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全文嫁厂公(秦肆青黛)_嫁厂公秦肆青黛完本热门小说

最具实力派作家“秦肆”又一新作《嫁厂公》,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秦肆青黛,小说简介:权倾朝野的东厂厂督在皇宫如鱼得水,权势滔天。为人心狠手辣,世人皆闻风丧胆。他却在一朝一夕间,成为整座京城的笑话。只因,厂督被下旨赐了婚。...

点击阅读全文

嫁厂公

小说《嫁厂公》,现已完本,主角是秦肆青黛,由作者“秦肆”书写完成,文章简述:”青黛那伤心的情绪猛地被秦肆冷冷地一堵,泪也流不出了。心里只道秦肆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他哪里会明白和友人离别的感伤情绪。青黛暗暗地骂了他几句,却没想到秦肆又接着开了口,“本督不喜哭哭啼啼的场面。”他瞧着青黛憋屈的模样,便用着近乎赏赐性的语气,“你若是喜欢,便将她带回京城去...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公鸡嘶哑的啼声穿过鸡舍的板壁,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天空无际的苍穹在不知不觉中泛着鱼肚白色,群星一一地隐灭了。

从海上翻腾而起的朝霞半掩在一列列的黑瓦白墙后面,向着苏醒的大地投射出万紫千红的光芒。

今日一大早,宅院里的人就都已装备整齐,门口备了辆丝绸装裹、窗牖镶金嵌宝的马车,侍卫整整齐齐地排在两侧。

只因今日就是回京的日子。

秦肆不喜有人相送,便回绝了江知府和众知县的好意。

遂在宅子门口无人做些虚假把戏,倒还算是清净的。

这离别的一日,青黛和翠翠皆是依依不舍。

翠翠给青黛细细地弄了一个发髻、整理了她本就无歪斜的衣领、又扯了扯她柔软的袖子,似是哪里都看不顺眼。

翠翠好不容易地送着青黛到了门口,又细致地看了几眼,不知不觉就给看哭了,两眼泪汪汪,哭得肩膀一抽一抽的。

青黛心中也是极度不舍,微叹着气,安抚地摸着翠翠的头,“哭什么?

我会寻机会回来看你的。”

“夫人……”翠翠瘪着嘴点头,抽噎着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怜劲十足。

青黛心里又心疼又可怜翠翠,不禁眸中也微微地泛了些水汽。

秦肆这时正从宅院里出来,正好瞧见这一幕,淡淡地瞥了眼欲落泪的青黛,声音里带着一丝讥笑意味,“真是可怜见的。”

青黛那伤心的情绪猛地被秦肆冷冷地一堵,泪也流不出了。

心里只道秦肆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他哪里会明白和友人离别的感伤情绪。

青黛暗暗地骂了他几句,却没想到秦肆又接着开了口,“本督不喜哭哭啼啼的场面。”

他瞧着青黛憋屈的模样,便用着近乎赏赐性的语气,“你若是喜欢,便将她带回京城去。”

青黛闻言,又惊又喜,不明白秦肆怎突然这般仁慈了。

秦肆瞧着青黛那蕴涵着丰富水汽的漆黑眼眸,里边满满的是感激和惊奇,他有些不自在地移开目光。

用这种眼光看他做什么?

他又不是不通情达理之人。

只不过……秦肆看着紧紧跟在青黛身边的翠翠,的确觉得十分碍眼,他不禁为自己适才的行为感到后悔。

还是将这个侍女弄远些罢,免得她一直黏着青黛。

秦肆凉凉地朝着旁边的一个锦衣卫使了个眼色,“千户。”

“是。”

赵千户跟在秦肆身边多年,哪还能不明白秦肆的意思,随即便猛地一手扯过翠翠的手腕。

“哎——”翠翠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回过神时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一匹高大的棕马上。

视线距离地面好远的哩!

她从未骑过马,那凶猛地马又不给生人骑,抽着马蹄子似乎是想将翠翠甩下去。

翠翠吓得立即俯身抓紧了棕马的鬓毛,生怕自己跌落下去。

赵千户随即跟着骑上了马,一牵住马绳,那性子烈的棕马就立即不闹腾了,连气都是顺的,显然是只买赵千户的账。

青黛看着翠翠那害怕的模样实在有些担心,刚想安慰她几句,秦肆有些阴阳怪气的声音便传过来了。

“还瞧些什么?

