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舒郁峥《完结版阅读另谋高嫁:这侯府夫人我不做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舒郁峥)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九章人命晚间再过来,过来做什么?姜舒懵了好一会儿,明白过来后面皮通红“夫人,咱可得好好准备准备,今晚同侯爷圆房,可是大喜事”檀玉一脸兴奋,比姜舒还激动楮玉没好气的掐着她腰间的软肉道:“你再嚷大点声,整个侯府都听见了”“嗷嗷嗷……我错了我错了”檀玉疼的连声告饶“噗嗤——”姜舒被她俩逗乐,紧张的心缓和了些许沈长泽回到揽云院,看着敞开的屋门脚步莫名沉重“爹爹”院中玩耍晏阳看见了他...

点击阅读全文

另谋高嫁:这侯府夫人我不做了!

《另谋高嫁:这侯府夫人我不做了!》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姜舒的故事,看点十足。《另谋高嫁:这侯府夫人我不做了!》这本连载中另谋高嫁:这侯府夫人我不做了!,姜舒郁峥,古代言情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341章 战报,已经写了710240字,喜欢看古代言情、宠妻、甜宠、 而且是古代言情、宠妻、甜宠、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一、作品介绍

《另谋高嫁:这侯府夫人我不做了!》小说是网络作者晴天白鹭的倾心力作,主角是姜舒。主要讲述了:第九章人命晚间再过来,过来做什么?姜舒懵了好一会儿,明白过来后面皮通红“夫人,咱可得好好准备准备,今晚同侯爷圆房,可是大喜事”檀玉一脸兴奋,比姜舒还激动楮玉没好气的掐着她腰间的软肉道:“你再嚷大点声,整个侯府都听见了”“嗷嗷嗷……我错了我错了”檀玉疼的连声告饶“噗嗤——”姜舒被她俩逗乐,紧张的心缓和了些许沈长泽回到揽云院,看着敞开的屋门脚步莫名沉重“爹爹”院中玩耍晏阳看见了他...

二、书友评价

很好看,思路清晰,三观很正,不圣母心,也不手软,独立强大得女主,男主更是有嘴有行动,喜欢就上,希望作者大大快更[爱慕]

感觉狗尾续貂,女主一成亲好像变了个人,你的事业呢,为什么生活里只剩男人了

不知道姜舒的商人身份会不会帮到这场战争,钱财和粮草。很是期待,,,

三、热门章节

第294章 吃味

第295章 心疼

第296章 顶撞

第297章 稻草

第298章 得仁

四、作品试读


第十二章 抬举

她们夫人何等富有,何时吃过这般差的膳食,现在却要日日遭罪。

有钱不能花,当真是憋的慌。

姜舒也不愿一直这般委屈自个,思忖片刻后道:“楮玉,你去告知锦夫人一声,从明日起听竹楼的花销我们自己出。再去请个厨艺好的厨娘,咱们自己开小厨房。”

“是,奴婢这就去。”楮玉欢喜的去了。

不怪檀玉牢骚,这几日的饮食她也吃的一脸菜色。

她们虽是下人,但自小跟着姜舒,衣食都比寻常人优渥许多。

正值晚膳时间,程锦初在哄晏欢吃饭,婢女通报时她有些莫名。

“见过侯爷,锦夫人。”楮玉规矩行礼。

沈长泽放下筷子问:“何事?”

难道是姜舒来请他过去?

想到前几日没有留宿成功,沈长泽颇为遗憾,今日他心情不错,倒是个好时机。

“夫人体谅锦夫人掌家不易,为支持锦夫人的决策,往后听竹楼的花销便不由府中出了。”

楮玉悄悄瞥了一眼桌上的菜色,五菜一汤,比夫人的丰富些许。

这些菜若放在寻常百姓家自是丰盛,可这是侯府,未免过于寒酸。

“她什么意思?嫌侯府膳食简陋委屈她了?”沈长泽沉了脸,很是难堪。

他戍关时,十天半月才能吃上一顿肉,有时粮食短缺补给没到,饿肚子也有过,如此贫苦的日子他过了六年。

她这才几日功夫,便受z不了?

未免也太娇气了些!

