,不信铁杵不能磨成针,所以她毫不犹豫签了协议。

幸好,原主长得好看,人也乖乖巧巧的没什么乱七八糟的绯闻,深受老头子喜欢。

两人就这样开始了协议夫妻生活。

三年后,老头子病逝,这桩协议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宫墨想跟阮姒离婚,阮姒死活不愿,甚至以死相逼,宫墨无法只能跟她继续维持着相敬如冰的夫妻关系。

不过这位形式老公,对她更是不闻不问了,连面都不让见,冷暴力对待。

好像是他后来遇到了心仪的姑娘,两人还被拍到多次进出酒店,宫墨还给小三儿买豪宅,送资源代言的,疑似大总裁要跟当红女明星告白求婚。

阮姒大怒,她还没死呢!

小三儿不是在娱乐圈吗?娱乐圈的人不是最注重名声吗?

阮姒就开直播当网红骂他们狗男女,骂女方是勾引她老公的贱人,总之,怎么出气怎么招呼。

可恨的是,宫墨这狗男人居然帮那个小三儿说她是神经病,还让助理把阮姒关进精神病院。

一个如花似玉的妹子给活生生逼成了泼妇。

原本她想的是,只要她不离婚,这对狗男女就名不正言不顺,见不得阳光。

不曾料到的是,她居然被三儿的一个追求者给卖到了国外。

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每天东躲西藏甚至还被抓进过红灯区……

和那对狗男女一比,她的晚年那叫一个凄惨。

想到那段生不如死的日子,阮姒发抖。

既然老天让她重生了,她绝对绝对要离狗男人远远的。

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活着她不香么?要什么男人?

姐姐尊贵,渣男不配。

阮姒吸口气,慢慢将胸腔那股郁结逼走。

现在,让她好好回想一下剧情。

昨晚,宫墨公司聚会一时喝了点酒回到别墅,衬衣上还有淡淡口红印,她现在又是个好妻子,没跟他大吵大闹。

而是一个人默默缩在被子里头闷声抽泣。

哭到一半,还要爬起来照顾醉酒的老公,给他擦手擦脚换衣服擦身体喂醒酒汤,阮姒脑门爆疼,我可去你妈的吧!

床边还有余热,盥洗室里响来哗啦啦流水声。

显然,她知道狗男人在里面冲澡。

一大早上醒来就去洗澡,这是——还敢嫌弃老娘脏?

阮姒在灯红酒绿的底层氛围里摸爬打滚那么些年,早就没了当初那逆来顺受丈夫是天是我的命的有悖理论。

有的只是对他的怨愤。

喜欢他?他不配。

揭被下床。

盥洗室里的宫墨还不知道,这一晚他的妻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裹着下半身出来,猝不及防对上站在门口的冷艳女人。

扫了眼她身后凌乱的大床,宫墨皱眉:“怎么没给我找好衣服?”

以往每次他回来,阮姒都要像个老妈子一样,早早醒来准备好早餐,给他找好要穿的西装领带整整齐齐放在床上,亲自伺候他穿衣吃饭。

无尽讨好他,生怕惹他不快。

因为她喜欢他,所以忍受他龟毛的狗脾气给他当牛做马。

现在她重生了,她又不喜欢他了。

干嘛要忍受他的狗脾气?

她现在最想做的是,一拳头砸他脑壳上,指着他的鼻子骂他老不死的什么玩意儿,还要跟他马上离婚,离他远远的,最好老死不相往来。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