难不成你也想跟锦衣卫一道骑马?”

青黛便不好再说些什么了,只能让翠翠先委屈一阵,她就随着秦肆上了马车去。

秦肆贯彻一派上车就假寐的行事,后背微微靠在马车壁上,两眼一闭就不理窗外事了。

倒是青黛心里捣鼓得不停,生怕翠翠初次骑马觉得不适应,频频掀着窗子往后头瞧。

那锦衣卫的棕马行在马车后头,只能虚虚地看见面无表情的锦衣卫,双臂绕过翠翠去牵着马绳。

翠翠深深地垂着头,只露出一个头顶,根本瞧不清神色。

青黛忽地一惊,哎呀,她倒是没想明白!

翠翠还是个未出阁的女子,怎能随随便便地与男子靠得这般近的?

秦肆身为宦官顾虑不得这些,她可不能不为翠翠着想的。

她生怕翠翠受了委屈,窗口又看不清楚翠翠的模样。

于是青黛左动动,右动动地调整着姿势,就差整个人探出身去瞧了。

秦肆本是闭着眼安安静静地休憩着,身旁的小动静却是接连不断的。

他终于不耐烦了,立即冷冷地扫一眼过去,“夫人这是身子痒了?

可需本督替你解解痒?”

这话语传到青黛耳里,却是蒙上一层深意的,下意识想起了秦肆那般作恶的可怖手段。

她便立马就不动弹了,生怕引起秦肆的注意。

那压在箱底的物件,可是还遗留在宅院里的。

若是秦肆问起来,她再寻了借口推脱了便是。

*** ***趁着大街还未开始有熙熙攘攘的人群。

两匹油光水滑的枣骝马形体俊美而健壮,迈着优雅的小方步,稳稳地拉着马车。

驶过车水马龙的大街,马蹄“嘚嘚”敲击着地面,声音寂寥而单调,溅起阵阵尘雾。

后头跟着一众威风堂堂的锦衣侍卫,浩浩荡荡地朝着码头行去。

码头处的海水辉映着湛蓝的晴空,阵阵凉风吹来,美丽的两岸景色,风光更加动人。

行至此处,便是与临安城辞别的时候了。

青黛下了马车,不由得回首望去。

盘曲着桃花杨柳洋槐榆树的临安城、恬静如水的江南女子、柔软的南方口音、慢悠悠的生活节奏、别具风韵的江南,她就要离它们而去了。

这般不舍的情绪刚上心头,青黛就想起了骑着马的翠翠,刚转动着眼眸看向身后黑压压的锦衣卫处,就见翠翠低着头踏着小碎步跑了过来。

她脸上还微微泛着些粉红,眼眸颤动着,似是有些害羞了。

翠翠面子薄,青黛不好直接道破,只柔柔地跟她说着话,希望她能转移些注意力。

上了船,翠翠还频频地回头看,不知道是在看谁呢。

这番小动作让青黛见着了,平日还模样机灵、眉眼灵动的翠翠,现下竟红着脸快步离去。

青黛寻着翠翠适才观望的方向看了看,却看见了秦肆,他那般冷冽金贵的气质在一众侍卫里头倒是惹眼得很。

他正微微垂首和一名锦衣卫交头接耳,那个锦衣卫身量高大挺拔,神色严肃,好像就是适才和翠翠同乘一匹马的。

青黛发觉了些什么,便浅笑着摇了摇头,翠翠这丫头倒是阴差阳错地动了些凡心。

再抬起眸子时,目光却与秦肆的碰上了。

远远的,却依旧能瞧见他眼里的揶揄意思。

她眉头轻轻一拧,也转身回屋去了。

秦肆看着青黛离去的背影,又微眯着深渊般的眸子看向身旁的赵千户,冷冷的目光连赵千户都不禁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秦肆心里极度不爽快,青黛刚才看着赵千户做什么?

怎么还那般柔情似水地掩口低笑?

不知为何,秦肆突然觉得,赵千户也十分地碍眼了。

小说《嫁厂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