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总,赐我无期徒刑薄司言沈曼免费小说在哪看_免费小说厉总,赐我无期徒刑(薄司言沈曼)

薄司言沈曼是古代言情《厉总,赐我无期徒刑》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豪门总裁 虐文 甜宠 宠妻】三年前,她当众拒绝了厉行琛的求婚,令厉家沦为笑柄。三年后,她成了厉行琛的阶下之囚,被迫成为了人人羡慕的厉夫人。“白初薇,取悦我,怀上我的孩子,我就放过你。”第一次怀孕,她遵循医嘱,打掉孩子。第二次怀孕,她负隅顽抗,割腕自杀。第三次怀孕,她失足滑胎,身患绝症。她从一个高贵的白家千金,被厉行琛一步一步推入深渊。“厉行琛,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肯放过我?”...

点击阅读全文

古代言情《厉总,赐我无期徒刑》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季小暖”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薄司言沈曼,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啪嗒’薄司言手里的水杯应声落在了地上。照片里两个人的姿态暧昧,沈曼……从来不喜欢靠近他厌恶或者是陌生的女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夫人,厉总说今天晚上不回来了。”“厉总有说去什么地方吗?”“厉总有工作,今天晚上要加班...

厉总,赐我无期徒刑

厉总,赐我无期徒刑 免费试读


一连三天,薄司言都没有见到沈曼的人影。

卧房的电视机上插播了一条娱乐新闻,网传厉氏夫妻的感情早已破裂。

只见照片上的沈曼怀里抱着另外一个女人,虽然这个女人没有露正脸,但是薄司言还是认出了沈曼怀里的女人。

那女人不是别人,而是苏婉柔。

‘啪嗒’

薄司言手里的水杯应声落在了地上。

照片里两个人的姿态暧昧,沈曼……从来不喜欢靠近他厌恶或者是陌生的女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夫人,厉总说今天晚上不回来了。”

“厉总有说去什么地方吗?”

“厉总有工作,今天晚上要加班。”

女佣的眼神闪躲。

薄司言很快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

难道沈曼又盯上了婉柔?

不行!她必须要联系婉柔,不能让沈曼害了她!

薄司言很快的站了起来,女佣紧忙说:“夫人,您不能出去!”

“让开。”

薄司言冷淡的说道:“我现在还是厉家的夫人,你不能拦着我。”

“夫人!”

女佣没能拦住。

只见薄司言披着衣服走了出去。

厉氏门外。

薄司言走了进去,却被前台的小姐给拦住了:“请问这位小姐,您找谁?”

“我找厉总。”

前台礼貌的说:“厉总这个时候正在和厉夫人在一起,不方便见外人。”

闻言,薄司言的神色冷了下去。

“说什么呢?这位才是厉夫人!还不快闭嘴!”

旁边的经理一眼就认出来了薄司言。

前台吓了一跳:“对不起厉夫人!是我眼拙!我不知道您才是厉夫人!”

经理也连忙恭敬的说:“厉夫人,厉总这个时候的确不方便见人……”

“你的意思,是拦着我?”

只有厉家的人才知道我和沈曼两个人的关系究竟是怎么样的,在外人眼中,我们还是一对恩爱夫妻。

经理怎么也不敢拦着薄司言,连忙说:“夫人,那我先去和厉总说一声。”

“不用了,我自己去看。”

说完,薄司言就朝着电梯那边去。

“厉夫人!夫人!”

经理大惊失色,紧忙跟在了薄司言的身后:“夫人!这个时候厉总……”

“让开!”

薄司言进了电梯,很快按了楼层。

她的眼皮直跳,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夫人?您这么……”

程秘书在办公室门口看见薄司言的时候都怔住了。

从前薄司言从来都不会踏足厉氏。

“把门打开。”

薄司言攥紧了手。

“夫人,厉总这个时候……”

没等程秘书开口说完,薄司言就一把推开了房门。

只见苏婉柔靠在沈曼的怀里,两个人的姿势暧昧,苏婉柔的脸更是绯红娇艳。

沈曼微微皱眉,声音沉稳:“你怎么来了?”

“初薇,好久不见,我们刚才……是在叙旧,你别误会。”

苏婉柔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和她从前娇弱胆怯的模样一点也不一样了,这个时候更多了几分温柔大方还有高贵优雅。

“叙旧,需要抱着叙旧吗?”

