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爱的信仰之救火英雄》坐听风雨声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爱的信仰之救火英雄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坐听风雨声

简介:得知自己心爱的女子宁心葬身火海,还在读研究生的沈良毅然放弃了学业,去了女子所在的城市做了一名消防员,在一次救火过程中,他认识了被救女孩聂晓晴,通过晓晴结识其父亲。聂晓晴的父亲是退休的一名刑警,沈良从退休刑警那里获悉,当年宁心葬身火海有一定的疑云……没想到,自己所爱的女子竟然是这样的人,这一下子让沈良陷入到无望的境地,爱的信仰崩塌,他将何去何从呢?

角色:

爱的信仰之救火英雄

《爱的信仰之救火英雄》第3章 爱是一种信仰(二)免费阅读

英语课成了我最爱的一门课程,最大的原因便是宁心的存在,每次去上课,我都可以见到这位让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姑娘。

坐在宁心的后面,看着她的背影,闻着她头发上散发出的幽幽洗发水香,我觉得像置身于梦幻中一样。

宁心时常会回头找我说话,她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一甩头发的样子,总能让我心动不已。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所以在课间时,我不爱走出教室,宁心也是,我俩就在这短短的二十分钟时间内,来一场畅快淋漓的交谈。当然,这种畅快淋漓只是内心的感受,表面上看来,我们所谈的无非一些平常事情而已。

我和宁心之间变得越来越了解,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感情逐渐升温,交往也开始从课堂往外扩展。我们会在上完课后,一起去食堂吃饭,然后去校园里或校园外的公园中散步,偶尔也会去海边的沙滩上走上一圈。学校的位置极其优越,依山傍水,周围有好几座小山头,从学校走到海边,也只需要十分钟左右的路程。

其实,学校中追求宁心的男生不少,有高大帅气的,有风趣幽默的,有家境优渥的,但她偏偏选中了不怎么起眼的我。

“宁心,你为何会选择和我在一起呢?”在确定恋爱关系后,我问她。

“我想想……”她沉思了一会儿后说道,“因为你真诚。”

对于这个答案,我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应才好。

她愿意和我在一起,只是因为我真诚,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我说不上来。

不是因为我的外貌,不是因为我的才华,不是因为我的性格,这些人们通常会拿来作为恋爱标准的东西,都不是宁心选择我的理由,而是因为我的真诚。

真诚是什么东西呢?它是否可以作为恋爱的标准来衡量?

真诚是对待彼此的态度,我对于宁心,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喜爱,我真的想对她好,一心一意地对她好,或许这就是她愿意和我在一起的原因吧。

之所以对于宁心的答案有所犹疑,是因为“真诚”往往带有一厢情愿的味道,宁心喜欢我,只是被我的真诚打动而已,她内心未必会由衷地爱我。

“你只是喜欢我的真诚啊?”我半开玩笑地回道。

“真诚是很好的品质,大多数人都不具备。”宁心的表情有些凝重,她轻轻地咬着下唇,与以往开朗的性格形成了很大反差。

但这个表情很美,有点像西施蹙眉捧心的样子,我看得有些发呆了。

我觉得,宁心应该有一些不愿提及的悲伤往事,才会让现在的她与平时乐观开朗、大大咧咧的她形成极大反差。

“不管怎样,我以后都要加倍地呵护她,让她体验到我对她的爱,不要让她再受到伤害。”我下定了决心,对于刚才的多心多虑自我检讨。

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即便是再坚强、再乐观的人,也会有悲伤和脆弱的时候。这点反差,在宁心的身上体现得更加明显。就好比在化装舞会上一样,参与的人员都戴着遮掩的面具,我们所看到的,只是面具上表现出来的样子,而真实的面孔则藏在面具之下。

宁心就常常戴着一张假装快乐、开心、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面具,而实际上的她,却是个脆弱得令人疼惜的女孩子。

