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沈枝熹宋涟舟)_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沈枝熹宋涟舟免费小说阅读

小说《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沈枝熹宋涟舟,文章原创作者为“深林的鹿”,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她厌恶男人,但她看上了一个好看的瞎子!“和这样的人生下来的孩子,一定也很好看吧?”她日日撩拨,却又不想负责,怀孕后,她直接卷铺盖去父留子!怀胎十月,她生下了个可爱的宝宝,本以为此生再不相见,却没想到又相遇了。只是如今的他不再瞎了眼,而且还是当朝国舅,皇后的亲弟弟。当重见光明的国舅爷看着跟他简直一比一复刻的小版崽崽时,她知道这次她真跑不掉了!...

点击阅读全文

精选一篇小说《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沈枝熹,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深林的鹿,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目前已写186404字,小说最新章节第86章 我脱,还是你自己脱,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

一、作品介绍

《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是网络作家“沈枝熹宋涟舟”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听见车马的声音,唐舟袖子的手微微一紧,微微攥了拳又悄悄松开沈枝熹两人回来的时候,已经换好了粗布麻衣推开院中大门,一眼就看到了临窗而站的唐舟,沈枝熹驻足片刻看眯了眼睛,只觉得月色下的唐舟格外的清冷出尘,仿佛是从天上下凡来的谪仙她提着食盒,慢慢靠近“唐公子,你怎么站在窗户口,夜里凉”她加快脚步跑上台阶,推了门进去,将食盒放在桌上后点上蜡烛,回头看见唐舟正一点点朝这边挪步,她忙又转身过去搀住他...

二、书友评价

简介挺有看点,内容我看第五章后弃文了。

这个故事也不是只有简介里的单纯的感情线,后面越来越有看头,简介无能,请移正文[飞吻]

加更加更啊!作者,你要是没嘎,你就赶紧爬起来,接着给我写

三、热门章节

第14章 疼…

第15章 把他锁起来

第16章 破窗救她

第17章 伤后偷吻

第18章 喂他喝粥

四、作品试读


“是谁,你婶婶,还是那个猎户?”

听他问到这儿,沈枝熹悬着的心这才放了放。

是这些的话,倒还好圆谎。

“猎户,是那个猎户,不过他已经走了。昨日从城里回来后,我去了一趟他家和他说了我要另嫁他人的事,昨日他就不信会有别人肯要我,所以这才想过来看一看吧。不过他要面子的很,不会闹事的,否则传出去说他要抢一个没了清白的女子,他会嫌丢人。”

“真的走了?”

唐舟还是不放心,不肯进屋。

“真的。”沈枝熹焦急的很,知道他眼睛看不见躺在院中的方柔却仍然担心,“不过我脚不疼是假的,还是…还是扭到了的。”

闻言,唐舟这才回首,俯身将她抱了起来。

“扭到了还跑的这么急?”

唐舟很顺利的避开桌椅,将沈枝熹放到床上坐下,接着蹲下身去问她:“扭到哪只脚?”

“左脚。”她答。

唐舟便伸手去抓她的左脚,小心的摸上脚踝,轻轻柔柔的转了两下。

“疼吗?”

“还好,一点点。”

检查一番后,唐舟道:“没事,不严重。”

“那就好,应该也是不影响一会儿拜天地的。”说到拜天地,沈枝熹心里又起了几分激动,但很快又被外头的麻烦给压下。

“不过呢,一般成亲都有个规矩,拜堂前,男女双方是不能见面呢。虽然咱们的条件有所限制,但多少还是要些仪式感的。所以呢,我先回屋,到了吉时我再盖着红盖头出来。”

唐舟放下她的脚,轻轻一叹,“好。”

旋即,搀着她起来又扶着她出了门。

等唐舟回了自己屋内,沈枝熹这才轻轻下台阶走出院子。

院外,鸳鸯正拖着方柔往林子里去。

沈枝熹一块儿帮忙,将人拖去了离竹屋很远的位置,确保她就算是醒了发出叫喊也不会被唐舟听见,加上她嘴里塞着抹布,更多了层保障。随后趁她没醒,又将她绑在了树上。

正要回去,方柔却幽幽转醒发出呜呜声。

“小姐,她醒了。”鸳鸯非常紧张。

眼下已然冷静下来的沈枝熹再没了惧意,甚至拔下了头上的珠钗,回过身去就将钗子抵在了方柔的脖子上。

“呜呜呜呜……”

方柔说不清楚话,大概意思无非也就是让沈枝熹放了她。

“方柔,本想着好事将近所以昨日先放你一马,可你非要送上门来找不痛快,那你可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我今日就把话放这,秦沐完了,我沈家的家产,他半分也别想得到,还有你,助纣为虐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我也不会放过你。”

方柔瞪大眼睛,吓到一般。

“没想到吧,一个多月前,我已经知道你和秦沐联手谋我家产的事了。我不止知道这个,第二天我就派人去调查了你,我还知道你有个两岁的儿子。”

方柔面色煞白,发了怔。

“秦沐不知道你有个儿子吧,你瞒着这些和他在一起,就不怕日后被他发现?还是说,你其实另有你自己的计划?不过眼下这些都不要紧,今日是我的好日子,今夜我要去过洞房花烛,而你,好好的在山里喂蚊子,且夜里还常有毒蛇出没,你可千万留神了。别的事,等过了今夜我再过来同你问清楚。”

沈枝熹手里的钗子是锋利的,她也并不只是吓唬,反而用了些力道,扎的她脖子冒了血,钗子收回时,方柔浑身颤了颤,双目透着恐惧。

她已经明白,她的儿子在沈枝熹的手里。

小说《撩完绝色国舅后,我卷铺盖跑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