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我能听到异界广播金步甲小说,我能听到异界广播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小说:我能听到异界广播

作者:金步甲

类型:都市

简介:牛小虎在整理杂物时发现一个神秘的箱子,箱子中有一个五六十年代的老式收音机他带着好奇心,打开了那个收音机……然后就听到那个有些低沉沧桑却又极具韵味的声音,“”五十年前……“”

我能听到异界广播

《我能听到异界广播》免费阅读

崇州地处江南省东南沿岸,南边紧靠着大河入海口,与国家的金融中心,繁华的大都市江海市隔江相望。

江南省人杰地灵,人民勤劳智慧,历史出现过无数风流人物。到了现代,尤其是伟人改革开放后,短短十几年,崇州市的人民生活水平已经超越了国内大多数城市,率先进入小康水平。所以在内陆许多地方还在一脑门的往公门里钻,拼命的想着能够端上铁饭碗吃皇粮的时候,本地已经有许多人通过他们勤劳和富有智慧的眼光,抓住时代变化的机遇主动下海,成为了国内最早富裕起来的人。

今年才二十一岁,刚从“江海电子科技大学”毕业一个月的牛小虎就出生在这么一个家庭下,衣食无忧的他一直到大学读完,从来没有为学费生活费担心过。因为他爷爷作为当年崇州最早下海经商的人,凭借着靠着江海市这座国家最大最开放的城市的便利,靠着从国外进口一些随身听、收音机、衣服等时尚物件,运到内地去买,一件十几块钱的牛仔裤一转手就是几十上百,一个巴掌大的几十块钱随身听,一转手就是几百甚至上千,在这个内地一些县市出现一个万元户都要大吹大擂的年代,短短两年牛家就靠着倒卖这些舶来品积累了百万财富,成为国内改革开放最早受益的一批人。

七几年牛小虎的爷爷靠倒卖衣服电子产品赚了第一桶金,在周围做这种生意越来越多的时候,他果断改行,拉了一帮人成立了自己的建筑队,一年后又成立了建筑公司-老黄牛建筑公司,并且只用了三年,就成为了崇州市最大的民营建筑公司,而牛家的资产也实现的了快速的增长,就在苏联解体的时候,牛家也从百万富翁一跃成为千万富豪,牛小虎的爷爷更是在同一年被当选为县人大代表。

到了九几年,牛小虎的爷爷因为前几年做生意太拼,身体大不如以前,不得不将公司交到牛小虎的父亲手中。可惜牛小虎的父亲是一个知识分子,一身的书生气,比起经商他更喜欢和教授、学者打交道,建筑公司交到他的手里后,不过短短七年,公司就从一个年利润千万的赫赫有名的大公司,成为一个负债百万的连工资都发不出来濒临破产公司。

靠着当初老爷子的遗泽,牛小虎的父亲又举步维艰的坚持了两三年,终于在牛小虎毕业前一年,公司还是正式破产了,资产被清算,全部抵押给了银行和债券人。

好在牛小虎的爷爷当初就看出儿子不是做生意的料,提前做了布局谋划,才使得牛家并没有因为破产而被打落泥潭。

在公司破产后,牛小虎的父亲通过关系成为了崇川大学的一名大学讲师,牛家也从一个商人之家转变成知识分子之家,靠着牛小虎爷爷留下的那两套房子和一间商铺,也足以维持衣食无忧的小康生活。这让牛小虎曾经一度怀疑,会不会是父亲为了实现他的知识分子梦想,故意把公司折腾破产。

当然,可能出于愧疚,毕竟当年自己的老子留给自己的是价值几千万的大公司,而现在到了他,留给儿子却只是几张轻飘飘的红纸片,尽管那几张纸片的价值也足有四五百万,但牛小虎的父亲也可能觉得自己这个父亲做的太失败了,觉得很对不住儿子。