“沈良,你知道吗?我的童年过得相当不好。”我们第一次在学校后山的八角凉亭约会时,宁心靠在我的身上,背后是红灿灿的夕阳,前面是无边无际的大海。

“嗯。”我简单回应了一声,把宁心的手抓得更紧一些,此时此刻,我不需要太多言语,只需等待她缓缓说下去即可。

“在我很小的时候,大概四五岁吧,我爸妈就离开了老家,去C州工作,我还有个哥哥,比我大两岁,当时爸妈离开,把我哥给带了过去,只留我一个人在大伯家生活。大伯人很好,但大娘对我挑剔得很,我感觉自己每天都生活在谨小慎微当中,总担心做了错事,会被大娘责骂。没有人给我买新衣服,没有人给我过生日,更没有人对我疼爱,我就算在学校或外面受了委屈和欺负,也只能独自忍受。没人愿意用心对我,我觉得自己好孤独,好无助。”

“你什么时候回到爸妈身边的?”我问道。

“上了初中之后吧,爸妈在C州逐渐立住了脚跟,我便被接了过去。但他们对于我和我哥的态度还是大有差别的,我在那个家里,觉得自己是多余的,有什么好吃的,有什么好玩的,爸妈会先给我哥,然后才会想到我。有时候明明是我哥做错了事,受到惩罚的偏偏是我。”

“我看你爸对你还是蛮好的,不像是那般偏心之人。”我说道,宁心的爸爸之前来过学校一次,她把我一块叫去,和她爸一起吃了顿饭。

“但在我家是我妈做主,我爸很多时候说不上话。”宁心黯然地说。

“宁心,以后我会把你缺失的爱都补回来,要尽全力去爱你疼你的。”

“我知道你会的,这也是我选择你的原因。或许我太过于没有安全感了,对很多事情都抱有怀疑的态度,所以对于别人的关爱才会如此在意。”

“那我对着大海发誓,今生今世只对你一个人好。”

“要是有一天,我做了什么错事,你还会这么对我好吗?”

“当然,我既然爱你,就会包容你,理解你,就算你不得已做了错事,我也不会怪责你的。”

“谢谢你,沈良。”宁心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在我的脸上深深地亲了一口。

从那以后,我感觉自己走进了宁心的内心世界,两个人的关系也突飞猛进地发展。

大学的时光过得很快,我们也走到了大四,面临着毕业。

关于未来的规划,我和宁心早就有过讨论。她准备大学毕业后,回到C州做一名美术老师,而且在大三时,她就开始准备教师资格证的考试了。而我学的是生物专业,按理说凭借我的学习成绩,想要去国外读研究生,还是比较容易的事情,但为了宁心,我还是决定在本校就读。研究生一毕业,我就去C州或离C州较近的城市找一份工作,接下来就可以考虑和宁心的婚事问题了。

对于很多大学生情侣来说,毕业季就是分手季,可这对我和宁心并没有造成什么困扰。在大四下学期,我准备着自己的研究生考试,而宁心准备着当美术老师的事。我俩依然像从前一样,一同出入图书馆,一起去上自习,一起去海边散步。

“看人家这一对,都快毕业了,像没事人一样。”舍友曾当着我的面说。

“可不,我所知道分手的,已经不少了,但沈良的爱情可是坚如磐石。”另一个舍友回道。

“羡慕嫉妒恨。”又一人附和。

“我也羡慕嫉妒恨。”

对于这样的调侃,我只是笑笑,什么都没有说。

我知道,我和宁心的爱情只属于我们自己,与他人无关。别人看到的只是爱情的表象,而藏在爱情内部的滋味,却是除了我俩之外的任何人都难以感知的。

所以,我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只在乎我和宁心俩人的感受。

毕业那一天来临时,我将宁心送到了C州。我在C州住了一个星期,所住的宾馆就位于宁心家不远的地方。

我和宁心像即将分别的情侣,在这几天中,我俩几乎都缠在一起。在大一下学期,突破了实质性的第一步后,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会去学校附近的宾馆开房,然后好好地亲热一番,这几乎成了我俩之间的惯例。

宁心很喜欢和我亲热的感觉,当然,我也喜欢和她亲热,但她的需求明显要高于我。可不管多累,我都会满足于她。

“沈良,你知道咱们亲热时,我最喜欢什么时刻吗?”有次,宁心脸带娇羞地问我。

“亲热之前的温存?”

