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弈凌》小说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弈凌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予象东邪

简介:道家剑者,天道浩气,四方云,不灭永长存,挥剑绝起,暮色现青虹,斩天地之一片静幕。  日月其辉,执剑谈笑破苍穹——  隐剑踪,出青锋,碎星,残雪,焚寂星瀚如流风。

角色:

弈凌

《弈凌》第1章 碧海归墟日月齐免费阅读

碧海归墟,东海岸

霜华时节,却在此时,满天雪,万叶飘;镂冰垂拦,同如月钩。

风起银波澜,掀大水寒沙潮追云端。

哀声渐共风啸消,船舟薄冰漫,屋舍摇。

海啸呼风而过,悲咽静。

前时,还是摇曳剪影,百家渔火映窗前。

而现在却已残月 ,瞬日其出,虽是明世间,谷岭却是飞鸟不见,万经海岸,一目铺冰寂静。

—— 浮云上,月下,悬在半空之中的宫殿前, 一白衣女子,望着东南象,渐开的裂明,即是萤纱半遮颜,依旧也难掩她那紧皱眉梢的冷然之色。

一旁的宫廷装束的美妇,抬头也是望去,疑惑道:“这天地异象……”

她还未说完,却觉察到了,白衣女子有着的一丝寒意的惆怅。

宫廷美妇皱着眉梢问道: “璃姐,怎么了。”

白衣女子眉头一舒,却是令人远渡的冷然。

“他们来了,碧海归墟;他们在东海发现了我的气息,寻来了。”

而话刚落,白衣女子身子猛然一颤惊道:“他们发现气息,是弈儿……”

而宫廷装束的美妇刚欲开口时,只见到白衣女子回头对着她急声道:“婧雪,快……,散去我宫弟子,带起遥遥,跟我走……!”

————

日月明其出当头下。

碧海归墟外,啸风渐缓时,海岸有人爬起高呼:“快逃……妖日,妖月……”

廖廖的身影中,有一位约十五六岁的少年却在逃中回返。

轻履生尘,体讯飞凫,在那凌波中飘忽若神的游走着。

兴风起浪,不在浪中;随波逐流时,水滴也未沾。

少年的游离中虽是有着急促且又惊慌的表情,但是他的步伐没有丝毫的凌乱。

衣衫褴褛的疾影,投入了一个海浪还没击破的木制的屋舍中。

而后紧至得却是潮风呼啸,寒沙起;犹如蛟龙出海般的海啸,瞬间吞没了少年跃入的屋舍。

在山顶上处,千里而来的三名女子看到了深入屋舍的少年,只见宫廷装束的女子深深的提了一口气,欲要出手相助,却被白衣女子,一手遮拦了下来。

宫廷美妇将要开口时,少年却在屋舍摇曳的倒塌间,随着四分五裂,零零碎碎的木屑冲了出来。

再次看到他时,却发现少年的背后多了一把长三尺,被麻布包裹的长剑,原来是少年是来寻他落下的东西的。

如潮寒啸的到来,并没有给少年多余能有喘息逗留的时间,只见他一个虎扑长跃,少年的身子一个侧翻便在一块高高的青石上半蹲着稳住了身子。

当少年从青石上慢慢的站起时,才看清他的相貌,虽是衣衫褴褛,脸却俊逸即也透着一股邪气。

在他斜眉下深邃的眼眸中,一眸不复常人的坚毅,令人惊叹。

身后的三尺长剑虽被麻布包裹,倒也能看出一些自在逍遥的韵味。

少年回眸看了一眼,即将要到来的寒冰巨浪,轻哼了一声。

身子一纵,飘如游云逐烟指,矫若惊龙的他,便躲开了眼前海啸而带来的寒沙巨浪。

起身,飘渺跃动不久后,少年的身影已是消失在了海岸边的深林谷岭中。

三名女子,看到此幕倒是,松了一口气。

宫廷装束的美妇欣然道“璃姐,弈儿的身法比我上次见到他时,又玄妙了不少!”

白衣女子却没有因宫廷美妇的称赞,感到欣慰,只见她满眼的横波看着山下的少年轻轻一叹道“这些年,委屈他了……。”

宫廷装束的美妇透过萤纱遮颜的白衣女子难过的模样,不在言语,只是静静的站在她的身旁。

“璃姑姑,他是谁?”三人中,一个女孩指着山下的凌弈问道。

小女孩才十三四岁的样子,却已长得柳亸花娇了,她看到此时璃仙难过无奈的模样,国色天香的小脸,顿时布满了轻霜,一副要为她出气的样子,煞是可人。

白衣女子慢慢的蹲下身来,望着女孩瓷白的小脸,慈爱的说道:“他是跟你一样,都是我们揽月仙宫的孩子,他叫凌弈,是你的哥哥!”

“他是弈哥哥?”少女闪烁着扑朔迷离的眼眸,满脸精乖之色一脸的期待的模样,又看向了宫廷装束的美妇问道:“娘亲,他就是你常对我提起的弈哥哥吗?”

