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完结小说嫁厂公(秦肆青黛)_嫁厂公(秦肆青黛)推荐完结小说

《嫁厂公》是由作者“秦肆”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权倾朝野的东厂厂督在皇宫如鱼得水,权势滔天。为人心狠手辣,世人皆闻风丧胆。他却在一朝一夕间,成为整座京城的笑话。只因,厂督被下旨赐了婚。...

点击阅读全文

嫁厂公

军事历史《嫁厂公》,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秦肆青黛,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秦肆”,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每隔几步便守着一名身着靛蓝织锦箭袖、腰佩长刀的锦衣卫,将此处守个密不透风。他们见着秦肆进来,便是恭恭敬敬地施礼。秦肆低低地“嗯”了一声,就算是回应了。等完全入了里间,那股刺鼻的血腥气息就愈发地明显了...

嫁厂公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这仿佛是一个被世界遗忘和唾弃的角落,墙外金光明媚如火。

到了墙内,暖和的光阳立即变成了一盏盏惨白孤寂的冷光。

内里腐霉,间或有丝丝寒风从墙的缝隙里吹进来,吹起落地尘土,飘荡在半空中弥漫了整个地牢。

秦肆在一众侍卫的拥护下进了这间阴暗的屋子,刚一踏入这个区域,就立马察觉到一股恶心的气息,他有些不喜地蹙着眉。

略微垂眼,便能看见径上的一层凝固的血迹。

他避开了脏污,往内里走去。

屋子里暗无天日,只有墙上镶着的油灯才能映出那么点光线来。

每隔几步便守着一名身着靛蓝织锦箭袖、腰佩长刀的锦衣卫,将此处守个密不透风。

他们见着秦肆进来,便是恭恭敬敬地施礼。

秦肆低低地“嗯”了一声,就算是回应了。

等完全入了里间,那股刺鼻的血腥气息就愈发地明显了。

侍卫迎着秦肆到主位上坐下,抬眼便能见一个囚犯被竖着绑在十字刑具上。

他的嘴唇因失水而干裂,双眼的位置凝结着一层厚厚的血污。

身上只着淡薄的里衣,里衣上密密麻麻地都是血迹。

一名身高马大的锦衣卫正手扬着坚硬牛皮制成的鞭子,狠狠地往囚犯身上打去,每落下一个鞭子便在里衣上透出一道猩红的血痕。

秦肆接过侍卫奉上的茶水,撇尽上面的茶沫,细细地喝了一口,才悠闲地朝着那名锦衣卫道:“赵千户。”

那名锦衣卫闻声便放下了鞭子,转身露出一张冷峻的脸,正是之前在城郊森林捉拿青黛的锦衣卫头子。

他见着正位上的秦肆便作揖,“督主。”

秦肆在这肮脏而黑暗的牢笼之中,衣摆都不曾沾染上一丝灰尘,他放下手中茶盏便问道:“如何了?”

赵千户应道:“还在嘴硬,不肯说出背后的指使之人。”

秦肆微瞥了眼已经奄奄一息的囚犯,若是仔细看去,还是能从面容上分辨出他是在雨神庙欲刺杀青黛的刺客。

他白皙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旁边的两名锦衣卫似乎受到了指使,立即将手中的一桶盐水朝着囚犯身上泼去。

盐水透过破碎的衣服布料,浸入了绽开的皮肉当中。

囚犯立即痛苦地扭着身躯,咬紧的牙齿间蹦出凄惨的哀嚎,“啊——阉贼,你们定不好死,定不好死!”

禁锢住囚犯双手的铁链在相互碰撞发出猛烈的声音,仿佛是他不甘的嘶吼。

油灯昏黄的投射下,秦肆的长睫在眼睑处堪堪地遮住了一片阴影,教人瞧不出他的喜怒。

半晌,那唇角微微地扬了一下,“你这副样子,倒像是本督做得不对了。”

话音刚落,秦肆便稀稀地朝着赵千户瞧去,冷声道:“点天灯罢。”

“遵命。”

赵千户领了指令,朝着周遭的锦衣卫下属使了个眼色,下属便立即退下去准备了。

那囚犯听得“点天灯”猛地一愣,心脏狠狠地发凉。

他自然是识得这是什么残酷的刑罚。

点天灯,便是把犯罪的人扒光衣物,用麻布层层包裹,丢进油缸里浸泡一个白天,只露出一个脑袋透气。

到了夜里,便将罪犯头下脚上拴在一根笔直挺高的铁杆上,从脚上点燃火苗。

麻布浸了一夜吸的油加上人体的油脂,足够人燃烧一夜。

有些惨烈的,更是直接从头颅里开一个口子,倒入大量灯油并点燃,可让犯人在意识清醒当中被痛苦烧死。

这可是比鞭刑要狠上千倍万倍的酷刑,他只是个受雇的杀手,没有必要为了雇主彻底牺牲自己的性命!