“不是。”

“亲热过程的激情?”

“也不是。”

“那就是快达到高峰时的感觉?”

“还不是。”

我挠了挠头,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傻瓜,就是现在这个时候。”

“现在?”

“对啊,我喜欢咱们亲热过后,你抱着我,俩人轻轻松松交谈的感觉。”

“女人真是神奇的动物啊。”我心中想道,但我不敢将这句话说出口,害怕会遭受她的一阵捶打。

在C州的宾馆,宁心只要是有了感觉,就会来找我索取。

“你这样的话,我怎么招架得住。”我开玩笑地说。

“以后我俩分隔两地,想如此亲热,也不太容易了吧。”

“放心,只要你想要我了,我立马坐车来到这里。”

自此,我俩开始了异地恋的生活。

说好的承诺只是承诺而已,远隔千里,想见一面,的确没那么容易。好在这是一个信息通畅的时代,我和宁心之间,一直保持着电话或微信联系。俩人除了亲热没那么方便,其他的一切似乎并没太大改变。

大学的生活和社会的生活有着很大差别,宁心又是一个较为敏感的人,所以进入社会的旅程好像并不太顺利,她常常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生闷气。一旦她心情不好,就会打电话找我倾诉,我便尽量去开导她,让她郁闷的心情稍微缓解。

研究生的学习任务很繁重,就算再忙,我和宁心每天的问候也不会缺失,有时只是简单的一句“早上好”或“记得吃早餐”,都会让一天的生活元气满满。

每一天的阳光都很灿烂,这是我内心真实的感觉。

可宁心父亲突然打来的电话,把所有这些美好给击得粉碎。

我向导师请了几天假,把自己关在宿舍中,可无论我怎么挣扎,都难以挣脱宁心的去世带给我的阴影。

“她可是被活活烧死的。”这样的念头不断地在我的脑海中盘旋,一想到这个残酷的画面,我就痛苦不已。我甚至需要捂着脑袋,在床上不停翻滚,来驱除心中沉重的念头。

“要是我当时在场,就算把我给烧死,我也要冲进火海,把宁心给救出来。”我悔恨地想。而且这个想法,成了我接下来的生活中无法挥去的纠缠。

宁心的去世,让我变了一个人,我的心态再也回不到之前宁静的状态。

我回到了导师的实验室,可由于心不在焉,时常会在实验过程中出错,因为一些很低级的错误,导师对我严厉批评了好几次。

“沈良,你怎么回事,整天无精打采的。如果你不用心,研究生毕业恐怕都会成为问题。”

“对不起,老师。”我诺诺地回答一句,便逃出了实验室,不给导师再批评我的机会。

我在校园中信步而走,不自觉来到了后山上,便沿着山上的小路走到了之前时常与宁心幽会的凉亭。

凉亭中空无一人,只有我和宁心曾经待在一起看大海的回忆。

我坐在凉亭中的长条木椅上,打开了手机中的播放器,悠扬而哀伤的曲调通过耳机传到我的耳朵当中。

这是张信哲的那首《信仰》,自从与宁心在化装舞会上因为这首歌曲认识以来,它便成了我的最爱。

“每当我听见忧郁的乐章,勾起回忆的伤;每当我看见白色的月光,想起你的脸庞。明知不该去想,不能去想,偏又想到迷惘,是谁让我心酸,谁让我牵挂,是你啊。”

我跟着耳机中传来的歌词轻轻哼唱着,眼泪簌簌地落了下来。

宁心是我的信仰,如果没有她,我就像前方大海中的孤岛一样,无依无靠,无所凭借。

“既然她死于火海,那么我所能做的,就是从火海中重生。”心中有种强烈的念头升起,而且这个念头不断地强化、清晰和具体。

我要去C州,来到宁心的身边,成为一名消防员,每当我救出一名陷入火海中的人时,对于宁心就是一份补偿,我要把对她的爱和信仰,转化为具体的行动。

>>>点此阅读《爱的信仰之救火英雄》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