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这般女子》泡芙姑娘免费阅读,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这般女子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泡芙姑娘

简介:村里出了位这样的女子,出奇地钟爱读书,唯一的念想就是想改变自己的草根命运,就算父亲百般万般阻挠,也无法让她消停。从小学开始,历尽重重艰难,最终考上理想的大学。大学毕业后,顺利进入一家外企工作,虽干着不起眼的会计工作,可背后,她却是金融界神秘的操盘手。在城市打拼多年终于得偿所愿,并与相爱之人携手终身!

角色:

这般女子

《这般女子》第2章 重男轻女思想根深蒂固免费阅读

这个夏天,太阳高照,雨水充足,村里的每家每户都特别忙!忙完了这个8月份,也该歇歇了。

曹亚石把起木凳子,抽起小桌子,坐在竹林的影下,右手用筷子迅速夹起一颗颗花生米往嘴里送,进了4-5颗花生,左手马上端起酒碗到嘴边“咕噜”一口,时不时叹一声“啊!”

木凳子是曹亚石自己做的,虽不美观,也不至于太难看,它能坐不倒就行。花生米是自家种的,剥出花生米,放点花生油炒熟后放点细盐。酒是白烧酒,镇里买的,度数三十。在曹亚石眼里,花生米配白烧酒,吃起来,这是人生一大乐事!

酒上三碗,虽不至于醉了,但也喝够了。

曹晓爱今天又去赶海了,捉了大概30斤的小生蚝,正挖开取肉。

曹亚石叹了一口气。

“今晚又有新鲜的小生蚝汤喝了!”

慢慢地,曹亚石注视着女儿曹晓爱挖生蚝的一举一动,陷入沉思。

12年前,曹亚石正是风华正茂,虽说不上是村里同年龄小伙子中的佼佼者,也是生得一副好皮囊。

曹亚石的母亲王氏生了两儿一女,曹亚石排行老二。

哥哥曹亚洲比曹亚石大2岁,高高瘦瘦的个子,在家里尤为出众。小学文凭,后来到红江农场做生产去了,很多时候并不在家,只有过年过节回来几天,兄弟见面的机会不多。

妹妹曹亚莲比曹亚石小3岁,生得一副好皮囊,却是早早就嫁了,常年在中山居住,因为超级害怕晕车,所以一年中只回娘家看望父亲母亲一次,甚至一次都没有。正是应了那句话。“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父亲曹东基拥有一双大脚,肥胖的魁梧的身材,黝黑的皮肤。乍一看,就是能干大事的人。

因为曹亚洲在外很少回家,曹亚石主要在家赶海和耕作。目前的家庭经济条件在村里可算是数一数二的。所以王氏对曹亚石的婚姻对象特别上心!

“儿啊,为娘为你寻了一门相亲,明天就去看看那家的姑娘,看看是否中意”

王氏如实交代。

“好,我知道了!”

第二天,曹亚石一大早就吃完了早餐,穿了一身平时很少穿的衣服,不怎么脏的布鞋,兴致勃勃地往相亲地点走去,整个人得意的很。根据王氏的交代,这次相亲地点是在镇里的邮政银行旁边的小吃店。

曹亚石到达小吃店,在店里坐着,时不时翘二郎腿,焦急地等着。

大约过30分钟,媒人带着相亲对象进来了。

姑娘年纪大概19岁的样子,瘦瘦小小的,文文静静的。

曹亚石心想:

“这小身板,感觉台风一吹来,就要倒的啊!瘦不拉几的,家里的耕作岂不是指望不上了?”

曹亚石认为,这次相亲,真的是五味杂陈。

吃完午饭后,曹亚石给了媒人和姑娘相亲红包后,就说家里有事,匆匆离开了。

回到家,王氏放下没洗完的衣服,走到曹亚石面前,问:

“怎么样?这个姑娘,你满意吗?”

“妈,她太瘦了,娶回来,她干不了农活啊!”

