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菜小说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大明降妖录》小说章节目录朱奉铨,鲁房尘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明降妖录

小说:悬疑

作者:庆多多

简介:明万历年间,蜀山青城派道士马玄阳游成都府,巧遇血案后,无意探得血煞魔的踪迹,于是一路寻去。他在皇家寺院金沙寺悉知了血煞魔的身世来历,因自己年轻鲁莽无意放走血魔,引发了一连串的惊天血案……

角色:朱奉铨,鲁房尘

大明降妖录

《大明降妖录》第1章 皇城大院出妖邪免费阅读

明朝万历年间。

时值仲夏,成都蜀王府巨壁崔巍,好一派皇城威严。

存心殿。

蜀恭王朱奉铨品完一凤头壶的香茗,仰躺在一把龙纹大圈椅上,双目微闭悠闲自得。

只见两名宦人手提朱漆食盒奉膳而来,那藩王伸手接了一名宦人递过来的白玉碗,端着冰镇雪梨羹开始享用起来。他这头开吃,却没望见脚下两名宦人的脸面逐渐变了模样。

只见那两名跪着的宦人两眼通红,脸色慢慢转绿,嘴角边竟然长出两颗獠牙来。十根手指头上利爪生出形如鹰脚,仿佛尸变一般……

恭王朱奉铨自个儿吃得尽兴,那二人又埋头跪着,他完全没看到这瘆人的一幕。

突然,只见那左边的一名宦人低吼一声两手猛抓过来,一把扯住蜀恭王的绛纱袍领子,咧开一张猩红的獠牙大嘴就要咬将上去。

朱奉铨惊得呆了,张大了嘴巴大叫一声,他急忙往后一侧身,头顶上的九缝皮弁跌落在地。

不过那恭王爷有些胆识,他情急之下一把将手中玉碗扣在当前宦人的头上,又猛推一把后慌忙往后挣扎着要逃走。

那左边的宦人一脸稠羹嗷嗷的叫着,两手胡乱抓挠,模样极尽骇人。朱奉铨正急于应付他之时,哪知道这时候那右边的宦人同样通红着眼珠子,对着朱奉铨猛的扑了上来。

阉人犯上作乱,把个藩王吓得不轻,他猛烈挣扎将身下的龙纹大圈椅给压翻在地,那两个宦人不依不饶的上去摁住他,露出满嘴獠牙就要撕咬。

此刻先前站在朱奉铨身后的两个摇扇宫女吓得魂飞魄散,如今也顾不得什么主子不主子王爷不王爷的了,扔下手中大团扇尖叫着飞奔而去。

三人扭打成一团,等到殿前恭王的贴身太监方保回过神来后,急忙手持拂尘打将上来。他一把拽着两个宦人的后背往后拖,又哭腔着“来人,来人呀”的喊叫起来。

四人扭打在一起,不停翻滚,打翻了赏瓶打碎了紫砂壶和青玉花樽,殿内乱着一团。

眼看着那两个宦人口中獠牙就要咬着蜀恭王的时候,这时候那殿外闪入三名道人来,只见一紫衣老道大吼一声:“妖孽,修得猖狂!”

然后他抬起双手,将两张黄符猛的贴到那两个宦人的额头之上。

两名宦人如遭雷击瞬间厉声高叫,放下了朱奉铨后,二人面目狰狞的朝着老道士奔去。

那老道并不慌张,从怀里摸出两枚杀鬼针直直的插了上去,端端正正的插到两名宦人的胸前膻中穴上。

就这一下子,两个宦人方才停住了动静,如同被使了定身法一般。

太监方保一边去搀扶那藩王一边依然对着外面叫嚷,老道士急忙止住了他,唤他不要声张,两名中年道士则伫立在门口不让人进来。

老道连忙上去帮忙扶起了朱奉铨,问道:“王爷没事吧?”

此刻蜀恭王朱奉铨吓得半死,气急败坏的从金丝楠木案头下爬起身来,一拂青衣纁裳,指着那两名宦人对着老道呵斥道:“马至安,本王问你这是什么玩意儿?”

那老道年过六旬手提太乙拂尘,头戴莲花冠蓝长衫着身,三缕长须及胸似有仙意。只见他上前微微躬身说道:“禀王爷,这是两个邪物作祟。”

朱奉铨“哼”了一声,忿忿不平的说道:“本王把你们师徒几人养在王府里面,这青天白日的如何会出现这玩意儿来?还差点要了本王的性命!”