好心情一扫而空,沈长泽感觉受到了莫大侮辱,面色红白交错恼羞成怒。

楮玉见势不对,赶忙找补道:“侯爷误会了,夫人自小身子孱弱,有诸多忌口,不想锦夫人为她费神才做此决定。”

“哼,她爱如何便如何,往后不必再来禀报。”沈长泽怒摔银筷,恼怒到了极点。

楮玉不敢再触霉头,行礼后匆匆告退。

程锦初命人拿来新的筷子,一边安抚受惊的晏欢一边道:“是我疏忽了,没考虑到她身娇体弱,明日我就吩咐厨房按她的喜好单独给她做膳食。”

“不必管她,往后都不必管。”沈长泽颜面受挫,对姜舒的好感一扫而空。

程锦初窥了一眼他的神色,不再开口。

楮玉面色戚戚的回到听竹楼,姜舒打眼一瞧便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侯爷好不容易同夫人亲近了些,如此一来怕是……”讲述完始末,楮玉一脸担忧。

姜舒抿唇,心底十分通透:“若要以委屈自个来换取微薄的垂爱,那这辈子怕是有受不完的委屈。”

“就是,夫人在侯府受的委屈已经够多了。”檀玉捏拳愤慨。

楮玉细细一想,觉得她们说的对。

“如此也好,往后我们怎么舒服怎么过,不必再有顾虑。”姜舒长舒一口气,看着桌上飘散着淡淡腥气的鱼汤毫无胃口。

上京被澜江环绕,鱼产丰富,是以四道菜里有两道鱼。

可她不爱吃鱼,闻着鱼腥味儿便反胃。

有钱能使鬼推磨,翌日一早姜舒便吃上了小厨房做的早饭。

牛肉饼,豆腐脑,酥油条,热牛乳,再配上几个爽口小菜,姜舒吃的舒心畅意。

楮玉檀玉一众下人也跟着沾了光,个个吃的撑肠拄腹,引得府中其他下人艳羡不已。

如此过了几日,姜舒晨间照例去同沈老夫人和沈母请安时,被留下用饭。

“吃吧,就我们娘几个,不必拘礼。”沈老夫人慢条斯理的喝着粥。

沈母热络的给姜舒夹了一只包子:“快趁热吃。”

姜舒推脱不过,只能拿起筷子硬着头皮吃。

三代主母,一粥一包子配两道小菜,半边桌子都没放满,姜舒想夹菜却不知夹什么好。

“怎么了?可是吃不习惯?”沈老夫人关怀的问。

姜舒明白老夫人是故意的。

“不怪舒儿,珍馐美肴吃惯了,我也有些不适应。”说到此处沈母话锋一转,目光灼灼的望着姜舒道:“听闻你从外请了个厨娘,不知厨艺如何?”

沈老夫人放下勺子,也望向姜舒。

按常理讲,姜舒该请她们一同品尝,她们赞其美味,姜舒顺坡下驴每日给她们送上一份,以表孝意。

当然,不只早膳,还有午膳晚膳及茶点。凡是她姜舒享用的一切,都该孝敬她们一份。

然姜舒牵唇一笑,语带讥讽:“外头的厨娘哪比得上侯府大厨,做的都是些粗劣江湖菜,入不得祖母母亲的口。”

什么入不得,是她舍不得吧!

沈老夫人瞬间沉了脸,沈母面色也僵了下来。

作为长辈,她们如此低声下气已是极限,她竟半点抬举也不识。

不欢而散回到听竹楼,楮玉知道姜舒没吃饱,吩咐小厨房给她煮了一碗鲜肉馄饨。

“钟姑娘的手艺真好。”空落的肚子被美食填满,姜舒的心情明媚了起来。

见她心情不错,楮玉提议:“方才奴婢瞧见园子里的芍药开了,夫人可要去走走?”

自从程锦初入了侯府,姜舒便深居简出,许久不曾逛过花园了。

听竹楼的景致再好,日日相对也看腻了。

姜舒一听来了兴致,起身道:“走吧,带上纸笔,咱们也去附庸附庸风雅。”

侯府只有沈长泽一个男子,其他几房都分府别住,是以女眷逛园子没什么顾及。

寻了一处景色极佳的位置,摆好桌凳纸笔,姜舒款款落座,提笔望着初开的芍药,有些犯难。

都说万事开头难,作画也一样。

蹙眉观察了许久,姜舒终于落笔。

专注作画的姜舒没有察觉,后方廊下有一双眼睛盯着她瞧了良久。

静女其姝,温婉如玉,令人挪不开眼。

“侯爷,该走了,骁骑都尉孙大人还等着。”侍卫霍冲看了眼天色催促。

忠武将军本是个闲散官职,但皇帝看中沈长泽在边关作战的经验,命他指导骁骑都尉训练骑兵。

公务要紧,沈长泽敛神收回视线,快步离去。

“夫人画的真好。”檀玉瞅一眼画,又瞅一眼园中芍药,觉得一模一样。

姜舒画完最后一片叶子搁笔,凝眸审视后却不满意。

她画的芍药虽形似,却无神无韵,如同一个空有美丽皮囊却了无生趣的人。

姜舒望着娇美绚丽的芍药怅然出神。

小说《另谋高嫁:这侯府夫人我不做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