后来又买了,花了一番力气,将牛小虎爷爷留下的那间商铺合在一起成立了一家新的广告公司交到了牛小虎的手上。

可怜牛小虎这个堂堂名牌大学毕业的高科技人才,最后却只能相应国家号召,开启了他大学生创业的激荡岁月。话说回来,刚从父亲手中接受这个广告公司时,牛小虎是踌躇满志,信心满满,计划在五年内就追上当年爷爷的成就

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一年下来就做了不到二十万的生意,去除人工成本和开销,竟然一年的利润不到两万块钱,比路边的打扫卫生环卫大妈还不如。

而且目前的状态,这样日子恐怕也过不了多久了,因为他上个月就接了一单广告,还是人家还是看在当年他爷爷和他父亲的面子上,总共三千块钱,这点钱连支付员工的工资都不够,牛小虎现在已经考虑要不要裁员了。

“老板、老板”

一个身材微胖年龄看上去十七八岁左右的小伙子,满头大汗的从一楼跑到二楼,气喘吁吁的跑到隔壁的小房间里,拽着正在睡午觉的牛小虎的胳膊猛药。

“啥事?没见我正在修身养性,思考大事吗?”牛小虎一脸怨气,瞪了他一眼才慢慢悠悠的躺椅上坐起来,“说吧,是不是有人做广告不给钱?”

胖小伙心中暗自腓腹,“还做广告不给钱呢,就是你不要钱给人做广告,恐怕也没有人用。”

“不是,没人做广告,谁敢在虎哥这里做广告……不给钱呀。”胖小伙先是极为顺溜的小小拍了个马屁,只是他中间这个一喘气,让牛小虎怎么听都感觉有点讽刺他的味道。

“别废话,没生意上门你喊我干嘛?”牛小虎不耐烦道。

胖小伙摆了摆手道:“虎哥你不是说让我把楼下等边那件房间收拾出来,改天中间做个隔墙租出去吗?你下来看看吧,东西我跟小李都收拾出来了,杂七杂八的老多了,你看看有没有还需要的,要是都不要了我就给收破烂的打电话,让他过来都拉走。”

“你们俩看着办吧。”牛小虎又要躺下继续修身养性,胖小伙连忙又将他摇起来,“虎哥你还是下去看看吧,要是真有什么贵重的东西,要是不小心给丢了那可后悔都每个地方说。”

“那好吧!”牛小虎知道对方是害怕真丢了啥东西以后赖在他身上。便从躺椅上站起来,跟胖小伙一起来到楼下。

楼下大厅,此时已经被各种各样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堆满,有衣服有书还有十几年前的那种老式的黑白电视,不过看那样子恐怕早已经不能用了,真不知道这些东西都仍在这里多久了。

牛小虎捂着鼻子围着散落一地的杂物转了一圈,大致的看了看,边对站在一旁的胖小伙道:“行了,没啥要用的,赶紧把收垃圾的叫来处理了,摆在这里太影响生意了。”

一个光亮的脑袋从牛小虎一旁升起,小李一只手带着手套,另一只手里拿着一个老旧的木盒,盒子中放置着一个那种五六十年代的老式收音机,“老板,我刚才都看了,那台黑白电视机都已经完全坏掉了,市面上这种型号电视都已经找不到,修也没发修了,就剩下这个收音机看上去还能用。”

牛小虎从小李手中接过收音机,一看,这不是爷爷当年最早发家的那种收音机嘛,本来牛小虎没想要这些东西,毕竟人家小李不嫌脏不嫌臭的翻了半天,不过现在发现可能是自己爷爷当年留下来的老物件,想起过世的爷爷对他的溺爱,牛小虎心里一阵伤感,他决定把收音机留下来做个纪念。

“行了,把这些东西处理了,买了的钱你们两个人留着买烟吧。”牛小虎说完就拿着收音机上楼了。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

