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云间之上有神仙》云间散客免费阅读,陈靖,许小宝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云间之上有神仙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云间散客

简介:妖食人,人杀妖。
妖食人能够省去百年苦修,人杀妖亦能获己所需,这似乎是这个天地开的一个恶意玩笑…

角色:陈靖,许小宝

云间之上有神仙

《云间之上有神仙》第2章 春花巷里听春院免费阅读

寂寞姑娘不寂寞,眼眸可作灯,胸脯可当枕,玉足可为被,一觉同眠至三竿。

孤单公子不孤单,手掌化碳炉,熊腰抵拱桥,辨味如游鱼,只愿此生不作醒。

若问鄙人何处去,春花巷里听春院!

听春院门前,姑娘娇声不断,两名穿着华丽锦衣,腰带佩玉打扮十分骚包的少年似乎在此等候着某人,两人正好一左一右排好顺序轻轻扇动手中做工精细的翎扇。

一把扇子上写着:人不风流枉为人。

另一把则是点睛之笔:人若下流不为人。

“小年哥该不会放我们鸽子吧?”下流男子询问起风流男子,他们已经在此等了一个时辰了,手都扇酸了。

风流男子闭着眼睛,细细欣赏着里头姑娘的娇笑以及管弦丝竹,不慌不忙回应道:“许小宝,你急什么?小年哥一定会来的!”

许小宝急忙伸手捂住好基友的嘴巴,嘘声道:“作死啊?不是说了出来玩的时候不要喊我真名吗?”

风流男子挣脱他的手掌,整理了一下衣襟,摇着扇子十分淡定道:“出来潇洒还怕啥嘛?作为小年哥的小弟,要时刻淡定,小宝小宝,小小的多可爱,里头的姑娘听了也会竖起大拇指咧!”

许小宝瞥了一眼他,颇为不屑,声音逐渐上扬:“真的是这样吗,吴大志兄….”

话还没说完,嘴就被人捂上了。

“话又说回来,小年哥今天怎么这么久呢?”

两基友你捂我,我捂你,玩的不亦乐乎。

就在两人争执间,街头一行人骑马行来,四人四马。

位于中间的两人,一名穿黑衣,一名穿灰衣,腰间佩刀,面相普通,眼神犀利,气质如一把欲出鞘的寒刀凛冽。

两人胯下之马矫健俊美,通体呈黑,油亮发光,四蹄雪白,若是识马之人在此,一定会大为吃惊,这两匹马可是血缘纯正的乌骓啊,一日千里根本不在话下,这种地方绝对罕见,以此可以想象,这两人的来头不小啊!

门口的老鸨远远就望见骑马而来的四人,虽然她认不出马的优劣,可是两旁同行的一大一小,她想忽略都难啊,那可是县令与他的得力助手啊。

老鸨快步上前,熟稔地笑道:“哎哟,王大人,今天什么风把您给刮来了?这两位大人怎么称呼啊?”

中间的黑衣男子顿时皱起眉头,对这个脸上抹了半斤胭脂的老鸨感到厌恶。

一旁的王县令余光恰巧看到这一幕,心头一颤,对着老鸨冷声道:“我们是来听封花魁奏曲的,无需多言,你速速安排妥当!”

老鸨也许是感受县令的不耐烦,不敢多客套,唤来一男子,将四人的马牵往马厩。

“伺候好我的马,不然你这地今晚也别想安稳了!”黑衣男子淡淡道。

老鸨内心剧烈如波澜,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一定一定…”

老鸨领着他们进去后,过了一会才出来,嘴上还嘀咕着,显然是在咒骂那人。

“咋啦,李姑娘?怎么这么大火气呢?”

突然,一道调侃声在她身后响起,吓了这位五十有三的老鸨一跳。

老鸨一听这声音,这语气,以及这声李姑娘,刚刚受的气已是烟消云散,脸上立马浮露出真挚的笑容,细细看去,这位老鸨竟然生出一股年轻女子才有的娇羞姿态。

老鸨如初恋女子般笑道:“陈公子,奴家好想你咧,怎么这几天不来玩呢?”

听得旁边来往的人鸡皮疙瘩暴起,甚至还有点想吐的感觉。

当事人陈靖年无异样,轻轻一笑,调侃道:“总是口袋无分文,辜负小巷俏佳人。”

姓李的老鸨咯咯一笑,还翻了个白眼,自认为风情万种:“来找李姨!不收钱!”

