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医女她夫君属实美强惨》大刀腌菜免费阅读,李文瀚,孟藜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医女她夫君属实美强惨

小说:古代言情-医术

作者:大刀腌菜

简介:孟藜与锦宁的第一次相见以医馆木门报废为代价,第二次相见以看诊桌拦腰截断为代价,第三次相见又以屋顶破了个窟窿为代价……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为了避免自家医馆第四次受损,孟藜便跟对方上司将破坏力惊人的少年暂要了过来。
哼,反正他们不是说要改变前朝衙门在百姓心中那凶神恶煞的形象吗?既然如此自己就做个顺水人情好了。

角色:李文瀚,孟藜

医女她夫君属实美强惨

《医女她夫君属实美强惨》第2章 下手很有分寸的少年免费阅读

看着失了一臂、下颌断裂、血流一地,已经隐隐开始翻着白眼的犯人,李文瀚先是恨恨的指了指锦宁。

在看到对方仙得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脸上那抹极淡的委屈后,终是恨恨放下手指认命般的从怀里取出伤药。

白生生的药粉不要钱似的拼命往对方伤口上撒的同时,李文瀚口中还念念有词。

待走近了些,孟藜终是听清了对方口中小声念叨的东西。

“各路神仙保佑,一定要活过来、一定要活过来……”

“不如,让我来试试?”

突如其来的声音好似破开阴霾的阳光,李文瀚洒药的手顿时停了下来,满怀期待的就抬头朝行至自己身侧的孟藜看去。

姑娘,小姑娘,一个看上去跟锦宁那家伙差不多大的小姑娘……

眨了眨眼平复自己还在跳个不停的心脏后,李文瀚便冷漠的转头继续倾倒着自己身上唯一算得上是伤药的药粉。

有总比没有强!只要量多就一定会有用!!

怀着这个念头,李文瀚继续祈祷:“各路神仙保佑,一定——”

“领队,让她试试,若是没用再以同谋的罪名关起来就是了。”

这一刻,无语的是两个人,是一大一小的两个人。

一个无语是因为自己‘祈祷’的时候被人中途打断,另一个无语则是因为少年‘恩将仇报’。

就在李文瀚正思考自己该如何让造成这个局面的罪魁祸首闭嘴,不要再给自己继续找麻烦的时候,少女的声音便再次传了过来。

“嗯,反正这人被你这么治下去很快也就死了,倒不如让我试试,不行的话再像这位大人说的那样关起来。”

她方才以最快速度处理好小女孩身上的伤后便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若是没能如愿医治这伤患,还不知要等什么时候才能再次遇到这种伤口的人。

话音一落,孟藜的余光便刚好看到少年朝自己瞥了一眼,但也仅是一眼。接下来他的视线就再没从满是怒容的男子身上移开过。

这腰细得好似一掐就能断掉的少年之所以看自己,莫不是因为自己的提议被人采纳了而感到开心吧?

念头突起,孟藜不由被自己这一想法逗笑了。

追踪了整整三天的杀人犯好不容易落网,眼下却成了这么个半死不活的模样,说到底李文瀚心底总是有些不甘的。

在周围零散病人的游说以及罪魁祸首那毫无感情的‘求情’下,一番权衡后心怀不甘的李文瀚终是咬牙点了点头。

“那就有劳姑娘了。”

一双水眸顿时弯成两轮新月,孟藜礼貌回道:“您客气了。”

说罢,便让两人将壮汉移到了里间,避免待会那血腥的场景被普通人看了去。

将将两人送出后,看着躺在床上已经陷入深度昏迷的男子,孟藜脸上的笑意顿时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倒是便宜你了,若不是需要用你练手,活该你这样的人被当场屠杀。”

单看这人刚才的表现就说明他绝对不是一个寻常人,而且这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令人不适的戾气,暴虐、凶横估计早已伴随他大半生,而且她的直觉告诉他——死在他手里的无辜人不少于十个。

想着,孟藜取过一旁的银针便开始封锁对方右臂上的几处大穴。

细不容发的银针到了孟藜手上就好像被赋予了生命般。

只见随着孟藜手腕翻转,一根根泛着寒光的银针便接二连三的扎入对方肤中,而那本就流个不停的血待第三根扎入的瞬间就停了下来,随着第八根扎入,男子的呼吸只稍比常人弱些。

见自己的方法可行后,孟藜先是舒了口气,随后眉头又忍不住皱了起来。

先前她在一本医书上看过,若是将这第八根银针往右调整一毫左右的距离便可让因失血过多昏迷不醒的人立刻醒来,只不过因为是急性醒来的缘故,对方除了能够开口说话外,身体其余部分并不能动弹……

心念微动,孟藜伸手便要移动银针,但想到男子方才的暴虐后又不由皱了皱眉。

默默取过一根银针摆在最顺手的地方,在确保无论发生什么意外自己能在男子醒后第一时间将他放倒后,孟藜便再没了任何顾虑,开始逐一将在心里演练了无数遍的方法一一来过。

方才那两人的意思明显就是把这人在能说话的前提下救活就行,毕竟后续还需要审问……

确认这点后,孟藜下手时不免又比方才快上了几分。

等到总是焦灼的,李文瀚忍不住瞥了眼双手环胸倚在墙上丝毫不见焦虑的少年。

“你说,这小大夫能把人救回来吗?”毕竟那人可是伤得不轻,只差一口气就能离开这美好的人世了。

“不知道,但总比我们动手强。”

李文瀚:……

为什么头儿要让自己带这么一个净喜欢瞎说大实话的人?!

想罢,李文瀚便将视线转到了方才那母女两人身上,回想着刚才锦宁直接让小女孩在血水里‘洗澡’的那一幕,终是没好气的伸手扯下罪魁祸首腰上的钱袋子。

见对方看了自己一眼便若无其事的将视线转回门帘上,显然是不在意自己这一行为后,李文瀚留下一句‘看好了’便抬步朝默默落泪的母女走去。

看着泪眼婆娑的两人,李文瀚扯着一张笑脸便道:“不好意思,这小孩是新来的,刚才让您女儿受惊也是因为抓捕要犯心切。”

说完李文瀚便亮了亮钱袋子,刚要继续为锦宁博点路人好感,少年那略显不满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我不是小孩了。”

无视对方的话,李文瀚继续笑道:“这是那小子给这个小妹妹的一点补偿,希望你们能收下。”说着,便将锦宁的钱袋子放到了妇人身旁。

先是愣愣的看了眼笑得一脸温和的李文瀚,妇人随后便朝倚墙而立的锦宁看去,待看到对方沉默不语的模样后顿时以为对方是不愿,慌忙就要将东西退回去,却不想对方却突然开了口。

“收下吧。”反正回去后可以报账。

看着少年的背影,受尽苦楚好不容易走到颍州的妇人再也忍不住,抱着自己的孩子噗通一声便跪倒在地,压着一脸茫然的孩子嘭嘭嘭的就朝李文瀚两人分别磕了三个响头。

心知这时若自己制止了反而会让她们更加不适,李文瀚沉默了片刻便朝锦宁走去。

看了眼自己身侧的李文瀚,锦宁随意道:“我记得这好像是可以报账吧?”语气满是轻松,似乎只是询问一下让自己越发心安罢了。

对于锦宁的这番胡言乱语,李文瀚皱了皱眉,终是在对方的注视下不紧不慢的吐出三个字。

>>>点此阅读《医女她夫君属实美强惨》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