胖子跟小李开心的感谢道,这满地的杂物,少说也得买个一百块钱,够两个人两星期的烟钱了。

牛小虎从抽屉里找到了自己那个当初用来学外语的松下随身听,将上面的五号电池拔了下来,安在收音机上,然后打开开关。

兹-兹-兹-兹

随着牛小虎慢慢旋转调频按钮,收音机渐渐发出嘈杂的声音,牛小虎没想到这个收音机竟然还真的能用,他心里惊讶,正好这个地方要电视没电视要电脑没电脑(没钱)他这段时间无聊死了,现在有个收音机听听,在这个炎热的夏季,用来打发时间还是不错的。

牛小虎继续旋转调频按钮,期待着神奇发生。

可惜他旋转了半天,依然是滋滋声,牛小虎一阵丧气,看来老古董就是老古董,只能放在垃圾堆。他将收音机往桌子上一放,继续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来。

不知过了多久,牛小虎迷迷糊糊听见楼下传来说话的声音,又过了片刻他仿佛听见小李的喊声。

“老板,杂物已经处理了,卫生也已经打扫好了,我们下班了。”

“好!你们走吧。”嘴上说着,牛小虎靠在椅子上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想到这么轻飘飘的什么都不用做,到点下班,每个月还有两千多块工资,这班不要上的太舒服,比他这个老板日子还要舒服。

看来裁员的事情真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等到牛小虎再次醒来时候,他的肚子已经饿的传来咕噜噜的声音,他下楼来到外面,外面的天色已经阴暗下来,这时候华灯初绽,五颜六色的各种灯光宣告着又一个繁华热闹的夜市即将到来。

“不会是寸土寸金的市中心,这才天色刚黑,街上的人就开始穿流如织。”牛小虎感叹道,“但为什么人家的生意就那么好,为什么我的生意就这么差呢。”

虽说也知道自己这个广告公司也就是个空架子,但是看到人家店门前人来人往,再想想自己这个公司一个月就做了一单生意,而且还是看在别人的面子上,牛小虎想想心里就憋屈。

明天就让小李和胖子到街上发传单去!

看到其他的店家的生意兴隆,牛小虎想到今天刚收拾出来的那件房子。郁闷的心情又一下子美起来。

“改天中间做个隔墙,把那件房间租出去,一月最起码得有两万块钱的收入。或着说,把这个店都租出去?”牛小虎揉了揉下巴,看着路上喧闹的人群自言自语道。

不过牛小虎毕竟今年才二十一岁,正是年轻气盛的年龄,又是名牌大学毕业,岂会这么认输,他还要向他老子证明,自己比他强。

牛小虎刚开始也想过自己的公司发展成大公司,每天客户人来人往,生意火的不行,他呢,坐在空调的办公室里,喝喝咖啡,吹吹空调抽抽雪茄,舒舒服服的当他的大老板,没事调戏调戏女秘书。

可惜现实太骨感,别说女秘书了,就是现在这两个工人还发出下个月工资来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牛小虎又想起了自己老子,牛上进,其实他父亲虽然有些书生意气,但是也并非草包。而他家之所以从千万富豪一下子变成这样,还得从八年前说起——据说八年前某一天晚上,他父亲牛上进应酬完后,路过某一个路口,可能那天酒喝的不少,半路下车放水,却偶然之下当了一次英雄救美。因为是喝醉酒后发生的事情,等他老子醒来后,这件事也自然而然被他忘了,直到半年后,崇州市新一届政府上台,提出建设花园城市,当搞城市花园绿化工程,准备大量改造和扩建公共福利设施,花坛、阶梯等,而他父亲牛上进代表老黄牛建筑公司通过竞标标承包下了最大的市人民公园建设。

而负责这个工程的项目总监叫张杰,是他父亲小学同学。再后来,工程完工一年后,城建局突然检查人民公园多项指标不达标,于此同时市信访局接到打量群众反映,人民公园原拆迁民户大部分拆迁款都没收到。

最后当警察带着拘捕令去张浩的住所市,早已经人去楼空,最后市政府一把手亲自对此事作出批示,原人民公园重新返工,施工过程城建局全程监督,拆迁款一个月内必须到拆迁户手中,造成所有损失由老黄牛建筑公司自己承担。