陈靖年呵呵一笑,不知怎么答复。

她也没有让陈靖年尴尬太多,用手比了一个大拇指:“也就陈公子你才有这样的道行咧!把我们的封花魁收拾的服服帖帖,小妮子总说啊,若是陈公子来找小女子而钱银不足的话,我可以自己补贴一些。”

眼尖的许小宝瞥一眼就认出了陈靖年,当下停止了小打小闹,拉着吴大志快步走来。

“小年哥!”许小宝惊喜道。

“小年哥!”来到跟前,两人异口同声道。

陈靖年笑着点了点头。

李老鸨细细端详了两人的面孔,取笑道:“毛都还没长齐的小朋友,第一次来啊?”

两人不约而同地绕了绕后脑勺,笑不作声,看样子是默认了。

“咯咯!屁股能烙馅饼,不怕不怕,有些好看的姑娘正需要你们去冲冲喜咧!到时姑娘们肯定会给你们封个大大的红包!”

两少年相视,脸一红,既期待又忐忑。

李老鸨这时把头凑近到陈靖年的耳边,小眼睛四处瞄了瞄,而后用手抵作屏风压低声音道:“今晚呐,封花魁那来了两位大人物咧,切记不可得罪了!”

陈靖年调侃道:“莫不是县令大人来瘾了?”

李老鸨摇了摇头,伸出一根手指,向上指了指。

陈靖年笑容不变,但心底却是打起了几分精神。

李老鸨一路笑着领着陈靖年来到一处匾额上写着荷花小阁的院落之中,老鸨跟院落门口的门房知会了一声,便让婢女带进其中入座。

至于大志兄还有小宝弟,早已被两位妩媚的姑娘拉至闺房探讨人生了。

陈靖年一踏入此地,便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院子内有块空地还有一个小池塘,空地上的青竹节节拔高,池塘中的荷花濯清涟而不妖。

小阁楼中,有一佳人,轻拢慢捻抹复挑。

一曲琵琶声起,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琵琶声闭,众人只感觉到自己看完了一副柔弱女子之顿挫人生的画卷,让人不禁升起丝丝怜惜之情,此刻只想好好呵护这位平生不得志的可怜女子。

那名黑衣男子与灰衣男子都默默点头。

小楼外,除去王县令和他助手以及那两名身着黑衣的人之外,还有四名锦衣戴玉的员外身在此喝着小酒,吃着小肉,回味着方才的琵琶声。

在门外侯着的婢女瞧见了一副熟悉的面孔,便欣喜地进去告知自家娘子。

卷帘掀开了,从里走出了一位粉色薄纱衣裙的美妙女子。

香肩半露,锁骨精致,裹胸上绣着一朵粉色荷花,一条深深的沟壑让人坠入其中,无法自拔。

但是她那清纯柔和的白皙俏脸,并没有寻常青楼的那种妩媚,单看她的俏脸就给人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感觉。

极致的反差,造成无穷的诱惑力,仅是多看两眼,就让人欲罢不能。

两名来路不明的男子明显被这花魁惊艳到了,他们万万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见这种不显山色的绝妙女子!

他们也从王县令口中听闻过这名花魁的国色天香,可真当亲眼看到的时候,别当另论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多少商贾官人都委婉暗示想要纳她为妾,更有一书香门第的公子更是直言非封花魁不娶。

曾经也有过一官吏利用手中权力逼迫她乖乖就范,行鱼水之欢。

可那名官吏第二日就被摘去了头上的高帽,而后举家搬迁,之后就再无人打这名花魁的主意了,就连与她交谈也客客气气的。

陈靖年眼光与柳依依眼光交汇,相视一笑,颇为默契。

封萱萱来到众人的酒桌前施了一个万福,而后又举起酒杯,逐个敬酒。

而后,与众人聊天喝酒,兴致到了便奏一曲,氛围颇为轻快。

最后封萱萱转身进入闺房,留下一句话语:小女子乏了,先行告退,还请见谅,各位慢饮。

各位资深海鲜商人先后起身离去….

众人深知这位封花魁只卖艺不卖身,但一首琵琶曲却令得众人陶醉,容光焕发。

很多的青楼常客都喜欢听完一曲后,再去寻欢,只因为,一曲过后当晚的战斗力都变强了许多。

待到众人散去,卷帘掀开,从里溜出了一个婢女装扮的女子…

而听春院的两间粉色闺房当中,则都是充满了求学者的求知欲…

古者有云:求学者不远千里,赢“粮”而至。

“姐姐,是这样吗?”

“对啊,你真聪明……”

二十八佳人体如酥,腰肢如剑斩凡夫!

两间闺房,相同的情景。

>>>点此阅读《云间之上有神仙》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