“对!他是你的哥哥!”一旁的美妇答道。

白衣女子捏了一下女孩的琼鼻,站起了身来道:“婧雪,你受了我的牵连,揽月仙宫就不要先回了,你们先闭一段时间吧!”

宫廷美妇凝重的问道:“璃姐,你是说,东狱宫的邢席,循名责实,慎赏明罚之人要来了吗?”

白衣女子又轻叹了一声,没有回答宫廷美妇,却说道:“婧雪,东海,以后弈儿定是待不了,你帮我带着他去东郡吧!”

美妇冷艳的脸庞露出了凝重之色:“璃姐,他们是谁,果真阻止不了吗?”

只见白衣女子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

“阻止不了,以往都是云汐在,能替我挡上一挡,而现在云汐却不在了……,即使是这样,我也……,你们快走吧!”

美妇皱眉顿了一会儿说道:“那我就让遥遥随着弈儿,一起去东郡吧!”

似乎白衣女子放心了下来。

“好!你们快离开吧!”

看着宫廷美妇带着沐遥离开,白衣女子,萤纱下,依稀可见苍白的脸庞,布满了恨意看向了虚空!

————

深林谷间,逃出大水不久的凌弈,急步中向着之前的逃离的人群走去,但是不久,便看到宫廷美妇带着沐遥从前方走了过来。

凌弈看到了美妇,面色一喜道“雪姨你来了。”

他看到了一旁的沐遥又问道:“她是?”

以前都是宫廷美妇一人前来,看望凌弈,教他一些逃命的本事,以及讲述着大陆的奇事,而这次见到宫廷美妇带过来的小女孩,凌弈奇怪了起来。

“她是沐遥,我的女儿!”

“沐遥——”

沐遥在揽月仙宫因宫廷美妇常在她耳边提起,没有丝毫的怯生,好似梦已圆了,对着凌弈喊道:“弈哥哥!”

只见凌弈傻笑了一下,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汗迹说道:“我还有个妹妹!”

看着灰头土脸的凌弈,宫廷美女从怀间抽出丝巾给他擦了擦,轻慈的说道“弈儿,雪姨以后不能常来看你了!”

凌弈脸上闪过了一丝诧异问道:“怎么了雪姨?”

宫廷美妇看了看,虚空中愈加的扩散的黑暗。便拉着沐遥的小手,放在了凌弈的手里说道

“你带着沐遥,去东郡吧!”

“东郡?”凌弈眼神充满了疑惑!

宫廷美妇解释道:“东郡,凌天府!”

“凌天府?我去那做什么?”凌弈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

兰婧雪指了指对岸的巍峨的山脉。

“你带着遥遥,一直往上走,翻过那座大山,那就是东郡了。”

“东郡的凌天府才是你的家,你的亲人,你的爷爷在等你,切记不要在山脉中逗留。身上的玉佩不要弄丢了,那是你去往凌天府的信物,一定要保护好遥遥!”宫廷美妇似乎有些着急的说道。

宫廷美妇是有着急,她又回头望了望,白衣女子,身处的山顶,不等凌弈再问,她便语气很快的又重复的说道。“弈儿,让遥遥跟着你,你要保护好她,不能欺负她,知道吗?”

凌弈看向了身旁,手指一直在弄丝绦没有说话的沐遥,听到了宫廷美妇话语的急促,便感觉到了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而后凌弈挺直了身子,只见他拍了拍胸口一种大男子气概的声势保证道“我知道,雪姨,你就放心把遥遥交给我吧!”

“那就好!我先走了!”说完宫廷美妇就要准备离开!

凌弈却问道:“雪姨,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凌弈的话音刚落,一声炸雷,吭噹响起,本是日月齐出,却在雷音中乌云密布!

宫廷装束的美妇,抬头看到虚空,因对于白衣女子知晓不多,她叹了叹道:“弈儿,你到凌天府后,就好好修炼武道吧,你不是常问你的娘亲吗?待你修炼大有建树之时,我在告诉……。”

而沐遥听到了宫廷装束的美妇的话语,双眼疑惑的看向了她,好像疑思再问,虚空中的天地异象,以及这汹涌澎湃的海啸,是因为她的娘亲,为什么不告诉他!

宫廷装束的美妇与沐遥对视了眼,知道了沐遥的意思,却对着沐遥摇了摇头。

“遥遥,好好跟着你,弈哥哥!”

说完,宫廷装束的美妇,就缓步向前走了几步,不安心的回头来看了一眼。

见到宫廷装束的美妇要走沐遥还是有些不舍得喊到:“娘亲”

美妇转身弯下身子,轻拢着沐遥亲昵的说道:“要好好跟着你的弈哥哥,你也要保护好你弈哥哥,娘亲很快就会回来接你!”

沐遥看了看凌弈,想了良久后,才开口道:“嗯,娘亲一定要快些来接我,我会听弈哥哥的话!”

美妇也是满眼的不舍,最终还是急促的离开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