显然,牛小虎的父亲被人坑了,当然牛上进开始并不知道自己被人坑了,只认为自己识人不明,等着警察将张浩捉拿归案。直到一年前一个漂亮的女人亲自找到牛上进,告诉他其实整个事情都是已经设计好的,而真正的背后黑手就是新上任的市长大人,至于原因,就是为了报复牛上进当年前的多管闲事,英雄救美。

当牛上进说道这里的时候,牛小虎已经猜到这个女的是谁,不用说,这个人就是他老子英雄救美中的“美”了,同时牛上进也知道了这个女人的真实身份,市广播电台娱乐频道的播音主持张雪莹。

一年后。牛上进因为和妻子感情不合离婚,三个月后跟张雪莹组成了新的家庭。

牛小虎爷爷身体还可以的时候,一直认为儿子不孝,继承了老子财产就跟老婆离婚,一点不顾及年迈父亲和年幼的儿子,取个尖下巴的狐狸精回家,更何况还因为这个狐狸精得罪了市长大人,这是是什么?红颜祸水呀!为了不让自己孙儿受气,牛小虎爷爷将牛小虎要了过来亲自带在身边一只到他高中毕业。

虽然新市长上任第二年就因为贪污受贿被纪委请去喝茶了,但这并没有挽回老黄牛建筑公司的名义,即使在牛小虎爷爷人脉帮助下,终于在牛上进继承公司的第八个年头,公司彻底宣告结束,破产清算,被卖给了他人,而牛小虎的爷爷更是因为这件事住进了医院,再后来不到一年便撒手人寰。

叹了口气,牛小虎摸了摸肚皮,看着灯红酒绿下的人来人往的路人,牛小虎摇了摇头甩掉脑海的臆想,转过身将门锁上,现在还是先把肚皮填饱。

牛小虎来到隔壁一家招牌上挂着黄焖鸡米饭的饭店,叫了一份炒饭,便回头四下打量找座位,这时候正是饭点,本来就不大的饭馆每张桌子都已经有人。偶尔有两张桌子还有空位,但他又不爱挨着别人做,心里正考虑是不是打包带回去吃,他眼前突然一亮。

牛小虎来到其中一个还有空位的桌前坐下。这时候正鼓着腮帮子跟一块鸡屁股较劲的王铁柱觉得眼前光线怎么变暗了,他抬起头,正好看到牛小虎正坐在他对面,笑眯眯的看着他,不对,是他手中的半只鸡屁股。

“怎么,牛老板看上老哥这只鸡屁股了?”王铁柱问道。

“哪里哪里?我怎么敢抢铁柱哥的屁股,你吃你吃!”牛小虎笑眯眯道。

这时候服务员正好将牛小虎的蛋炒饭送过来,“哎呀,看来王老板这两天生意不错呀,都吃的满嘴流油了,哪像我只能吃最便宜的蛋炒饭。”

“屁,生意好的只能吃鸡屁股?”王铁柱将手里的肉往口中一塞,“哎,老哥现在我能吃的起的肉,也就只有鸡屁股。”

“比我强,我现在鸡屁股都吃不起。”

“去你的,就你叫那么大的店面,随便隔出一两个小单间租出去,就够你这辈子吃香的喝辣。”王铁柱鄙视道。

牛小虎嘿嘿一笑,对着蛋炒饭大口大口的吃起来。这时候王铁柱已经结完账,和牛小虎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

“带回去我那喝茶。”

“好的”

牛小虎含着米饭含糊应了一声。

周围这些店铺,就牛小虎和王铁柱的生意冷清,可能出于同病相怜的缘故,虽然两人认识才一个,倒是经常坐在一起喝茶打牌,早就熟透了。

上次这个家伙说要把店关了,把店铺转租出去,不知道现在找没找到下家。牛小虎一边吃一边想。接着他又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自己现在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替别人操心,真是蛋疼。还是先想想自己吧,在这么下去,说不定他比王铁柱关门还早呢。

1 2 3 4 5 6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