他们两个人刚才的姿势暧昧,一点也不像是在叙旧,更像是在调情。

苏婉柔垂眸,说:“行琛……那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

“恩。”

沈曼沉闷的应下了。

苏婉柔离开,办公室内就只有薄司言和沈曼两个人。

“谁允许你出来的?”

沈曼的声音冷漠。

薄司言抬眼:“放过婉柔。”

“放过?”

沈曼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他走到了薄司言的面前,一只手抵住了薄司言的下颚,说:“你只不过是我的一个玩物,真当自己是厉夫人了?”

薄司言的脸色发白:“你到底要怎么样?”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还爱你?”

沈曼冷嗤。

薄司言咬唇:“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薄司言,当年你害得我厉家一蹶不振,如今我把你当成我的掌中玩物,这很公平,当年在我厉家岌岌可危的时候,是婉柔救了厉家,给了我帮助,我之前就已经承诺过她,等到她学成归来,我必定以厉家掌权夫人的位置相赠,她也是我要倾心相待的女人。”沈曼一字一句的说:“所以你听明白了,我不会伤害她,但是我会伤害你。”

薄司言怔住了。

什么?

婉柔救了厉家?

当初分明是她将爷爷为她置办的嫁妆变卖成了钱,让婉柔代为转达给厉氏的财务,怎么会变成了婉柔救了厉家?

“沈曼,你听我说,当年……”

“当年?当年就是因为你,所以才害的我父亲被活生生的气死!薄司言,你还是想想怎么能快点怀上我的孩子,这样比较切实际。”

是啊,是她的拒婚,才让厉家一蹶不振,才让沈曼的父亲惨死。

可是她要怎么和沈曼说,她当初的拒婚是因为父亲下了死命令,如果她嫁给了沈曼,就会将厉家彻底搞垮?

就算是她说了,沈曼会相信吗?

事已至此,她说再多都没有用。

沈曼不会相信。

薄司言浑身的力气就像是被抽干了一样:“既然你已经有了喜欢的女人,你也不爱我,为什么要我怀上你的孩子?”

“婉柔是个芭蕾舞者,为了她的舞蹈事业,她不能怀孕,不能生孩子,所以我要你代替她生下我的孩子,明白了吗?”

薄司言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她连声音都在颤抖:“你要我的孩子……做她的孩子?”

沈曼的神情冷酷,他伸手摩擦着她的脸颊:“你说呢?”

“疯子!”

薄司言想要走,可沈曼已经先一步锁上了门,他二话不说的将她按在了沙发上,强行攻入,薄司言疼的浑身蜷缩,沈曼饶有趣味的看着她此刻的反应,他报复一样的在她的耳边说:“看在你不惜吃药也要怀上孩子的份上,我应该好好的帮帮你。”

“薄司言,对我来说你不过就是一个发泄的工具,千万不要高看你自己。”

薄司言攥紧了拳头,屈辱的趴在了沙发上,她此刻就像是一个任人羞辱的牲畜,被眼前的这个男人肆意凌辱。

事后,薄司言离开了厉氏,门外坐在白色跑车内的苏婉柔似乎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薄司言一眼就认出这辆车是沈曼上周买下的,没想到竟然是给苏婉柔。

苏婉柔从车上下来,笑着说:“初薇,我们聊聊吧。”



咖啡厅内。

苏婉柔放下了手里的咖啡,单刀直入的说:“我喜欢行琛,我希望你可以离开。”

“为什么撒谎?”

薄司言问。

她们当初这么要好,她不明白为什么苏婉柔会这么做。

“是你自己当初不愿意让沈曼知道你帮她,我只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苏婉柔一脸无辜:“薄司言,当初你是第一名媛,万众瞩目,拥有无上光环,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苏家小姐,你既然不喜欢沈曼,为什么不可以把他让给我?”

“可你明知道那个时候我爱他,你也明知道我是因为家族的胁迫不得不拒婚!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可你却对他撒了这个谎!”

“就算你这个时候告诉沈曼当初是你救了他又怎么样?他一样不会相信,所有的证据都被我处理过了,薄司言,他已经不爱你了,没有哪个男人会被一个女人伤了之后还爱着她。”

苏婉柔微微一笑,说:“我知道你们白家缺钱,我也不会就让你这么离开,这里是一千万,足够你离开之后去国外生活,等你走了之后,我会行琛求情,让他饶了你们白家,这样的条件,足够优厚吗?”

薄司言低头看着桌子上的一千万支票。

一时间竟然觉得嘲讽。

用钱来羞辱吗?

还真是下三滥的手段。

“好,我答应你,但我有一个条件。”

小说《厉总,赐我无期徒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