那老道急忙躬身作揖,答道:“都是贫道大意了,请王爷责罚。”

朱奉铨怒气难消,瞪了老道士一眼后回过头去对着方保吼道:“马上去传九窝山的鲁房尘前来。”

一听这话太监方保不知所措,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他只得望了望那老道士马至安。

老道急忙上去说道:“王爷请息怒,如今这邪物已经制服,依贫道看了还是暂且不要去惊动鲁大仙了。”

甘南九窝山的鲁房尘乃是一名老觋,巫术精湛。原来这巫师中女者曰巫,男者称觋,大巫老觋皆是厉害的角色。

先前九窝山的鲁房尘与青羊宫道庭的掌门马至安原本同为蜀恭王朱奉铨的座下护法,只因二人相处不来日生间隙,于是那鲁房尘一月前赌气回甘南去了。

恭王爷瞪了那老道一眼没有再吭声,过了一会他沉着嗓子说道:“你们不是说这皇城四周都置有九宫八卦华表仪柱诸多神器吗?怎么会让这等邪物蹿了进来?”

这时候老道士走过去仔细的打探了一下那两名宦人,然后说道:“王爷,这两名宦者本是王府的宫人,血煞毒藏在他们体内,进来的时候并没发作,这后来才现了煞邪,只怪贫道一时大意没有察觉到。”

恭王的贴身太监方保收拾完了倒地的桌椅,急忙上前说道:“对呀,这两个玩意儿就是膳房的奴才阿福和阿贵,平时倒不是他们给王爷送膳食来的,今日是奉了老太妃的口谕过来送羹食的。”

藩王朱奉铨年近四旬相貌黑瘦,三角眼,颧骨高耸面黄少须,寻常里少言寡笑不威自怒,今日盛怒之容更是吓人。

老道士又上前仔细张望了一番那两名宦人,然后回过头来说道:“王爷,这二人今日一定是去了金沙寺!”

朱奉铨一怔,这时候太监方保上前说道:“不错,他二人正是每日清晨去寺里送血供的人。”

一听此言恭王大怒道:“混账东西,送血供的奴才为何跑来给本王送膳食?”

方保急忙上去跪着打了自己的一个耳光,说道:“都是小人的错,今日他们说是老太妃吩咐过来的,小人一时没察觉有什么不对……”

“行了,等会自己去赏罚司领二十大板去!”恭王爷不耐烦的一挥手,瞪着方保喝道。

这蜀恭王历来多疑,但那黄老太妃乃是他朱奉铨的亲娘,他自然不会怀疑她来谋害他。

见被赏了板子,贴身太监方保只得嗯嗯的应着站到一边去了,蜀恭王又抱怨着说道:“就算中邪,为何一进宫来就冲着本王来了?”

老道士小声说道:“王爷忘了那寺庙内困着的血煞魔生前是什么人了?”

一听这话蜀恭王愣了一下,然后慢慢的坐到那圈椅上不再吭声。

这时候那外面突然嘈杂声四起,一群卫士急慌慌的跑了过来。这存心殿和后面的长春宫乃是内殿,平日除了一些宫人杂役之外并没有卫士守候。

原来是两个摇扇宫女跑出去叫喊起来,走漏了风声,众人这才蜂拥前来救驾。

老道士沉着嗓子说道:“王爷,这事可不能声张,传出去对王府声誉不利。”

朱奉铨想了想后没再吭声,这让他想到三月前朝廷便有大臣在御前弹劾他“好弄巫蛊之术”,遭到皇帝陛下训斥了一番,如今如何敢大声宣扬这等邪事。

于是蜀恭王阴沉着脸面侧过头去对着方保说道:“你去处理,办干净了那二十大板可以免了。”

方保急忙应着出去了,只听那大太监在大门口尖着一副嗓子说道:“都退了吧!两个奴才犯上作乱,已经被马仙长他们给拿下了。”

于是郡王府的卫士面面相窥后退了出去,这时候又听到方保在呵斥那两名摇扇宫女,责骂他们救驾不力又四处传谣,于是打发她们去后堂闭门思过去了。

老道士马至安无奈的摇了摇头,看这情形只怕是要灭口。

朱奉铨这时候才消了些许怒气,只见他指着那两名被黄符和金针定住的宦人说道:“这两个东西如何处置?”

老道答道:“他二人已经中煞毒入邪,只怕是救不活了。”

恭王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救他做甚,不要在此处碍眼,赶快拖出去处理了。”

老道一颔首,于是那门口的两名中年道士急忙上前拖着这两名宦人从偏门出去了。

只因那马至安师徒来得及时,故此蜀恭王并无受伤,不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还是服下了老道士递过来的两枚九花祛毒药丸。

蜀恭王朱奉铨调息一阵后神色恢复,正当老道士师徒三人要出去的时候,那藩王眉头一皱却叫住了他们,抬手示意老道士上去,然后附在他耳旁嘀咕了一阵子,仿佛在吩咐着什么事情。

马至安听后皱紧了眉头,但依然略略的点了点头。

这事后方保回来禀报,说是老太妃原本是喊的两名宫女过来送食盒的,结果在清暑殿后面的假山旁被阿福阿贵打晕在地,然后两名宦人顶替宫女送膳而来。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