囚犯双目已瞎,现如今只能惊恐地拼命向着秦肆的大概方向求饶,嘶哑的声音充斥着讨好的意味,“别!

大人别再上‘天灯’了!

我说……我说……哦?”

秦肆眉眼中带着一丝鄙夷,尾音略微上扬,似是在等待着囚犯后面的话语。

囚犯战战兢兢,干涸的嘴唇动着,说出一个名字来。

秦肆听得那个名字时,有些惊讶地睁大了黑眸。

不过一瞬间,他便又恢复了那副阴沉沉的模样,垂首暗暗地沉思着,不知又在打着什么算盘。

*** ***临安城,幽静深宅。

青黛提着食盒,已到了秦肆的院子附近,却又在青树下一圈一圈地犹豫徘徊,似是在思量着此番来得值不值当。

她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低垂鬓发斜插镶着羊脂色茉莉小簪。

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

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平添几分平淡温润的风情。

青黛身着好看的新衣裳,确是百般地不自在。

那调皮的翠翠一听她要去寻秦肆了,还扯着她扫了黛色峨眉,点了朱唇。

此般倒像是故意来诱着秦肆似的,十分不妥当。

她思索再三,还是决定先回去换件平常衣裳来。

青黛转身还未走上几步,就见秦肆正从拱形门处阔步走进来,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远远的,瞧不清他的神色。

他原来不在屋子里的!

青黛这下子已离去不得,又被他这般直直地盯着,穿了新衣裳的身子立马僵住了,描眉画眼的脸颊也立即羞红了起来。

她有些局促地欠了身,声音也颤了几分,“督主,妾身来给您送些茶点。”

秦肆墨眸落在她的身上,在她手上执着的绣帕子稍稍地停留了一会儿,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绕过她便往里间去了。

走出几步未听得后边有动静,回头仍见青黛呆呆地立在原地,似是没明白他默允的意思,他才开口道了句,“进来。”

青黛这才跟着进去,离得他近了些,却闻见了一丝似有似无的血腥味。

仔细地闻去,却再也闻不到了。

青黛不知秦肆是去办什么事了,她也不能过问的。

待他坐定,她便从食盒中端出了几个小食来。

打头的,是一碟子十来枚橙黄的果脯子,接着是一碗还用少许冰块镇着的酸梅汤,还有一小碟晶莹通透的荔枝膏,都是消暑的茶食。

秦肆瞥了一眼青黛端着酸梅汤的白皙手指,上面沾着些冰块融化后的水汽。

似是想起了什么,他的目光又忽地转到别处去。

嘴上却是开始不饶人了,“你倒是学机灵了,懂得主动讨好本督。”

青黛已不似刚才那般不自在了,端着酸梅汤呈至秦肆面前,柔柔地答道:“服侍督主,本就是妾身乐意做的。”

这话听起来便不是真心实意的。

她要是真乐意,也不至于躲在屋里七日不见人。

秦肆本想接着刺她一句,却见她一手执着白瓷汤匙,里边红透了的酸梅汤还在微微地晃悠着,似是打算亲手喂他喝下。

他不由得一怔,自己又不是无手之人,还用不着似是废物般地只等着饭来张口。

他虽是这么想着,嘴却是微微张开了。

那泛着凉气的酸梅汤便缓缓地入了口中,酸酸涩涩又带着点不易察觉的甜味,胸中的不舒坦似是也被这股凉气冲散了。

倒也是清凉宜人。

秦肆那原本有些不中听的话语也就咽下了,略微抬眸便见她薄施粉黛的面容。

两颊透着微微的粉,秀眉如柳弯,朱唇皓齿。

眸中神色温润,似是在专心伺候着他。

四周空气散漫温和,静寂无声,只有汤匙微微擦碰过汤碗的浅浅声响。

自己的心似乎也慢慢地随着变得平和了。

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时,秦肆倏地回过了神,像是对这不可掌控的陌生感觉十分不喜,便开口打破这般宁静柔和的气氛。

“这里的事已经忙得差不多了。”

“后日便回京罢。”

青黛闻言,稍稍地惊了一下,却是无可奈何的。

纵使她有多么舍不得临安城,也总归是要回到京城里去的。

小说《嫁厂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