曹亚石一脸嫌弃地回答。

“没事!你二姨嫁的那个村,有位媒人还有位好姑娘可以介绍,隔天安排好见面时间了,你再去,听你二姨说,姑娘长得不瘦。”

一个星期过去了,已经约定好的相亲时间就是今天。

不像上次那样,曹亚石早上磨磨叽叽的,不大情愿去的样子。没办法,已经都说好了,不得不去了。所以,曹亚石自身未做任何打扮。

曹亚石去到姑娘的村头,见了媒人,媒人领着曹亚石进了村,一路上,看到好多村民正经地或不正经地打量着曹亚石。正是“新进的姑爷,被看了个透!”

曹亚石随着媒人从村头一路走到村中,到了姑娘家,还不让进,首先在姑娘家见了姑娘的爸爸妈妈,经过姑娘的爸爸妈妈的上下打量,问东问西,曹亚石目前对这个可能是未来女婿的还算是满意的。所以,把自己的女儿叫了出来。

姑娘的爸爸妈妈本来和媒人的计划是,父母先看,满意了,再叫姑娘出来见。要是不满意,就把人打发走。

娘身高大概1米65,圆圆的脸蛋,微胖的身材,白白的皮肤。

曹亚石一见到这个相亲对象。就觉得是天生注定的缘分,心里那个激动啊!

只和姑娘简单交流了几句,姑娘就被媒人拉进屋里了。

媒人出来后,对曹亚石说:

“我们回去吧。”

两人出村时边走边聊着。

“姑娘及姑娘家里父母对你和你的家庭很是满意,你回去后,和你父母商量,对下八字,准备彩礼,就可以商量婚期了。”

曹亚石心里那个乐啊!

两个月后,曹亚石结婚了。娶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非常满意的姑娘。

不久,大儿子曹球出生了,一家人甚是欢喜!又是敬祖又是每家每户派糖,乐融融的。

1岁,曹球还不会说话,就算张开了小嘴,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更是连“哎呀呀”都没说过。村里老人说,一岁还不会讲话是很正常的。

2岁,曹球还是不会说话,只张口没声音,一家人着急了,特别是曹亚石更急。夫妻俩抱去市里的大医院检查了一次,检查结果可能是聋哑人!这无疑对这个家是沉重的打击!各种中医西医都在试,企图会有奇迹出现。

3岁,曹球依然还不会说话,有时就算开口了,也很难听得清在说什么。

噩耗!

加上医疗水平有限,家里经济能力有限,所以曹亚石就没有对曹球进行过多的检查和治疗。慢慢的就放弃了治疗。看着大儿子是这样的病,曹亚石哀叹了无数次。

”再生一个,我就不信邪了!”

1989年春,生了,是个女娃子,取名曹晓爱。一家人都非常失落,期望落空。

第三年,生了,又是个女娃子。一家人更不乐意了。后来,王氏偷偷地抱走后,送给别家去领养了,具体是哪一家,无从得知,再后来,从此,杳无音讯。

这几年,因为大儿子的病,曹亚石一家没少受尽村里人的白眼,去到哪里都被议论自尊心深受打击。

曹亚石是个很传统的男人,深受封建思想的毒害很深。认为自己必须要生个儿子,好继承家业,传宗接代。其实,妻子钟爱珍也是这么认为的。

自此,重男轻女的旧思想在曹亚石心里,生了根,发了芽。

1995年夏,曹萌出生了,是个“兔唇”的男娃娃,胖嘟嘟的。家里人别提有多高兴了,看在眼里怕丢了,捧在手里怕化了。

自从曹萌慢慢长大后,走起路来一脚一扭的,比平常人稍有不同。

曹亚石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失落至极,唉声叹气。抱怨命运的强烈不公!

在村里,曹亚石受尽非议和排挤,慢慢地,村里人都和曹亚石一家少有来往了。

从此,传宗接代,重男轻女的思想在曹亚石心里根深蒂固,曹亚石受此毒害也越来越深。

>>>点此阅读《这般女子》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