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小说阅读奈何夜色总薄凉(江晚吟顾允笙)_奈何夜色总薄凉江晚吟顾允笙免费小说笔趣阁

小说《奈何夜色总薄凉》是作者“粟莘”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江晚吟顾允笙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三年前,江晚吟仿若童话中那个耀眼的公主。被顾允笙猛然打开心扉,她的生活开始围绕他转。因为误会,他生生打断她的双腿,将她投入监狱。整整三年的折磨,当江晚吟伤痕累累的走出监狱,迎接她的却是他撒旦般的微笑,和一步步的折磨,羞辱。他并不只是为了复仇,而是他内心深处不愿面对的爱,这种根深蒂固的爱连他自己都看不明白。不是不爱,而是不会爱。这场迟来的深情,让江晚吟等了太久太久。...

点击阅读全文

奈何夜色总薄凉

很多朋友很喜欢《奈何夜色总薄凉》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粟莘”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奈何夜色总薄凉》内容概括:带给了他新的兴趣。“呵……我真是越来越期待了,亲手撕碎着层层伪装的那一天!”他也无比期待,在这层层伪装之下的江晚吟,会以怎样鲜血淋漓的姿态站在他的面前?是不是到了那是,她还能用那张比抹布还要粗糙的嘴唇,轻易地说出自我否定的话语来。修长的手指拂过唇瓣,神色陡然冰冷下来。脱去了笑意的假面,此时显露出来的...

免费试读


现在想想,当时那个男人也是要求,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去亲吻一个保镖,她当时不也听从了他的话,打算照做了吗?

一个吻,换来十万块……是她赚了不是吗?

江晚吟笑得越发灿烂,只是那笑意怎么也未曾到达眼底,看起来无比虚伪。

Chris神色复杂地看着江晚吟,从未想过一个人竟然能够如此平静地说出自贬的话。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是突然感觉有些索然无味了。

他抬起手臂看了一眼手表,“也罢,今天先到此为止。我们下次再见吧,江小姐。”

说完,也不待她反应,径直离去。

穿梭在绯夜迂回的走廊中,灯光落在Chirs绝美无双的面容上,照耀出此刻他脸上异然的兴奋。

虽然没能再次看到他想看到的表情,但是这个女人的反应极大地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带给了他新的兴趣。

“呵……我真是越来越期待了,亲手撕碎着层层伪装的那一天!”他也无比期待,在这层层伪装之下的江晚吟,会以怎样鲜血淋漓的姿态站在他的面前?是不是到了那是,她还能用那张比抹布还要粗糙的嘴唇,轻易地说出自我否定的话语来。

修长的手指拂过唇瓣,神色陡然冰冷下来。脱去了笑意的假面,此时显露出来的是一张异常冷漠的面容。掏出一张手绢,在唇上来回擦拭了好几次,在电梯“叮”的一声打开的同时,也随手把那张手绢丢到了电梯口的垃圾桶里。

知道男人离去了好一会,江晚吟都一直站在包厢里。面上虚伪的笑容也在男人离开包厢的同时消失不见。

那个男人是真的想用十万块买她的一个吻吗?答案她心知肚明——当然不是。他想要的,不过是看看人性的纠结和挣扎,到底能给他带来多大的欢乐。

她挣扎了,也痛过。如果可以,她也想保留自己的尊严,堂堂正正地挺起胸膛赚钱……但是她别无选择。

手里的支票被她攥得发皱扭曲,上边每一个数字,看在她的眼里,都是血色的。

……

再次站在了燕灵的办公室门前,抬手敲响了门板。

“咚咚咚。”

“进来。”隔着门板,燕灵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燕灵从桌上的报表里抬起头,看到江晚吟的瞬间脸上多了几分惊讶:“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多休息几天的吗?身体怎么样?已经没问题了吗?”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江晚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一笑而过:“燕姐,我已经没事了。”把手中的支票轻轻放在了燕灵的面前,“只不过这次又得麻烦燕姐了,这次还是需要麻烦你帮我把这些钱存进那张银行卡里。”

燕灵先是随意瞄了一眼那张支票,却在看到了支票上的金额时皱起了眉头:“十万?这么多钱你是从哪儿来的?”她看着江晚吟,“你刚刚去接单了?”

江晚吟抿唇,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你做什么了?客人为什么要给你这么多钱?”

十万块,以绯夜大多数客人的实力来说,不算太高,若是起他的公关,燕灵或许觉得不是什么稀罕事。但是江晚吟,不是说燕灵看不起她,而是以江晚吟目前的状态来说,这确实是一件很反常的事。

她也是真心的为她担心,她在害怕啊。害怕这个傻女人为了能够赚到钱,真的会做出什么傻事。

看着燕灵眼中真真切切的担忧,江晚吟只觉得已经麻木冷却的心,也有了丝丝暖意。但是她并不想让燕灵担心,轻声道:“燕姐,你放心,他要的,只不过是一个吻。”

“一个吻?仅此而已吗?”就算是见多识广的燕灵,此刻有有些吃惊。不过下一秒,她就沉默了起来……不,不会那么简单。

绝非是一个吻而已。

她在绯夜这么多年,见惯了各种有着奇异恶趣味的商贾富甲们,他们随手一个小小的打赏动辄上万。这样的富豪们,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但是男人嘛,都是先看皮相。

江晚吟她……至少现在,应该不是男人们的菜。现在对江晚吟皮相感兴趣的男人,因该是寥寥无几的。

“就一个吻?没别的了?”燕灵轻松问道。

“没有。”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燕灵越发沉默了。如果这个大方的客人提了什么其他稀奇古怪的要求,燕灵会觉得不忿,却不会觉得奇怪。但是偏偏只要求了一个吻,这就恰恰说明了这件事恐怕不简单。

再三考虑,燕灵下了个决断:“你以后还是不要再见这位客人了。有关他的单,你都不要接。”

虽然不知道这位客人到底是图什么,但是在燕灵的潜意识里,就是觉得不能再让江晚吟见到这个人。燕灵到底是在夜场中摸爬打滚了这么多年,仅仅是凭着江晚吟的这简简单单几句话,便感觉到了这个人的异样。

燕灵抬头看向眼前沉默不语的江晚吟,从她这个由下往上的角度,刚好看见了她额头上的状况。她一下站起身,倏然伸出手,撩开了她额前的刘海,视线紧盯在那块扭曲的伤疤上,急切地问道:“你的头……这是怎么回事!”

燕灵的动作突然,还没等江晚吟反应过来,燕灵已经看到了她头上的疤痕。江晚吟连忙把刘海重新放下来,挡住那道疤。

“就是我不小心摔了一跤,撞到的。”

燕灵是何等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会被她轻易地就糊弄过去:“江晚吟,你少糊弄我,给我说清楚!”一张化着精致妆容的俏脸带上了怒火:“不是说是累了要休息吗?说是小伤,这么大的伤口还是小伤?”

见江晚吟抿嘴不谈的样子,燕灵拿出手机:“行,你要是不愿意说,我就直接给顾总打电话。”

燕灵也是真的急了,才想出这样的昏主意来。

“燕姐,顾总他是不会在意我是什么样子的。”

燕灵一噎,这次,江晚吟还真是说了个大实话。她也想起,之前,对待江晚吟最狠的人,不正是顾允笙吗?

小说《奈何夜色总薄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